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tent->如此一夜無話,第二日天剛矇矇亮,張陽便醒來,簡單的洗漱之後將隨便采了幾個野果便禦起飛劍,低空尋找起那馬熊和猩猩的活動痕跡。

如此三天,張陽白日尋找馬熊,晚上打坐休息,終於在第三天的傍晚發現一隻正返回巢穴的馬熊。

張陽心中大喜趕忙禦使劍光遠遠吊著,不多時便已經到了那馬熊的巢穴附近,果然入書中所說,馬熊與猩猩雜居。張陽暗自隱去身形,也不露麵。

以猩猩的巢穴為中心不斷的畫圓尋找那座孤山,由於天色較晚,視野不清,張陽找到後半夜便去找地方打坐休息。準備到第二日再去尋找。

第二天一大早,張陽剛架起劍光飛上天空便發現離猩猩巢穴不過一個山頭的距離,便有一座孤峰突起有百十丈高下。

張陽見此一喜便禦使劍光朝那座孤峰飛去,待到近前後方纔落下。隻見山頭上麵生著許多奇花異果,有很多正是自己修煉功法所需。

峰下麵有一個很長很深的山澗,流水淙淙。配合著鳥鳴聲聲,彆有一番滋味。

張陽記得朱果旁有木魃守護,故而施展法訣隱去身形,沿著這條山澗慢慢尋找。

忽然看到山澗旁有一個孔穴,有六七尺方圓,不知其有多深。

孔穴旁邊有一塊奇形怪狀的大石,石頭上麵有一株有一丈來高,紅的像是珊瑚一樣的小樹。

紅火的枝乾碧綠的葉子,樹上結了約有一百多個通紅似血的果子,那果子大小跟桂圓差不多。不是張陽尋覓多日的朱果又是什麼!

張陽見發現了朱果,強行按捺住心中的激動,悄悄靠近那孔洞,先伸頭進去觀察了一番,發現那木魃正在洞中吃那猩猩的腦子。

張陽心中一怒便要出劍結果了著木魃,突然想到著木魃好像是長眉留下來給李英瓊練手的。

自己去了朱果已經是在分潤李英瓊的機緣了,再殺了這木魃,冇人看守之下,這朱果樹被毀了李英瓊吃不到後麵的朱果那因果就大了去了。

當下按捺住心中的殺機,悄悄退到洞口,那木魃突然有所感,突然竄出洞口,左顧右盼。

張陽心中一驚,冇想到這木魃靈覺如此敏銳,自己隻是漏了一絲殺機便被察覺,幸好提前給自己捏了個隱身咒,不然就難收場了。

張陽剛在洞中因光線昏暗未能看清木魃長相,見木魃出來便仔細觀看,隻見那木魃是個似猴非猴的怪物,有一身黃茸細毛,身長五六尺,兩隻臂膀卻比身子還長。

兩隻手就跟鳥爪一樣,又細又長。披著一頭金髮,兩隻綠光閃閃的圓眼,如銅鈴一般大。醜陋異常。那木魃見周圍無有人影,突然發出一聲狼嚎般的叫聲,驚飛一群飛鳥之後轉身回到洞穴。

張陽耐著性子一直等到午後,那木魃止不住睏意向要睡覺,張陽待那木魃睡著之後,便向朱果樹靠近。

張陽靠近之後才發現朱果樹下的石頭成圓柱狀,高圓差不多有兩丈,姿勢突兀峻峭,上半部分豐滿圓潤,下半部分尖銳。大大小小的玲瓏孔竅遍佈全身,整體呈碧綠色。

那朱果樹就長在這塊石頭上,而且樹乾竟然是透明的,不及多看趕緊將那滿樹的果子摘了約摸有一半便停手不再采摘,將朱果放入早就準備好的玉匣裡收入腰間。

這玉匣乃是張陽用煉器的手法煉製的,有儲存靈藥儲存活力的作用,因為要采藥,所以煉製了很多。

張陽摘完朱果之後無意間見石頭後麵刻有字跡,上書“雄名紫郢,雌名青索,英雲遇合,神物始出”,似篆非篆,下麵還有一道細長的眉毛。

張陽心想:“看來這朱果果真是長眉真人所留的。我名字裡也有一個雲字,紫郢青索我不動,朱果拿你一半這不過分吧!哦對了,還有那成人形的何首烏,我拿一個小的,大的留給李英瓊,這也不過分吧!”

說乾邊乾,張陽又給自己施了個隱身咒,隻等那木魃出去覓食便進洞去拿那何首烏。等到了傍晚那木魃才睡醒,出來去覓食,隻見那木魃剛出洞口便禦風飛行而去,倏爾不見了蹤影。

張陽等那木魃走遠之後便飛速進洞,喚出劍光一照,隻見洞內躺著一具猩猩的屍體,腦殼已空。

張陽繼續尋找果然再角落裡發現兩個形似嬰孩的人形何首烏,便將小的那個撿起收入玉匣之中。張陽見無其他東西,便轉身禦劍離開。

張陽將劍光停在山頂,拿出玉鋤玉匣開始采摘修煉功法及煉製飛劍所需的靈藥。采到太陽落山也才采了這座山頭的十分之一,而身上的玉匣都已用完。

便不再貪心,禦使劍光飛向之前找好的僻靜之處,整理一下今日的收穫。

不多時,張陽便將劍光落下,設置好防護陣法之後纔將今日的收穫取出清點。半個時辰後張陽才清理完,共計有人形何首烏一個,朱果五十三顆,各種珍惜罕見的靈藥共一百一十二種七百三十二株。

張陽將何首烏和其他靈藥收好,拿出一顆血紅的朱果,剖開之後發現白仁綠子。吃到嘴裡,滿嘴甘甜又有奇異芬芳遍佈兩頰,一時間竟止不住口連吃了十好幾顆。

吃完之後不一會兒便覺得肚內一股熱流湧向四肢百骸,將張陽的身體又給伐毛洗髓一遍。

又一股熱流直接湧向丹田出,遇合丹田內的真氣便融合在一起並不斷地轉化成新的真氣在丹田內運轉,張陽見此不敢怠慢,趕緊運轉心法煉化新轉化的真氣。

那新轉化的真氣在丹田充盈之後便開始拓寬張陽的丹田,張陽那已經比尋常人寬闊一倍的丹田又開始擴大。良久之後,感受到不再有新的真氣產生之後張陽才停止運轉功法,緩緩收功後,張陽長長的吐出一口濁氣。

張陽閉眼默默品味,良久才睜開雙眼,嘴裡喃喃道:“這朱果果然是三十年纔開花的天材地寶,我此時的真氣總量較尋常練氣境的劍俠高出至少一倍。

我這五年日夜打熬,纔將丹田擴大五成,今日吃了十幾個朱果便達到我五年下得苦工。可惜現在好像再吃對我的增益效果微乎其微了。而這隻是真氣數量和丹田容量的增益,況且這朱果還有延年益壽、輕身明目之功效。”

說完張陽便將雙手舉到眼前看了看,藉著篝火可以看到手掌表麵有淡淡光滑閃動,雙掌骨肉勻稱,手指修長有力,隱隱可以看清內裡骨骼。

張陽起身將醉道人所傳的峨嵋掌法指法及輕功儘皆施展了一遍,張陽手掌揮動間不斷髮出尖利的風嘯,吹的那堆篝火忽明忽暗。

將一整套的峨嵋功夫連續施展了一遍之後張陽靜立不動,仔細體悟著自己身體的變化,發現自己的爆發力和耐力均有明顯的進步,如果再有一把質量好一點的飛劍,張陽覺得自己能與醉道人戰個有來有回,再出奇不意施展近身的功夫說不定還能將其擊敗。

張陽感受完便將青銅寶劍喚出,右手握住劍柄,一招一式的將峨嵋劍法施展開來,張陽不用真氣,全憑肉身力量將那青銅寶劍揮舞的像是車輪一般。

一時間人隨劍走,劍劍均發出呼呼的風嘯,劍光閃閃間將張陽的身影全部遮住,隻見一團不斷閃爍的劍光在四處遊走。一套峨嵋劍法使完,張陽仍不儘興,隻覺自己身體微微發熱,又將劍法,輕功,掌法及各種功夫輪番使來。連續使了三遍這才儘興。

將一片狼藉的地麵略微收拾一下,張陽開始平複起自己激動的心情,又將那十幾顆的朱果種子收好,留待日後看看能不能種出來。

張陽被朱果的巨大的效果激起了貪念,開始仔細回憶莽蒼山還有那些天材地寶。莽蒼山有萬年溫玉在妖屍穀辰那兒,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可敵不過穀辰。萬年溫玉不能動。

張陽突然想到自己日後有兩個便宜師弟周雲從和商風子,那商風子所在的天蠶嶺附近有著萬載空青和文蛛。那萬載空青可是能夠改善資質練就神目的奇物,與那萬載空青一起的還有一個東方太乙元精的銀牛。

這太乙元精正是我所求的煉劍材料。還有那文蛛體內更是孕育著一顆乾天火靈珠,乃是和雪魂珠齊名的天地至寶。何不趁此次下山一道將這幾樣給取了呢。便開始回憶天蠶嶺的方位。

張陽絞儘腦汁也纔回憶起天蠶嶺在那雲南貴州方向,心裡想道:“夜晚不便趕路,待到明天出山之後,先去找個大城問明方位再一路打聽過去,這樣雖然慢點,但我現在也無要事在身,正好適合來此尋寶探秘。

等到日後第三次鬥劍開啟哪還有如今的閒情逸緻,況且那時候火靈珠和萬載空青都要被笑和尚這個小禿驢得去了。萬一我和他發生搶奪,我可冇把握能勝過苦行頭陀。

不如就趁現在他還小,先把火靈珠和萬載空青給取了,吃到肚子裡的東西到時候他們還能讓我吐出來不成?”

主意打定,張陽便安心打坐休息,隻等明日天明便出莽蒼山,前去尋找天蠶嶺取寶。-endcont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