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趕到後山已是夜間,張陽不好攪擾。便尋了一處乾淨整潔之地,打坐直至天明。一夜無話。

第二日一早張陽如往常一樣進行例行的早課,一套劍術還未演完,便聽到一聲大喝:“哪裡來的賊子竟敢在九華山攪擾,吃我一劍。”

話音未落,那劍光便已臨頭,張陽不敢怠慢,連忙禦使飛劍抵住那道劍光,那人見自己的飛劍一劍未曾建功,便從林中現出身來。

對張陽喝道:“五台派的小賊修為不錯,再吃我一劍!”

張陽見來者是個年約二十的女子,一身黑衣。禦使著一把青色劍光的飛劍。正一臉怒容的看著自己。

張陽見那女子的劍光又已經來到,且十分犀利,不敢分神,便禦使飛劍和那女子的飛劍鬥了起來。

那女子見張陽運使的是峨嵋的禦劍術,不禁更加憤怒,暗道:“好賊子,不僅來窺視乾坤一氣妙一真人的洞府,還偷學峨嵋的禦劍術。看我不將你碎屍萬斷。”

當下那女子劍光更加凶狠,招招皆往致命處招呼,張陽見這人如此不講道理,也不再留情,把一把飛劍禦使的像是蛟龍入海,靈動異常。

將那青色劍光逼得不斷後退。雖然張陽的飛劍品質不如那女子的飛劍高,但是張陽的道行要高出那女子不少,再加之張陽本身的劍術水平也不弱,所以剛交手冇多久,那女子便落入了下風。

張陽禦使著飛劍步步緊逼,那女子的額頭上已經被張陽殺的滿是汗水,有幾次更是讓飛劍進到自身一丈之內,隻差一點便要被削去頭顱。

張陽又喚出另一把飛劍想要快點結束戰鬥,兩把飛劍一前一後一把抵住那女子的飛劍,一把飛劍破空而來直直飛向那女子的頭顱。

那女子嚇得花容失色,想要喚回飛劍解圍,卻發現飛劍被纏住根本使喚不動。隻能閉目等死。

那女子就要被張陽梟首的時候,一聲清亮的女聲傳來:“快快住手,不要傷了和氣!”

張陽聞言看向來人,看清來人正是齊靈雲後,心中一喜。喊了一聲:“齊師姐!”便立馬施訣將飛向那女子的飛劍停下。

此時張陽的飛劍離那女子的額頭僅有一寸。那女子等了許久未感受到飛劍臨身,聽到好友的聲音之後馬上睜開了雙眼。

卻看到自己額前懸停著一把飛劍,當即嚇的花容失色,雙腿一軟便要往地上摔去。齊靈雲見自己的好友要摔倒趕緊飛身上前將其扶住。

同時快速的檢查了一遍,發現冇有受傷便放下心來。

張陽見齊靈雲到來便收起飛劍站立一旁。齊靈雲將那女子檢查了一遍之後這纔看向張陽,問道:“你是哪位師叔門下,看著很眼熟。你是怎麼認得我?”

原來張陽修道以來相貌變化極大,加之近來道行大進,早已不複當初兩人見麵時的狼狽模樣,是以齊靈雲並未認出張陽來。

張陽見齊靈雲發問,便道:“師姐不認識我了嗎?我是張陽啊,之前掉入洞裡被你救上來的那個張陽。”

齊靈雲見張陽自報家門,這才反應過來眼前這相貌英俊、氣質不凡的人竟是當年救下的幼童。

便道:“原來是張陽師弟,不想當年匆匆一彆,再相見師弟已經有如此深厚的道行。”

而後又對張陽介紹道:“這位是黃山文筆峰餐霞大師的弟子女空空吳文琪,與我等乃是同門姐妹。”

“師妹是怎麼回事?為何要在張師弟練功的時候放劍偷襲?”這句話乃是對女空空吳文琪問道。

那女空空吳文琪說道:“今早我從黃山過來,準備找你玩耍,剛到後山便看見這位張師弟在演練五台派的劍術,我以為張師弟是五台派的賊子,欲要來此打探情報,情急之下便放出飛劍,準備擒下他問個明白。冇想到技不如人,還要麻煩師姐相救。”

張陽淡淡回道:“真的隻是打算擒下我嗎?那為什麼吳師姐的飛劍劍劍不離我的要害?”那女空空吳文琪訥訥說不出話來。

張陽見狀也不想在與此人糾纏,便道:“齊師姐,我去年下山遊曆收集靈材靈藥準備煉劍,直到前幾日方纔收集小半,本想等收集齊全再返回峨嵋。”

“奈何心有所感,境界鬆動,想要早點回去破關。”

“本欲直接回峨嵋,但是想起臨下山前家師有言,讓我不要忘記前來九華。我便連夜改道往九華而來,到得此處已是午夜,不願深夜攪擾,便在此處打坐休息。”

“早間在做早課的時候被這位吳師姐看到,不由分說便要取我性命”

那女空空吳文琪聽到此處才知道自己誤傷了同門,便對張陽開口道歉。

旁邊的齊靈雲見二人誤會解除,便問張陽所來何事。

張陽對齊靈雲說道:“小弟此次前來乃是拜見妙一真人和妙一夫人的。不知道二位真人是否在洞內?”

齊靈雲聽聞張陽乃是前來拜見父親和母親的,不敢怠慢,將張陽引進洞中。

這是張陽第二次進洞,這次的心境和第一次來又有不同,故而一路上昂首挺胸,神態自信之極,和第一次來的狼狽模樣不可同日而語。

不多時來到洞內,張陽見妙一真人和妙一夫人高坐於主位,便大禮參拜到:“後輩張陽拜見妙一真人拜見妙一夫人。”

那妙一夫人開口說道:“不必多禮,速速起身吧。”

張陽聞言,便站起身來,對二人說道:“晚輩此次前來,一是拜謝當初救命之恩,二是晚輩在莽蒼山遊曆時無意間發現了一棵朱果,摘了一些果子,想要給真人和夫人嚐個鮮。”

說罷便拿出一個玉匣遞給旁邊的齊靈雲。等齊靈雲接了之後才又接著說道:“三是晚輩修為已高,當初夫人借給我的寶劍現在我已經用不到了,今日特地歸還。”

說罷便將當初妙一夫人給張陽的玉匣取出來遞給旁邊的齊靈雲。

又掏出一個巴掌大小的布袋遞給齊靈雲說道:“多謝師姐昔日救命之恩,這裡麵是一麵我無意間練成的鏡子,便贈予師姐,聊表心意”-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