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83f3428dce50e39c1d94381b04e748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晚風徐徐。

巨大的天坑慢慢轉向,當兩道沖天的篩管對準月亮時,一切進入了休眠的狀態。

座間幾道暗影靜止不動,唯有各自的元神在閃爍。

幽藍的火光搖曳著,精密咬合的錐形擂台生出幾支翠竹,佘青青就像是一片葉子斜倚在上麵閉目休息。她淡眉微微蹙起,睫毛輕顫,呼吸緊了半分。

一股淡淡的桃花香飄入鼻尖,讓青蛇陣陣心悸。

七百多年的記憶碎片中,有那麼一塊逐漸鋒利起來,佘青青頗有些懷念地勾起嘴角。

“總有一天,你也會愛到死去活來。”

幾百年前,佘青青還是小青蛇,隨金色權杖輾轉到南方一個富饒的小國。當時的君王年紀還小,民眾崇尚農耕業和手工業,這隻妖怪難得有一段悠閒自在的時光。

小青蛇經常順著溪流遊到一座青山下,在那薄霧繚繞的地方有一個木頭場,裡麵總會傳來鋸木和刨花的聲音。

聽得出木匠的手很穩,做工時也細緻。

他和嫻靜的夫人居住在一起。木匠上山的時候,她會跟在旁邊為樹木打上紅結做印記;木匠繪製草圖的時候,她會準備好清茶或羹湯;木匠敲敲打打的時候,她會撿起邊角料。

邊角料雕刻的木像,小娃娃們最喜歡了。

每個月初九,木匠就會推著他們一起做的玩偶進城,心裡想著多送福氣能求自己孩子平安。

夫人含情脈脈送木匠出門,直到他離開視線才摸摸肚皮,拎起小木桶走到一棵婀娜多姿的桃樹前澆水。

這棵桃樹有一丈高一點,正是花團錦簇滿枝芬芳的時候,它的細蕊可愛翠葉如洗。風過時花霞紛飛,有一片拂過夫人的麵頰,這個光景溫潤了整個春晨。

“她好美啊。”

說話的正是桃花妖,香香。

它日夜凝望這一對恩愛的夫妻,陪伴他們共度春雷夏雨秋風冬雪,吸收著愛意誕生出自己的信念。在桃花妖的世界裡,隻要有愛就足夠了,所以這棵樹兒有了一縷一縷的香氣,在枝頭綻放成花朵對著小青蛇輕聲密語。

“唔。”

小青蛇喜歡納涼,爬上這一棵桃樹,也受過香香的照顧。它會舒展花葉遮風擋雨,會特地抖去身上煩人的螞蟻,還會提供最隱秘的枝椏供小青蛇蛻皮。

“啊,真好啊。”

桃花妖經常跟小青蛇講愛情的奧秘,當它全情投入發出感歎時,身體會有一瞬間和光陰糅合。這種甜蜜溫暖產生出的強大韻律,讓佘青青至今難忘,也是長出情根後才明白——

那時,為什麼溫柔的香香會用樹枝戳得它鮮血淋漓。

一夜冬雷悶響,接著是陣陣白雪。

木匠守在屋外聽得產婆驚叫一聲,衝進去看見床上的夫人緊閉雙眼已經斷氣,剛剛夭折的新生兒全身發黑躺在血泊中。真正的絕望是無聲的,他臉色鐵青,一把抓住水盆朝驚恐萬分的老嫗砸去。

“殺,殺人啦!”

老嫗抱著帶血的布,哭喊著跑出木場。

木匠高高舉起火鉗,雙眼通紅,兩腳踩進雪地裡一步一個大窟窿。他哭不出來也說不出話,隻張著嘴巴大口大口喘氣,寒風像刀子一樣直往肚皮裡剜,天和地都凍成冰了。

桃花妖看著那搖搖欲墜的背影,喃喃低語。

“好痛啊。”

它隻是一樹桃花,隨時會被這萬裡雪飄抹殺,又能做什麼呢?

看著痛失妻兒的木匠漸漸封閉,香香唯一能想到的就是開花,隻要喚醒他哭出來喊出來就好了。

桃花妖違反天性,明明喜歡溫熱卻強行吸收冰雪的韻律,再以精血煉熱推向枝頭。這棵樹香了整整一夜,在黎明破曉時竟然長出芽點,生起柔嫩的葉和殷紅的苞。

渾渾噩噩了十幾天的木匠走出小屋,看到花滿枝頭如火炬在燃燒,終於癱坐在地嚎啕大哭。

這一人一樹的溫度竟然化開血水,喚醒冬眠的小青蛇,而它也隻是躲在桃花妖溫暖的身軀裡看著那譫妄的人。

愛情?為什麼看著好難過。

木匠哭乾了眼淚,桃花妖也用儘了最後一絲力氣綻放。

他重新站起來,拿起斧子朝美麗的樹走去,呢喃著。

“娘子,久久徘徊會成鬼,你去吧。”

木匠以為這是夫人的魂魄彌留,決定砍下這棵桃樹隻取一截做雕像,一邊懷念一邊放她自由。

“颯——”

當他舉起斧頭時,盤踞在枝頭的小青蛇露出尖牙就要撲上去,緊接著卻被一支尖利的樹枝戳穿了身體。

“為什麼?”

“總有一天,你也會愛到死去活來。”

桃花妖的一席話,言猶在耳。

榕樹洞起風了,沖天的篩管慢慢轉向月亮的對立麵,青色晶石旁邊漸漸升起一注嫣紅的光亮。

佘青青睜開雙眼,桃花瓣和竹葉翩翩飛舞,她腳踏寒刃緊緊盯著前方。隨著那馥鬱芬芳散開,視線清晰之後,心口猛地一悸。

站在她麵前的,正是少年李太玄。

耳邊又響起桃花妖的輕聲密語,生死拚殺迫在眉睫。

“啊,他要折磨你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