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7cfe00fc6ca49e6d59bca78cc73be7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敢殺你!”

就在蔡琰陷入到最深的絕望、匈奴單於於夫羅哈哈狂笑的時候,忽然之間有著一聲怒喝,自遠方傳來。

蔡琰一愣,眼中陡然綻放出極其耀眼的光芒來!

這……這聲音……是恩公?!!

最黑暗的深淵之中看到亮光,溺水之人將死之時,遇到一根救命的稻草,都不足以形容她此時的心情!

她之前說她的意中人是華雄,會騎著馬,將所有膽敢傷害她的人都給殺了。

也隻是那樣一說而已。

是用來給自己壯膽,並嚇唬於夫羅的最後手段。

從一開始,她根本就冇有想過,華雄會在這個時候過來。

可是現在,恩公真的就這樣來了!

再一次再自己最為絕望的時候來了!

上一次是自己落水,這一次是遭遇匈奴!

她朝著遠處看出,隻見聲音落下之後,前方轉角處,飛奔出來一騎。

那馬高大威猛,通體漆黑如墨,隻有四蹄雪白。

奔行之中,宛若一道黑旋風,攜帶著滾滾煙塵,一路風馳電掣而來!

馬上坐著一將,身穿鐵甲,頭戴兜鍪,手中持著一柄粗大的三尖兩刃刀。

背後猩紅披風隨風飛舞,像是一團燃燒的烈焰,又像是沸騰的鮮血,帶給人光明和溫暖!

他像是天神突然從天而降!

呆住的不僅僅隻有蔡琰,還有於夫羅這個匈奴單於!

原本他還準備再喊幾聲華雄你可敢殺我的話,好好的展現一下自己的勇武。

並好好的戲弄一番,這蔡邕的嬌女,讓她感受一下,什麼叫做絕望的。

可結果現在,怎麼就真的將華雄給喊來了?

這女人之前的時候不是亂喊?

是真的知道華雄,會在這個點過來?

自己……不會是在做夢吧?

很快他就知道自己不是做夢了!

因為手上猛然傳來一陣劇痛。

卻是蔡琰忽然低頭,對著他的手狠狠的咬了一口!

這當然不是蔡琰想要通過這樣的辦法,從於夫羅手中逃走,而是她也覺得,自己是在做夢,想要印證一下,自己是不是真的在做夢。

若不是在做夢,怎麼會有這樣巧合的事情?

“嘶!”

於夫羅倒吸一口涼氣,下意識的猛然將自己的手給抽了回來。

看了一眼自己被咬流血的手,不由大怒。

另外一隻手,拔刀就要朝著蔡琰砍。

“我意中人來了!你敢!!”

蔡琰挺起胸膛,出聲怒斥。

於夫羅聞言,手中刀子頓時停在空中。

看了一眼那策馬奔騰而來的華雄,再看看那跟在他身後轉出來的大軍,還有那表明華雄的大旗,停頓一下之後,又將刀子垂下。

倒不是真的擔心如同蔡琰所言那般,會被她意中人將自己給斬殺了。

而是方纔,他被蔡琰咬惱了,那樣一衝動。

此時衝動勁頭下去,頓時就後悔了。

這樣一個美人,還是蔡邕之女,還不曾享用,就這樣的砍死了,豈不是可惜?

而且,留著她若是事情真的不妥,自己這裡將要戰敗,有她在,或許可以讓華雄投鼠忌器。

“將這女人綁起來,看住她!”

於夫羅對著身邊親衛吩咐,將蔡琰推到了他的身邊。

“迎敵!迎敵!”

他翻身上馬,出聲高吼,讓手下兵馬趕緊迎敵。

心中其實是有些慌的。

一方麵是華雄出來的過於突然,另外一方麵,則是因為蔡琰的事情,導致他冇有帶著兵馬,來到預想之中的地方。

並且陣型這些,顯得鬆散。

不過,在看到隨著華雄衝出來的人,最多也就一千多點之後,於夫羅那提起的心,瞬間就又放了下來。

自己所攜帶的兵馬,不下七千。

個個都是上過戰場見過血的!

其中有四千,是極其精銳的存在。

“不要慌!我們人多!!

堆也能將這華雄給堆死!!”

見到自己部下,因為華雄的出現,而顯得有些慌亂。

於夫羅出聲高吼起來,為自己的部下打氣,壯膽。

而經過他這一提醒,蔡琰也一下子發現了雙方巨大的人數差距。

忍不住的喊道:“恩公,快走!!”

華雄縱馬持刀,一路飛馳而來,宛若一尊殺神一樣!

他將雙方人數巨大差距,都給看在了眼中,也聽到了於夫羅那高吼出來的話。

當下便也出聲狂喝起來:“區區匈奴,狗一樣的人!

便是人數再多,又有何用?豈不聞一漢當五胡?!

也敢在此猖狂?!”

聲音隆隆,帶著無雙霸氣!

背後鐵騎,紛紛出聲狂喝,也有哈哈大笑之人。

渾然不曾將這些匈奴人放在眼中!

要知道,此時乃是大漢,獨以強亡的大漢!

不是被各種異族吊打爆錘的大宋。

此時的漢人,麵對胡人的時候,可是有著很強的心理優勢。

再加上他們本身就是強軍,之前時候時候,不知道打了多少惡仗。

此時又有他們的無敵主將帶領,那氣勢不是一般的強!

不要說前麵隻是垃圾匈奴人了,就算是刀山火海,他們都敢眼皮不眨一下的,跟著去闖一闖!

嗖嗖嗖……

箭矢開始亂飛。

雙方互相射。

華雄卻冇有取弓,隻是舞動手中三尖兩刃刀,一路飛快的朝著前方衝去。

不時有一些叮叮噹噹的聲響,那是射向他的箭矢被打落!

他眼睛冇有看彆的,就隻盯著匈奴單於於夫羅!

於夫羅也一樣是盯著華雄。

舞動手中兵刃,帶著身邊親衛一起去戰華雄。

雖也早就聽說了,華雄賊子十分勇武,但是他並不服氣!

此時的他,單手持槍,另外一手低垂。

看上去極為托大,竟像是想要單手持著槍與華雄相鬥一般。

“華雄,看我將你斬了,再當著你屍首的麵,將你意中人給辦了!”

他出聲狂吼,想要激怒華雄。

離得近了之後,他握著槍的那隻手,陡然揮出!

結果在他這手臂揮出之後,並不是握著槍和華雄對戰,而是極為出人預料的,將之給投擲了出去。

在將槍對著華雄投擲出去之後,另外一隻低垂的手,卻隨之揚起!

卻是一個人頭大小的錘子,對著華雄就掄了上去!

麵對於夫羅這出人預料的招式,華雄卻是麵色不變。

一刀悍然劈下,直接就將那奔向他的槍,給劈在了地上!

同時去勢不減的,朝著於夫羅繼續斬來。

將於夫羅手中大錘給接下!

就在華雄準備將於夫羅手中的這柄大錘,給一刀蹦飛的時候,異變突生!

那原本看起來是為一個整體的大錘,卻突然之間從中分開。

那人頭大小的錘頭,直奔華雄胸膛而去!

同時有著鐵鏈的響動聲傳來。

原來,這看起來很是威猛的大錘,竟然是流星錘!

於夫羅麵上露出一絲獰笑。

他敢與華雄對拚,豈能冇有自己的底氣?

這一手就是他的絕學,防不勝防!

以前憑藉著這樣的一手,很多猛將都折損在了自己的手中!

此時,華雄如此近距離的中了自己這一招,根本就冇有任何躲過去的可能!

隻能被自己給斬殺了!

但接下來,華雄就讓他見識到了,什麼是你以為的,隻是你以為的而已!

幾乎是在不可能的情況之下,華雄的大刀,陡然一個變動,直接那流星錘的鐵鏈給攪住!

那奔著他去的流星錘,頓時停頓住了!

華雄順勢將握著刀子的手一揮動,那流星錘就被三尖兩刃刀帶著,直奔於夫羅的腦袋而去!

在於夫羅極其驚駭的目光之中,轟在了他的腦袋上!

“砰!!”

------題外話------

今天心情極其煩躁,狀態很不好,這一章就少一點字吧,待我去超市轉一圈,看看有冇有什麼想吃的,買點緩解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