content->“要說孫師兄此事與我父親雲中鶴周淳也有關係。”

周輕雲見髯仙李元化看向自己便朗聲說道:“按理來說我應該為尊者諱,不便談及此事,但此事確實是因我父親而起,眾位又都是同門,我更不應該隱瞞。此事正好說與各位同門知曉,請大家共辯是非。”

周輕雲見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這纔開口將整件事的始末娓娓道來:“我父親雲中鶴周淳本是齊魯三英之一,因其早年在金陵時無意間撞見那多臂熊毛太在殺人慾要強行姦汙良家女子,便出手救了那女子,並斬斷了毛太的兩根手指。”

“那毛太當時跪地求饒,又發誓定會痛改前非,不再為非做歹。我父親憐他一身功夫來之不易,並冇有取他性命。”眾人聽著周輕雲清脆的聲音,在腦海中不由自主的想到周淳行俠仗義阻毛太的形象。

“後來那毛太拜得五台派金身羅漢法元為師,習得劍術,下山之後欲要報斷指之仇,彼時我父親因為胡奴入關,我漢家衣冠不存,便帶我來到川中隱居。收得村中一名稚童名為趙燕兒為徒,那趙燕兒現在正在髯仙李師叔門下學習。”

“有一天父親外出時遇到了同為齊魯三英之一的李寧李伯伯及女兒英瓊,二人相遇,十分高興,便相約一起去峨嵋漱石棲雲隱居。在漱石棲雲隱居期間,趙燕兒突然來此傳信說那多臂熊毛太學成劍術正在四處尋找家父的下落。”

“家父無奈之下隻得和趙燕兒逃走,不想在路上連遇醉師叔和李師叔兩位師叔,以及七星手施林師兄。後來趙燕兒被李師叔救下收到山中做了弟子。家父流亡到成都,正巧遇見多臂熊毛太正要姦汙陸地金龍魏青的妻子,家父武藝高過那多臂熊毛太卻勝不過毛太的飛劍,正要閉目等死的時候得蒙醉師叔相救,這才撿回一條性命並帶回碧筠庵住下。”

“家父當時便想拜醉師叔為師學習劍術,無奈不允,隻得外出散心並等我從黃山過來報仇。這一日追雲叟白穀逸師爺出現要收家父為弟子,卻說完之後便消失不見,家父遍尋不著便去望江樓飲酒。”

“才飲到一半,便來了個大漢問明家父身份之後便施展分筋錯骨手將家父製住後背離望江樓。此時孫師兄和張師兄均在樓上,兩位師兄被那大漢攪擾了飲酒的興致又看那大漢將家父揹走有傷人之意便一前一後跟了上去。”

“那大漢將我父親背到慈雲寺外的密林中,孫師兄以為那大漢要加害家父便出手將那大漢點住穴道,對那大漢說讓他有什麼本是儘管使出來,不然就彆怪他要羞辱那大漢了。以上均為家父親口所言。”周輕雲一口氣說了一大通這才停下來喘口氣。

“下麵的話是那日我與醉師叔趕到時張師兄所說。至於真假還由大家自己分辨。”周輕雲頓了頓接著說道。

“張師兄說他見到是一個老頭隱身近到孫師兄身前將孫師兄點住穴道。後來才知道這個老頭便是我那師爺追雲叟白穀逸。我師爺點住孫師兄穴道後突然出現在張師兄麵前,伸手便欲抽張師兄耳光。”

“嗯,此事確實是那白老頭的行事風格。”不知什麼時候突然出現了一個不足三尺的矮老頭,摸著鬍鬚點頭說道。正是那嵩山二老之一的矮叟朱梅。

“見過朱前輩,老前輩何時到的?”醉道人等人見到出聲之人之後立馬行禮問好,一眾小輩見長輩行禮也跟著行起禮來。

氣的朱梅直吹鬍子瞪眼,大喊道:“你們知道我不愛這些俗禮,再這樣我真的要生氣了,立馬就走。”猛然瞥見唯有張陽傲立全場,未有行禮,頓時對張陽點了點頭,算是見禮。

朱梅這一生氣嚇得醉道人等一群峨嵋二代弟子趕忙勸慰了半天,朱梅這才消氣,對周輕雲說道:“周丫頭不要管我,你繼續說。”

周輕雲點頭稱是,繼續說道:“張師兄說他從小到大從冇被人抽過耳光,當下自然不肯讓陌生人抽自己耳光,便跟我師爺動起手來,張師兄說他與我師爺動手期間,家父解了那大漢的穴道,這時候家父才知道那個大漢便是縱地金龍魏青,是奉了我師爺之命將家父背來。”

“家父功力低微,無法解了我師爺的點的穴道。那縱地金龍魏青見孫師兄被點住穴道便要報那被點穴之仇,便飛起一腳直直的踹到孫師兄的心窩上,將孫師兄踹得淩空飛起數丈遠。”

“張師兄見那縱地金龍魏青去踹孫師兄本想去救,卻被我師爺攔住,硬要抽他耳光。後來張師兄見事難挽回便化作遁光離去。我師爺見張師兄遁光極快,追趕不及,便冇有去追。”

“我父親阻攔不住那縱地金龍魏青,又被他在孫師兄臉上打了幾拳,踢了幾腳。孫師兄被縱地金龍魏青第一腳踹的便氣若遊絲了,再經過這一頓打頓時便冇了氣息。後來師爺趕到,見縱地金龍魏青打死了人也冇有說魏青什麼,隻是讓家父磕頭拜師。”

周輕雲對著眾人說道:“以上均由我父親和張師兄親口所說,我僅代為轉述。以下所說均是我和醉師叔親眼所見,親耳所聽。”

“我和醉師叔趕到現場時,現場已經不見了張師兄和孫師兄,地上僅有一灘灰燼,想必便是孫師兄的骨灰了。我和醉師叔當時並未在意,我們一行五人便返回了碧筠庵。”

“醉師叔正與我師爺商量破慈雲寺之策時,醉師叔的童子鬆兒來稟告說外麵由一個叫張陽的人拜見。醉師叔知是張師兄到了,十分欣喜,張師兄進來之後先是對醉師叔行禮,我師爺便趁著張師兄行禮的時候閃身到張師兄身前抽了張師兄一耳光。”

周輕雲說到這裡看了看張陽,見張陽麵無表情便繼續說道:“張師兄當時便要與我師爺動手,卻被醉師叔攔下,醉師叔問明經過之後讓張師兄給我師爺賠個不是。張師兄聽完便大罵醉師叔一頓後選擇脫離峨嵋。”

周輕雲說完之後長長的舒了一口氣。-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