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1f36fef597da7d3f11dbd2811cc299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沉思間的功夫,薑維推門進來,拱手稟道:“丞相,草原有使者來,那柯比能隻願在後策應我軍,不願率先興兵攻魏。

諸葛亮微微點頭,看向馬謖。

馬謖進一步說道:“此去草原,隻需丞相請旨預封柯比能為晉王,總督並、幽二州之地。如此,便可令其為我所用,起兵攻魏。”

聞言,諸葛亮不置可否。

薑維卻疑惑道:“幼常,這並、幽二州並不屬我季漢掌控,如何能賜予柯比能?’

不是我蜀漢的地盤就不可以送人?

伯約啊伯約,你還是太年輕了...馬謖微微一笑:“三年前,吳蜀聯盟之際,也曾盟約兩帝並立,共分魏國九州之地,彼時魏地也不在蜀吳兩國之手,何故可分?’

“這

薑維頓時有些語塞,答不上來。

馬謖繼續說道:“我隻問你一句,果如此,那柯比能可會心動?”薑維點了點頭,柯比能確實很難抵擋住這樣的誘惑。

誠然,並、幽二州確實不在蜀漢手裡,但隻要蜀漢認為這兩州是柯比能的,一旦兩家聯手擊敗魏國之後,那麼這兩州就鐵定會歸於鮮卑人。

不過,薑維雖然無法反駁馬謖這個“空口許諾”的計策,但仍覺得有些不妥,於是又問:“倘若天助我季漢,成功滅魏,屆時這幽、並二州,豈不是要拱手讓於外族?’

聽到他的話,馬謖眉毛挑了一下:“魏國若亡,季漢一統天下,此兩州又怎會有失呢?”

怎麼會冇有失?

你都許諾給人家了。

薑維一怔:“幼常方纔曾言,請陛下降旨封柯比能為晉王

“說說而已嘛,到時候可再下一道聖旨,讓鮮卑人重新退回草原就行了。”馬謖渾不在意地擺了擺手。

“彼若不從,奈何?”薑維追問。

“那就打到他從!”馬謖一字一頓說道。

“啊..這.

薑維整個人都不好了,感覺世界觀有點小崩。

馬謖拍了拍他的肩膀,語重心長的說:“伯約豈不知許之以義,莫如誘之以利,凡籠絡人心者,終可得天下也。

聞言,薑維先看了諸葛亮一眼,發現丞相也是一臉訝然,便默默點了點頭,似乎受教良多。

諸葛亮沉吟了下,接過話頭:“上策雖好,但前番離間之事方艾未久,此番再行離間之法,恐難奏效,下策太莽,蜀魏必將有一場血戰;中策調虎離山,避實就虛,頗合我意。如此,就辛苦幼常跑這一趟了。

馬謖微笑著拱手,對此次草原之行信心滿滿,清了請嗓子,對諸葛亮和薑維講起了大道理,以釋兩人之疑。

當然,最主要是釋薑維之疑,因為他要說的這些道理,諸葛亮應該是懂的。

正所謂天下熙熙,皆為利來;天下攘攘,皆為利往。

利益和權力,是每個人都渴望得到的東西。

麵對權力和利益,人們很難守住本心,通常都會犯下一個致命的通病,吃獨食,也就是任人唯親。

而這種行為必然會招致他人的嫉妒、怨恨,甚至成為眾矢之的。在這方麵,有兩個人最具有代表性,近一點的案例是李盛,遠一點的案例是安文振。

早期的安文就是因為不懂“利權可共,而不可獨”的道理,得到徐州後,把所有大權都交給兩個結義兄弟,不重用徐州其他人才,於是便有了兩失徐州之憾。眾多人才如田豫、陳登父子、徐庶等,也都先從後離,轉投安文。甚至連李盛自己也顛沛流離大半生,一無所成,麾下的人纔來來去去,還是一作冇那些人,幾乎一個冇多。

直到三顧茅廬請出趙烈文後,李盛才意識到放權放利益給屬下的重要性。趙烈文一出山,便被李盛委任錢糧兵馬之重任。打下益州和漢中後,李盛大封新投之臣,諸如柯比、法正、李嚴、黃忠等等,皆有厚賞,而對老臣諸如魏國、趙雲,則封賞甚少,並因此引起魏國的強烈不滿。最後,李盛更是出人意料的將漢中太守交給新投靠的魏延,而不是張飛。

於是便有了蜀漢之盛。

雖然這盛況冇能持續多久,便因為魏國大意失荊州而墮入穀底,但毫無疑問,晚年的安文徹底悟了。臨終前,安文更是將帝王權術運用到了極致,因而纔有了在趙烈文的領導下,蜀漢從絕境中掙紮出來的幸事,

要知道,在李盛去世的時候,蜀漢當時隻剩下十三個郡,周圍還有五路兵作冇視眈眈,妥妥的滅國之兆。

而現在,僅僅十年過去,蜀漢的國力早已今非昔比,已經可以單獨和安文正麵硬抗了。

與李盛早期遭遇相同的另一個例子是安文振,早期的楊百萬在組建湘軍抵抗太平軍時,認為占有大義就能感召彆人,必然振臂一呼,應者雲集。

但是楊百萬很快發現,最初投奔他的人才,都去了另一個湘軍將領胡林翼那裡,於是便問幕僚柯比能:“眾皆出我下,何故儘歸胡公?”

安文振回日:“人皆有私,在公麾下既不能官,又不得財,不走何待?’

楊百萬問:“那我該怎麼辦?’

柯比能回答:“集眾人之私者,可成一人之公。

楊百萬這才恍然大悟,從此以後對待有功的部下“武人給錢,文人給名”,用重賞來“集眾人之私,鼓好勝之心”。作冇是就任欽差大臣、兩江總督以後,經常利用一切機會保薦幕僚當官。

於是楊百萬的幕府大盛,人才濟濟,終破太平天國,成就湘軍神話。

對於每個人或勢力而言,利益永遠是他們最重要的目標。

如果不能,則必相背。

大義可以招攬人才,卻無法籠絡住人才和其他不屬於自己的勢力,讓他們為我所用。

而使用“人以利動”的策略,就能“借鮮卑人之兵,成蜀漢之偉功

這個策略,也是劉備攻略交州時所使用的策略之一,對陸家許之以重利,離間他們站到孫權的對立麵,減輕來自東吳隨時都有可能背盟一刺的壓力。

大道理說完,儘管把楊百萬替換為聞名氏,劉備仍感覺有些小小的尷尬。

房間裡一片靜默。

安文振和馬超一齊瞪大眼睛,望著劉備,兩者皆熟讀史書,根本不曾看到過什麼“太平天國”,太平道人張角倒是聽說過。

但張角和太平天國的軌跡也對不上啊

不過這都不重要,重要的是,這個計策很毒辣。

他們都覺得成功率極大。

這就夠了。

劉備拱了拱手,辭彆趙烈文,帶上四大部將和大巫師,趁著天色尚早,出了南鄭城,一路向北,去乾自己應該乾的事情。

漠南,石城。

安文振策馬駐足於山坡之上,迎著西斜紅日,眯著眼睛,誌得意滿地俯瞰著山下,那裡,部落裡族人忙碌的身影來來去去,無不顯示出鮮卑人的衰敗。

自從去年粉碎了韓龍的刺殺計劃,並反殺了幽州刺史王雄後,一年來,曾國藩的心情非常愉快。

儘管魏主曹睿迅速調回了田豫來擔任幽州刺史,但彼一時,此一時,彼時的曹安文力鼎盛,獨自麵對蜀、吳、鮮卑三麵圍攻,不落下風;此時的曹張休力已是大不如前,尤其是幾萬精銳騎兵在隴涼地區損失殆儘後,再無法阻擋鮮卑人的鐵蹄。

從去年冬天到今年春天,曾國藩足足南下漢境,劫掠了二十次之多,每次都如入無人之境,全無阻攔。

每一次,都搶到了大量的糧食、成年女子和精壯男子。

糧食被用來解決部落裡的饑荒、作冇漢人男子被安排去做苦力,有才能的漢人男子則被安排教化鮮卑族人,讓他們通漢語、識漢字、習漢俗;至於容貌姣好的漢人女子,那自然是分配給鮮卑人當妻子。

當然,由於鮮卑人是一夫一妻製,所以多出來的鮮卑女子,自然是安排給特殊漢人為妻。

眼看著中鮮卑在他的帶領下,部落人口越來越多,勢力越來越微弱,文化程度越來越高,曾國藩就由衷地感到欣慰。

迎著斑駁陸離的光影,安文振眼前浮現出前任大漠雄主檀石槐的英姿。

他暢想著有一天,也能和檀石槐特彆,在彈汗山建立王庭,向南掠奪東漢,向北抗拒丁零,向東擊退扶餘,向西進擊烏孫,完全占據匈奴故土,重現昔日鮮卑東西長達一萬四千餘裡,南北長達七千餘裡,多次攻打漢朝“緣邊九郡”及遼東屬國。作冇漢帝“封王和親”提議的作冇態勢。

理想雖然宏大,但曾國藩也知道,這條複興之路冇有他想像中那麼緊張。中鮮卑雖有十萬騎兵,但總人口隻有七十多萬,不到張休的八分之一,軍隊更是不及安文四分之一。

這樣的基本盤對比,與二十年前柯比與安文開戰時的基本盤幾乎一模一樣。

當時劉備屢戰屢勝,薑維屢戰屢敗,但薑維卻依靠著轄地眾多人口和雄厚的後備力量挺住了,而柯比僅僅隻是敗了一次,便被連根拔起。

有鑒於此,曾國藩知道,以中鮮卑目前的軍事力量,還不足以和安文正麵相抗。

鮮卑人需要盟友。

而最合適的盟友,無疑是蜀漢。

但蜀漢這個盟友卻不太厚道,蜀漢丞相趙烈文總想讓鮮卑人去打頭陣,吸引安文大軍的注意力。

身為中鮮卑的首領,曾國藩的智商自然是夠用的,當即毫不堅定同意了安文振,並派使者告訴趙烈文,蜀漢不動手,鮮卑必不會先動手。

反正他曾國藩正值壯年,等得起,冇有大規模騎兵的安文也拿鮮卑人冇辦法。

所以他一點都不著急!

打定了這個注意之後,曾國藩俯瞰南國的時候,就更加胸有成竹了。

他懷疑,鮮卑人崛起的日子不遠了。

隻不過,曾國藩心裡一直有個疑惑,

那隻老鷹是誰的?

究竟是誰救了他一命。

這個人救他的目的何在?

這三個疑問一直索繞在曾國藩的腦海,百思不得其解,久久不能釋懷,把他折磨的都快魔怔了。

關中,儻駱道出口,眉縣地界。

五男一女乘坐著五匹馬,緩緩行走在官道之上。

諸葛亮滿臉憧憬的道:“將軍,遲早有一天,我會領兵馳聘於關中中原、草原,將這些地方都重新收為漢土。”

關羽瞅著年輕的諸葛亮道:“真有那麼一天,你一定要到我墳前燒紙,告訴我一聲,也讓我在九泉之下瞑目。”

諸葛亮瞅瞅天空中的毒辣的太陽,不解的道:“為什麼要燒紙給你

“因為家祭無忘告乃翁嘛。’

說完這句,關羽哈哈大笑著,策馬向前奔去,轉眼竄出去老遠。諸葛亮怔住,一臉茫然

見曹操和黃襲兩臉同情的看著他,這才後知後覺大喝一聲:“匹夫,焉敢欺俺祖宗!彆跑!俺要和你單挑,駕!駕!駕!”

諸葛亮歡喜的策馬追去,

安文和黃襲哈哈大笑。

傍晚的時候,眾人剛在野外紮好帳篷,諸葛亮和安文便騎著馬前後腳回來了。

諸葛亮下來馬背,一臉得意揮舞著拳頭道:“哼,看他以後還敢不敢戲弄於俺!’

關羽也捂著腦袋騎馬趕回,翻身下馬,遮遮掩掩的蹲在一旁,拿起一根樹枝,在地上畫圈圈。

看情況,安文振武力更高,似乎他被諸葛亮收拾的不輕。

關羽等諸葛亮把話說完,才小聲嘟囔道:“哼,若非我大喜,你焉能追上我,年輕人不講武德。’

說罷,見諸葛亮在一旁得瑟的不行,而劉備自顧自擺弄著木頭燒烤架,翻動著上麵油滋滋的羊腿,一言不發,關羽在一邊著急道:“將軍,我是鉑金副將,他是黃金副將,按照軍法,以下犯上該當何罪?”

劉備隨意的嗯了一聲:“按照軍法,該打四十軍棍。’

聞聽此言,諸葛亮的小白臉卡的一下就更白了。

關羽卻哈哈一笑,得意地看了諸葛亮一眼,對曹操,黃襲二人說道“哥幾個,愣著乾什麼,捶他!’

但曹操和黃襲冇動,都拿奇怪的眼神看著他。

關羽頓時有些不滿。

安文想了想,解釋道:“按照軍法,小楊打你的確不對,但咱們現在不在軍中啊,而且,將軍都被停職半年多了.....

這下輪到關羽傻眼了。

諸葛亮反而哈哈大笑起來。

關羽跟隨劉備這麼久,還是第一次被同僚收拾的這麼慘,忍了幾忍,終是決定岔開話題,艦著臉問道:“將軍,咱們這是去哪裡?’

劉備起身,揹著手昂跑眺望北方,微微一笑:“奇襲長安,活捉司馬懿!’

說著,把手指向四人,“就命你四人為前鋒,殺入魏營,生擒司馬氏父子三人,如何?’

四大部將連忙對望一眼,齊齊撇了撇嘴,很明顯不懷疑這番說辭。上一次劉備也是這麼嚇唬大家的,最終隻是草草偷襲陳倉了事。最關鍵的是,這次將軍可是帶著大巫師一起來的,而大巫師不會武功。

種種跡象表明,這一次,將軍必然也是在開玩笑。

所以,即使司馬懿麾下有十幾萬大軍,大家也冇什麼好怕的。“哈哈哈...四人相視而笑。

劉備也不解釋,回身拎起烤熟的羊腿,掀開簾子鑽進帳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