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取得雪魂珠後頓時感到身上一陣輕鬆,連日來的伏低做小,奔波忙碌終於得到了回報,自己終於不用再擔心妙一真人那把還未煉成的金光烈火劍了。

當下便趕緊找了一處僻靜之處將雪魂珠給祭煉了,三日後張陽盤膝於一處石洞中,手裡把玩著一顆銀光閃耀的明珠。正是得自鄭八姑的雪魂珠。張陽一邊把玩一邊喃喃自語道:“這雪魂珠果真不愧是至寒之寶,也唯有此物才能稱得上是金光烈火劍的剋星。這東西現在到了我手裡,恐怕日後不管正邪兩派都將視我為眼中釘,肉中刺了。我得儘快提升自己的道行,免得被人殺人奪寶了。”

“現在蜀山三大神珠自己已得其二,還有一顆是綠袍老祖的玄牝珠,此珠在綠袍老祖手中太過浪費了,不如交由我保管。我現在的道行對上綠袍老祖應該不落下風,唯一可慮的就是綠袍老祖煉成的那百毒金蠶蠱了。”張陽暗自思索,又想到綠袍會在慈雲寺被極樂真人李靜虛破去百毒金蠶蠱,這時乃是除去綠袍的絕好機會。

這綠袍老祖食人心喝人血,凶殘的簡直不像是個人,這次除掉他也能使很多人免遭他的毒手。

張陽主意既定,便不再猶豫,將石穴裡收拾一番便立馬啟程趕往成都,不過半個多時辰便已到達成都,在南門外打聽了一下,知道還冇到正月初一,張陽便放下心來,暗中在慈雲寺附近找了個地方住下。靜等醉道人同頑石大師送信慈雲寺。

這天夜裡約摸醜時,張陽見到龍飛和他的弟子柳宗潛,還有一個不認識的僧人一起出了慈雲寺,往碧筠庵方向行去。不多時又從慈雲寺飄出來萬朵金星,也往碧筠庵方向飛去。

張陽一見這萬朵金星便知道是綠袍老祖來了,當下按捺住性子,放出元神仔細觀察起來。隻見龍飛三人剛到武侯祠便被,籠罩裡許方圓的瀰漫白霧阻住了去路,龍飛正要放出九子母陰魂劍往霧陣中穿去卻被他身旁的那個僧人攔住。

龍飛正要開口詢問,卻被那個僧人製止,那僧人一邊把龍飛和柳宗元拉在身旁,從身上取出一個金圈,放出一道光華,將自己同龍飛圈繞在金光之中一邊用手指了指旁邊空中的萬朵金星對龍飛說道:“小心!”

三人眼看那萬朵金星飛近自己身旁,好似那道光華擋住它的去路。金星在空中略一停頓,便從兩旁繞分開來,過了光華,又複合一。

那萬道金星合成一簇之後,更不遲慢,直往那一團白霧之中投去。在這一刹那當兒,忽見白霧當中冒出千萬道紅絲,與那一簇金星才一接觸,便聽見一陣極微細的哀鳴,那許多碰著紅絲的金星紛紛墜地,好似正月裡放的花炮一般,落地無蹤,煞是好看。

而後麵未接觸著紅絲的半數金星,好似深通靈性,見事不祥,飛快的撥回頭便往來路退去。那千萬道紅絲好似白霧中有人駕禦,也不追趕,仍舊飛回霧中。

龍飛三人看得目瞪口呆,等那金星退去後對好口供又等了一會兒方纔返回慈雲寺。

張陽見幾人回去想到明天晚上應該便是極樂真人李靜虛破百毒金蠶蠱的時候了,當下收回元神,養精蓄銳起來。

到得第二天晚間,張陽見到醉道人同一個粗眉大眼,方嘴高鼻,麵如重棗,手中拿著九個連環的矮胖道姑一起出了碧筠庵往慈雲寺方向行去。張陽心中暗道:“要來了!”隨即便趕到慈雲寺附近,凝神準備著。

果然不多時便從寺中先飛出一青一金兩道劍光,後麵跟著萬朵金星,再後麵又升起龍飛等人。這萬朵金星速度奇快,眼看著就要追上那道青色劍光,忽然萬朵金星後麵,飛起萬道紅絲,比金星還快,一眨眼間,便已追上那萬朵金星。

那萬朵金星好似遇見勁敵,想要逃回,卻發現後路已被紅絲截斷。在空中隻是略一停頓,那萬道紅絲便與萬朵金星撞在一起。

隨著一陣吱吱亂叫之聲,那萬朵金星如同隕星落雨一般,紛紛墜下地來。張陽看得分明,那紅絲乃是無數根細如牛毛的細針。

綠袍老祖見自己的百毒金蠶蠱死的一個不剩當即發出一聲怪嘯,隨後展動一杆妖幡,頓時四麵鬼哭神號,聲音淒厲,愁雲密佈,慘霧紛紛。那矮胖道姑打出一塊五色石頭向綠袍老祖打去,冇想到冇打到綠袍老祖卻將妖幡打折,那塊五色石頭被妖幡汙穢,也同歸於儘,成了一塊頑石。

那綠袍老祖見到自己的百毒金蠶蠱和修羅幡皆破,剛想逃時一道匹練般的金光捷如閃電飛來,將綠袍老祖腰斬。綠袍老祖還不及脫身飛走。便被一個獨臂男子抱起飛走。

張陽見此不敢耽擱立馬追了上去,張陽遠遠的綴著直到遠離了成都才加速將那獨臂男子攔下。

那獨臂男子見自己被攔下,不由大驚失色,連忙問道:“閣下是誰,為何攔我去路?”

張陽答道:“我非為你而來,我是為他而來。”說完便伸出手指往綠袍老祖處一指。

那獨臂男子見來人不是為自己而來頓時鬆了一口氣,開口說道:“不知閣下找我師父何事?”

張陽聞言笑了一下,對那獨臂男子說道:“你應該就是綠袍老祖的大徒弟獨臂韋護辛辰子吧?我聽聞你的胳膊就是被綠袍老祖吃掉的,怎麼?你不恨他反而要救他?不會是另有所圖吧?”

辛辰子被張陽說中了心事,不由有些慌張,但還是嘴硬的說道:“師父對我恩重如山,我怎會有所圖謀!你不要血口噴人!”

張陽聞言不由得發出一聲嗤笑,“我冇耐心跟你在這裡說空話,你將不將綠袍老祖交給我?我今天心情不錯,希望你不要不識抬舉。”

綠袍老祖見辛辰子慌張的神色也不由得目光閃動,暗自思量起脫身之策來。

辛辰子也是道行高深之輩,哪裡會被一個冇見過的毛頭小子嚇住,當下不由得當下便放出自己的法寶向張陽殺來。-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