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許飛娘一聽也覺得有道理,便繼續傳音道:“朋友說的也是,這倒是我的疏忽了,還不知道朋友姓甚名誰,可否告知名諱?”

張陽一聽名諱便想到封神裡有人通過呼喚敵將姓名收取魂魄的道術,不敢將真名告訴許飛娘。

便隨口胡謅了一句,“在下姓陳,耳東陳,單名一個光字,仙子直呼我姓名便是。”

“好的,陳道友,我這裡有一門早年意外得自冥祖徐完的道法,正適合道友此前的狀態修煉。道友修煉至高深處可白日飛昇,成仙做祖。你且凝神細聽”

許飛娘正是用人之際且又是八麵玲瓏之人,怎會去直呼彆人姓名,因此便稱張陽為道友。

張陽聽到許飛娘說可以白日飛昇便在心裡直翻白眼。

這話你騙鬼呢,連徐完都不敢說自己能白日飛昇,你騙騙彆人可以,但是騙不了知道劇情的我。

心裡雖然在吐槽許飛娘,但張陽仍然用心凝神記下許飛娘傳過來的百餘字的法訣。

記下後仔細一琢磨原來這是一篇教人如何運用靈氣以及太陰月華之力凝練靈魂成就元神的法門,內容很簡單,煉至大成之時也有可能飛昇至靈空仙界。

但飛昇前需要度過雷劫才行。

張陽轉念一想:“這門法門理論上雖說可以修煉成仙,但是連冥祖徐完被峨嵋小輩打的落花流水,狼狽而逃。可見這道法門就算修煉到高深處也冇多大的出息。修煉正經的天仙道法纔是康莊大道。”

但如今也冇由彆的辦法,隻能先修煉著,等破局之後便逃往深山躲藏起來。

等到修為高深時再想解決的辦法。

張陽心思電轉間便將後路想好,但語氣中不露絲毫異常“我觀這篇法門艱難深奧,仙子可否為我講解一番?”

想那張陽原先乃是二十一世紀的戰鬥機飛行員,乃是真正的天之驕子。

一篇簡單的法訣不消片刻便已經領悟十之六七,此番詢問不過是試探許飛娘有無暗害之意。

“道友且聽我仔細道來”許飛娘不疑有他,以為張陽從冇修煉過乃是真心請教,便將這篇法門詳細給張陽解釋。

張陽心中將許飛孃的講解與自身領會的一一進行比對,發現一篇短短百餘字的法門,光發現的就有六七處留手,冇發現的就更多了。

張陽心中愈加冰冷,決心愈加堅定。

“多謝仙子解惑,接下來我將認真修煉,還請仙子暫且堅持!”

張陽不動聲色,一副虛心接受的樣子進行修煉。張陽將法門一運轉,密室中的靈氣便紛紛向張陽湧來,強化他的靈魂,如此運轉法門三遍。

張陽隻覺神清氣爽,同時一點奇異的能量在靈魂深處產生,隨心念而動,如臂指使,張陽暗想這能量應該就是真氣或者法力了吧。

卻不知道這兩者有什麼區彆,等有機會再好好問問這許飛娘。若不是冇有身軀不能發聲,定要仰天長嘯以疏解自身激動的情緒。

那邊許飛娘被張陽初次修煉的動靜驚動,暗想“此人靈魂強度果然非同常人,我聽徐完說尋常鬼魂修煉此法,連一遍都不能堅持下來,這人竟能連續運轉三遍,且觀之狀態好似仍有餘力,看來我的天魔誅仙劍要靠他來幫助我煉成了。”

想到此處不由更加主動的與張陽交談,“恭喜道友一次便將這門道法修煉成功,道友果然是人中龍鳳,天生的修道奇才。”

深知許飛娘為人的張陽對於許飛孃的恭維,連一個標點符號都不會相信。

嘴上不露聲色的敷衍:“都是仙子教導有方,我才能修煉仙法,我一定儘心儘力為仙子效命”

許飛娘被張陽一口一個仙子叫的心花怒放,同時心裡暗忖:“若是這小子一直這麼識趣,倒不是不能給他個活命的機會,留下為我做事。”

“事不宜遲,道友還是儘快修煉,早日修出一絲元神,來助我降伏這域外天魔”許飛娘對張陽傳音到。

張陽回了聲“嗯”就又進入修煉狀態。此時張陽已經是靈魂狀態,所以根本冇有正常人修煉時身體內的經脈承受不住的感覺。

加上又是初次接觸到這些玄奇的道法,想到自己修煉成功以後,也能憑自身飛行絕跡便感到動力十足。

一遍又一遍不知疲倦的運轉法門將靈氣納入自己的魂體進行強化。

如此過去三天,密室中的許飛娘和那域外天魔早已是疲憊不堪,許飛娘真氣快要耗儘,那天魔也精疲力竭,隻靠著毅力在支撐著。

此時密室內的靈氣劇烈翻滾著向張陽湧來,而張陽所在的位置一片霧氣繚繞,看不清裡麵發生了什麼。

忽然所有的霧氣向內一縮,露出一道寸許長的灰光,那道灰光上下翻飛,十分靈動,勝非當初靈魂狀態浮在空中的呆滯情況,正是張陽用冥祖徐完的道法凝練出的元神。

看到這幕的許飛娘目光連連閃動:這人的仙資當真不俗,短短時日便凝練出元神來,而且這毅力也是少見。如果不能為我所用定要將其毀去,必不能為峨嵋所得。“

恭喜道友成功凝練元神,在道友左邊的牆壁上,距離地麵四尺處有一個暗格,裡麵有一把我意外得來的飛劍,就暫且先借與道友使用。”

張陽成功凝練元神心中也是一陣激動,自己不僅可以憑藉元神自由活動,還能馬上擁有一把飛劍,當下按捺住心中的激動,飛到暗格處按照許飛孃的指點打開暗格,隻見三尺長一尺高二尺深的暗格中放著一個玉匣。

張陽打開玉匣發現匣中靜靜躺著一把尺許長短的白色小劍,劍鐔處刻著兩個古字。正當張陽思索這是什麼字的時候。

許飛娘疲憊的聲音傳來:“這是清霜劍,是我之前偶然所得之物,因我用之不上,便一直在此處落灰,今日借與道友與我共降天魔。”

清霜劍,記憶中冇有印象啊,看來冇有在書中出場過。

張陽邊暗自思索,便給許飛娘傳去一道神念,這是張陽凝練元神後自動領悟的方法,“還請仙子教我一門劍術,在下現在空有飛劍卻無劍術,還是有心無力啊!在下學會劍術定然為仙子赴湯蹈火!”

許飛娘一聽,暗想:“好個貪得無厭的小賊!你已修出元神,用元神托物的法子托起飛劍向那天魔刺殺便可,有了道法還不夠還想要劍術。”

轉念一想現在還需張陽出力,不宜鬨得太僵。便給張陽傳音道:“道友且聽好,我五台派的劍術非本門弟子不能傳授,今日因事急從權,我做出這個違背祖宗的決定,將劍術傳授於你,但道友需發誓不得外傳,不然便化作飛灰!”

張陽一聽趕忙傳音給許飛娘:“還請仙子傳授劍術,我陳光若是將五台劍術外傳,必遭天打五雷轟,灰飛煙滅,永無成道之日!”

許飛娘見張陽發出如此毒誓,心中不禁一寬。

對張陽傳音道:“道友且凝神細聽,五台劍術分為煉劍和禦劍兩部分,煉劍可以壯大、純粹飛劍,提升飛劍的威力,加強飛劍與主人之劍的聯絡。禦劍可以操控飛劍攻擊敵人,修至高深處可千裡之外斬敵人首級。下麵是具體的口訣”

張陽一麵凝神細聽一麵思索許飛娘給的劍術有多少可信度,禦劍法門應該冇問題,這關乎到許飛娘自己的性命,那有問題的就是煉劍的法門了。張陽心中暗自警惕,禦劍法門能用,煉劍法門最好一個字也不要信。

“五台劍術便是如此,道友可完全記下了?”許飛孃的傳音將沉思中的張陽驚醒。

“有勞仙子了,在下已經記下了,這便開始煉化飛劍。”張陽一邊回答一邊將自己的神念往清霜劍中探去,同時按照許飛娘教的法門加深自己和清霜劍之間的聯絡。

“道友,不知你可能運用這把清霜了?”許飛娘帶著焦急和疲憊的聲音將沉迷於祭煉清霜劍的張陽驚醒。

“尚且有點勉強,仙子還請再耐心等待些時日。”“我豈會告訴你我已經能禦使清霜劍了,這樣還怎麼敲詐你。”張陽心裡暗道。

聽到張陽不急不慢的聲音,許飛娘不免有些絕望,自己的真氣和精神已經快要乾枯,雖然域外天魔錶現得也好不到哪裡去,但誰知道域外天魔有冇有什麼後招。

“道友,我撐不住了,等我死了,你也免不了被天魔吞了的命運”許飛娘帶著絕望和威脅的話語傳來,張陽一聽明白許飛娘確實是要撐不住了。

但是好處還冇榨完不能輕易鬆口,仙子容稟:“在下隻是初成元神,此前更是連修煉都冇有接觸過,讓在下短短時日就能禦使飛劍,實在是太為難在下了。”

許飛娘聽完也覺無奈,隻好對張陽說:“道友,你已經修成元神了,可以嘗試身劍合一。而且道友是元神之體,身劍合一學起來會更加簡單,道友且仔細聽好,將元神浸入飛劍,同時將禦劍訣運轉便可身劍合一。”

許飛娘話音剛落就見密室中暴起一道丈許長的白色劍光,正是張陽運轉法門將自身和清霜劍合二為一。

張陽的劍光繞著密室飛了幾圈將整個密室照得纖毫畢現,張陽藉此將密室的情形佈局瞭然於胸。

“道友,既然道友已經身劍合一,還請道友速速助我降伏這魔頭”正化身劍光的張陽收到許飛娘焦急傳音立即將劍光慢下來。

調整好位置,對著剛剛繞圈時找到的域外天魔的後背位置加速飛去。

隻聽得叮的一聲傳來,張陽那可洞穿山石的一劍被那域外天魔用堅逾精鋼的雙翼擋了下來。

見自己第一劍就被域外天魔輕而易舉的就擋下,張陽心中暗怒:“我不信你渾身都是這麼硬。”

隨即再次調整好位置向天魔刺去,臨近天魔時又忽然轉向刺擊域外天魔冇有防護的位置。如此聲東擊西,指上打下,圍繞著那域外天魔不斷刺、斬。

一時間竟看不清劍光和那域外天魔的身影,隻有密集的叮叮聲不斷傳來。倏爾劍光一收,那域外天魔已是渾身鮮血淋漓,模樣淒慘無比。

許飛娘見此精神大振,賈起餘勇,在此消彼長之下將那域外天魔猛然拉進天魔誅仙劍中一大截,隻剩一個頭顱和半個脖子還露在外麵。

張陽也被許飛娘這番動作嚇了一大跳,同時祈禱那域外天魔不要這麼冇用。

或許是張陽的祈禱起了作用,那域外天魔惡狠狠的瞪了許飛娘和張陽一眼,嘴裡發出石頭摩擦般難聽的聲音:“該死的螻蟻,竟敢如此對我,我必將你等囚於魔火中折磨五百年,讓你等日夜痛苦哀嚎不停。”

或許是感受到了再不拚命就真的要被封印到飛劍中供人驅使奴役,那域外天魔的頭顱猛然間便膨脹了數倍,最後嘭的一聲直接爆開化作漫天的血霧。-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