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張陽見那蛟龍向自己撲來,有心想要試試這蛟龍的成色,便不躲不閃,隻將太乙五煙羅全力催動形成一個十丈大小的五色煙球,表麵五色光華流轉不停。

那蛟龍飛近張陽之後先是兩隻前爪一撕,被太乙五煙羅分出兩道煙柱抵住,而後張開血盆大口一咬,將太乙五煙羅咬的凹陷下去一尺,之後便再不能寸進。

隻能再甩出似鋼鞭一般的尾巴一抽,將太乙五煙羅的化作的球罩抽的表麵流光一顫,隨即又恢複正常。

那蛟龍見自己的慣用的極少有生物能抵擋的三板斧使完也冇能打破敵人的護身法罩,便知眼前的人不是自己能抵擋的。

心生退意,準備溜回深潭裡的老窩。

張陽哪裡肯放這蛟龍歸巢,雙肩同時向前一聳,一道六丈長的黃綠劍光一道淡青色的約十丈長的劍光便沖天而起。

張陽雙手各自掐訣,指揮著兩道劍光一左一右的向那蛟龍殺去。

那蛟龍見到兩道與自己體長差不多的劍光殺來更是不敢再戰,扭頭便向潭中紮去。

可那兩道劍光何等迅捷,還不等那蛟龍完成轉身動作便已殺到蛟龍身前。蛟龍被逼無奈隻好以爪相迎,劍爪相擊劍有滋滋的花火聲冒充,其中有更點點血滴灑落長空。

那蛟龍一個照麵便被十丈長的淡青色劍光擊傷,而那六丈長的黃綠劍光隻是與蛟龍拚了個平手。張陽見此暗暗搖頭:“飛劍的差距太大了,提升飛劍的威力已經刻不容緩了,不然我一身的實力發揮不出一半來。”

蛟龍吃痛之下心頭勃然大怒,自己有多久冇受傷了,不曾想今日竟然被這人類傷到了。

在這蛟龍的眼裡人類就如同食物一般,隨自己享用,被食物所傷,蛟龍心中的憤怒可想而知。

到底是獸類,容易被情緒所支配。蛟龍不再逃跑回身與劍光廝殺起來。

張陽見得自倪蘭心的那把飛劍一擊建功,便改換策略,一把飛劍牽製,一把飛劍進攻,虛虛實實。

不斷變換自身與飛劍飛的位置,將那蛟龍殺的遍體鱗傷,如果不是那渾身的粘液滑去了大半攻擊,那蛟龍早就歸西了。

那蛟龍被渾身傷口上傳來的劇痛刺激的清醒過來,不敢再戀戰。忍著劇痛便要向深潭中逃去。

張陽見那蛟龍要逃跑不由冷笑一聲,任由那蛟龍逃向深潭。那蛟龍見張陽不來追趕,心中大喜,見得水麵就在眼前用儘全身力氣向那潭麵撞去。

轟的一聲,那蛟龍撞在了潭邊的一塊巨石上,將那足有四五丈大小的巨大石塊撞得四分五裂,那蛟龍自己也頭上鮮血淋漓,暈頭轉向不分西北。

原來張陽在與那蛟龍廝殺的時候就看出那蛟龍十分狡猾,一見情況不對肯定要逃向老巢,便在移動位置時順帶的在潭麵周圍佈置了一個迷陣,用來迷惑那蛟龍的五感。

蛟龍在受傷之後果然要逃向老巢,它自以為是在撞向水麵,但在張陽眼中它卻是在撞向潭邊的巨石,所以張陽便不出手阻攔,任由它向石頭撞去。

張陽趁著那蛟龍還在眩暈的時候,控製兩把飛劍呈剪狀向那蛟龍的脖子鉸去。那蛟龍感應到危險來臨極力躲避,但飛劍的速度多迅捷,那蛟龍剛剛纔開始有動作飛劍便已經臨身,隻得用出斷尾求生之法用尾巴代替脖子受了一鉸。

劍光過處,蛟龍的尾巴隨即就斷,從那斷口處灑下漫天血雨,將那深潭染紅一片。

張陽一擊得手毫不留情,指揮的飛劍不斷追殺蛟龍。那蛟龍尾巴斷了之後身體的平衡大受影響,行動也不似之前那般靈活。

蛟龍勉力抵擋了一陣便被張陽禦使劍光給割了首級。蛟龍死後,張陽怕龍氣逸散,便用養劍葫將蛟龍屍體收集起來留待日後煉丹用。

張陽剛想離開便想到蛟龍巢穴可能藏有天材地寶,便將太乙五煙羅化成一丈方圓的球罩籠罩自己,往潭底潛去。

張陽向下潛了足有小半刻鐘纔到得潭底,潭底裡地麵約有四十餘丈,水壓巨大,在潭底轉了一圈隻撿到幾塊石頭和幾棵水草,不經暗罵一聲窮鬼。

便不再此處流連,架起劍光往那山村返回。

以張陽的劍光速度,又是熟路,不過片刻便已經回到村子附近。張陽未時出發不到酉時便已斬蛟歸來。

張陽又讓那老族長聚齊村民之後拿出那蛟龍首級給村民看。才道:“這連日的暴雨以及上漲的河水乃是這條蛟龍欲要走蛟化龍造成的,如今這條蛟龍已經被我斬殺,各位不用再擔心洪水了。”

那老族長出列拜謝道:“仙人真是慈悲心腸,法力無邊啊,我臨溪村何其有幸能在此為難關頭得仙人解救。不知仙人貴姓?在何處修行?若是有什麼要求,但凡我們能辦到的,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張陽見老族長這麼說便對老族長問道:“在下欲往天蠶嶺而去,不知老丈是否知道方向?”

那老族長一聽張陽要去天蠶嶺,立馬說道:“好像有點印象,我年輕的時候出去走南闖北的時候聽過這個地方,但是記不太清具體怎麼走了,你可以去萬鬆山問問,說罷便指明瞭萬鬆山的方向和距離。”

張陽問明瞭路徑剛要架起劍光飛走,便被那狗子的孃親攔下。隻見那狗子的孃親拉著狗子跑到張陽麵前,帶著狗子便是好幾個響頭砰砰磕下。

張陽連忙跳開避過不受,又用真氣將母子二人托起不讓其跪下。大禮之下必有所求,張陽道行現在還不是特彆高深,真不敢接下太多因果。

張陽便對狗子孃親問道:“大姐攔住在下有何指教?”狗子孃親聽見張陽問她,也不說話隻是開始嚎啕大哭,惹得那狗子也在跟著苦。

張陽見狀也不催促,反正天蠶嶺位置已經知曉,不怕在這裡多耗點時間,便站在那裡等狗子孃親哭完。

那老族長見狗子孃親隻是大哭不說話怕她惹惱了張陽,便開口說道:“林山家裡的,你又何事就說吧,你在這哭個什麼,惹惱了仙人有你家好受的。”-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