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一劍建功之後本想立即追擊,可龍飛的九子母陰魂劍給自己的壓力太大,不敢過多的分出心神去控製虹劍,所以虹劍在發出一擊之後便回到張陽身後。

見龍飛收回自己的九子母陰魂劍護住自己,張陽也收青蛟劍入鞘,又禦使寒星劍的劍光不停繞著自己旋轉,護住自身,並乘機調息一二。

龍飛見此還以為是來了峨嵋派的高人,怕徒弟和師侄被殺,趕緊讓二人逃走。

龍飛見自己的徒弟小靈猴柳宗潛和師侄霹靂手尉遲元化作劍光逃走不見了蹤影之後才略鬆一口氣。

開口罵道:“是峨嵋派哪個雜毛鬼鬼祟祟的在此暗劍傷人,還不給爺爺我滾出來。”喝罵了一會見無人應答才發覺自己上了當。

幸而周圍冇有同道中人,不至於將自己被一個峨嵋小輩嚇到放出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來守護自身的醜態鬨得人儘皆知。

龍飛見自己被張陽的劍光嚇的虛驚一場,惱羞成怒之下,手中劍訣一掐,二百一十六道青白劍光一齊飛出,帶著森森鬼氣化作一道洪流向張陽淹冇而來。

張陽見龍飛一口氣禦使出二百一十六道劍光殺向自己,而且鬼嘯陣陣。

張陽不由自主的覺得自己這次必死無疑,不如就此放棄抵抗,引頸受戮,也省得遭受痛苦。

張陽被虹劍發出的一道清越悠長的劍鳴聲驚醒,張陽發現自己在大戰緊要關頭走神嚇出了一身冷汗。

這次要不是被虹劍發出的劍鳴聲驚醒,就隻能指望太乙五煙羅的自主防禦能抵得住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的進攻了。

“想來是那九子母陰魂劍發出的陣陣鬼嘯聲有禍亂敵人心神的能力,此次多虧了虹劍及時預警。”

張陽心中暗道。手上卻是絲毫不慢,收回寒星劍,全力催動虹劍使其化作一道足有百餘丈長流光溢彩的七彩劍柱似緩實急的向龍飛的二百一十六道劍光敵去。

一時間以二人劍光處為分界線,一邊陰森的如十八層地獄降臨人間,一邊在陽光的照耀下有七色霞光不斷流轉。

絢麗得如同極光一般,變幻莫測又燦爛美麗,虹劍化成的劍柱在帶狀、弧狀、幕狀、放射狀等形狀間不停的變化,將龍飛的二十四口九子母陰魂劍生生敵住。

周圍村鎮城裡的凡夫俗子哪裡見過如此神秘而又壯觀的景象,那沖天而起的劍柱連嶽陽城裡都能看到。

無數人奔走相告,呼朋喚友,扶老攜幼就要來親眼觀摩這難得的景象。

龍飛見自己的九子母陰魂劍被張陽抵住,二百一十七道劍光在摩擦間,不斷億萬有如塵埃般細碎的光屑從空中緩緩飄落,又被劍光來去縱橫間帶起的氣流波動捲起,也分不清光屑是在往上飛還是在往下落。

瑩瑩光屑剛生出不過一兩息的時間便漸漸黯淡湮滅,但隨著二人劍光不停的交擊摩擦,光屑也不斷產生,在半空中化作一團足有一百五十丈方圓的火樹銀花,發出巨量的光芒。

連太陽的光芒都被暫時掩蓋。張陽見這光團不知為何想起了在氧氣裡燃燒的鐵絲,也是這般耀眼奪目。又覺得像是一團星雲,那光屑就是星雲中的恒星在不斷生滅,充滿了世界造化之理。

二人一時間不由得看入了迷,索性二人均未忘記此時是在戰場,隻晃神了一下便回過神繼續禦使飛劍爭鬥。

連張陽龍飛二人都看得入了神,更不要提那周圍觀戰的人了,桂公公一行人早就被這此生難見的仙家飛劍鬥法震驚的嘴巴大張,雙眼更是迷離的看著空中的光團,被刺的淚流滿麵也不願眨眼。

那桂公公嘴巴不停的蠕動,喃喃自語道:“這輩子能見到如此氣象恢弘的仙家鬥法,現在就是讓我去死我也願意,要是我也能像他們一樣就好了,這世俗的權與利,現在在我看來不過是路邊的臭狗屎,懶得再去理會。”

無數見到二人鬥劍的大俠少俠此刻均生出了和桂公公一樣的想法,衝動之下想拋棄眼前的一切去往深山尋找仙人拜師求道。

張陽和龍飛一直僵持到夜間,太陽下山之後,張陽的虹劍失去了變幻七彩霞光的能力。

龍飛見此不覺精神一振,同時禦使二十四口飛劍對龍飛的精神來說也是一個巨大的負擔,此時見張陽的飛劍不再有七彩流光。

隻覺得自己已然勝利在望,再加上夜晚對九子母陰魂劍的威力還有加成。不由得強提了一口真氣,將九子母陰魂劍的劍光催的更盛。

張陽感受到虹劍上傳來的壓力越來越大,不禁有些著急,自己修道年歲不長,手上冇有可以一舉定音獲得勝利的大威力法術,不得不跟龍飛比拚飛劍道行,看誰支撐的久。

這龍飛不愧是身兼兩家之長的人物,一身真氣十分渾厚不說各種法術也是層出不窮,是自己修道以來除了許飛娘以外,遇到的最厲害的敵人。

張陽一邊不斷思考破局之法一邊強提精神應對龍飛迅猛的攻擊。

龍飛見張陽的劍光越來越弱,不禁得意的大笑起來,開口道:“峨嵋派的小賊,看你年紀不大道行就已經如此高深了,你在峨嵋派應該是小輩中的領軍人物吧,我把你殺了,峨嵋派應該會心疼很久吧!哈哈哈!”

張陽聞言不由得回道:“想殺我可冇有那麼容易。”

龍飛見張陽應聲,樂得消磨張陽鬥誌,避免張陽魚死網破。接著開口說道:“是嗎?可是你的劍光越來越弱了啊,峨嵋派的小賊,真氣不夠用了吧!冇了真氣,你就是待宰魚兒。”

張陽聞言眼睛一亮,這龍飛可真是個好人,知道自己快要抵擋不住了便開始幫自己想招兒。

張陽猛得一催虹劍使其突然爆發出無量的光芒,在黑夜中晃的眾人眼前白茫茫一片,短暫失明瞭片刻。

張陽乘機取出乾天火靈珠化作第二元神,代替自己禦使虹劍,又放出寒星劍掩護。自己則隱身縱向龍飛的立身之處。-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