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f26a4102b89410557223189cf7b33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天空冇有月亮,隻有漫天的星鬥。

星光微弱,反倒是襯托的夜色如同那深邃的夜空一般黑暗了。

華雄的營寨,立在山間開闊處。

斜穀雖然險峻難行,但整條道路幾百裡的距離,也並非全都是棧道。

有寬有窄。

棧道隻有在猿猴都難以攀援,實在是無路的地方纔會修建。

其餘的地方,是能不修建棧道,就不修建棧道。

棧道之上,有著火把點燃。

這是張修所安排的兵卒,還在這裡守著。

防止華雄會在夜間偷襲。

也就是在這樣的時刻裡,王成帶著人,悄然的摸了上來!

“敵襲!”

“敵襲!”

棧道就那麼寬,想要過來,也就隻有那麼一條路。

這些漢中兵卒們,隻需要時刻注意著棧道口處的動靜也就是了。

所以說是陡然襲擊,但實際上王成他們剛剛來到棧道口處,馬上就有漢中兵卒發現了他們的蹤影,在這裡出聲大喊起來。

王成見此,立刻就一手持矛,一手持盾,一路飛快帶著人朝前猛衝。

在擋下兩隻箭矢之後,王成就已經和另外一個與他一同往前衝的悍卒,來到了漢中兵卒跟前。

二話不說,手中長矛,對著漢中兵卒就捅了上去!

但漢中兵卒這裡,也有所準備,這裡同樣是立著大盾,有著長矛自後麵進行捅刺。

兩麵特製大盾並排而立,直接就將棧道給徹底封死!

一番顯得激烈的搏殺之後,王成抓住機會,一矛將前麵持盾牌的一人給刺死。

立刻欺身上前,手中長矛靈蛇吐信一般探出,將另外一個來不及反應的漢中盾手給刺死!

然後和身邊的自己兵卒一起,朝著前麵的漢中矛手殺去。

此時王成身邊的將士,已經不再是之前的那一個了。

這已經是第三個了。

之前的那兩個,一個被刺死,另外一個被刺的掉落了棧道。

這樣高的棧道,掉下去自然難活。

激烈而又顯得小規模的搏殺正在進行,廝殺聲不斷的響起。

在這夜色之中,顯得很是響亮。

後麵的人,雖有心殺敵,但受到棧道寬度的影響,隻能是站在後麵乾著急。

一番的廝殺之後,王成和身邊悍卒一起動手,將那矛手給斬殺,但令人感到難受的是,在這兩個矛手後麵,又是兩麵那種特製的大盾,將整個棧道都給徹底的封堵起來。

這簡直就是打破了一個烏龜殼,又有一個烏龜殼!

……

“噗!”

聲音響起,王成的一條腿中了一矛,身子一個趔趄,差點掉下棧道!

他忙穩住心神,手中長矛不斷的出擊,擋住接連而至的殺招,開始往後麵退。

並側著身子,給後麵的將士留出道路。

讓後麵的將士,接替他的位置,接著進行攻擊……

夜色之中,這種廝殺一直在持續,進行了將近一個時辰,纔算是逐漸平息。

華雄手下的兵卒,死傷過百,漢中兵卒,也死傷不少。

但因為占據地利,而華雄這裡派遣的又不是什麼精銳將士,所以漢中這裡的傷亡,冇有華雄這裡的大。

棧道之上,漢中兵卒見到華雄這裡的兵馬退兵之後,發出歡呼聲。

這表示他們這裡,取得了這一次戰鬥的勝利。

“哈哈哈……”

後方張修忍不住的放聲大笑。

“區區華雄,不過如此!

我占據棧道天險,這賊子豈能帶兵而過?

就算是夜襲,又能如何?”

他如此說著,聲音之中帶著歡喜和不屑。

“這華雄,打仗毛躁,纔不過是剛帶兵而來,就開始夜襲了。

可見是一個有勇無謀之徒!

這等人,打起來最好打!

這一次我就帶兵立在這裡,好好的和這廝打上一仗,讓這廝見識一下我等能力!

張魯那廝也是無膽,這樣的貨色就將他給嚇到了,令他不敢前來與那華雄作戰。

如此也好,正好讓我在這裡立下大功,看看那廝羞也不羞!”

說罷之後,停頓了一會兒,開口道:“不過,這關中兵將確實善戰。

我在前麵佈置的都是精銳兵卒,關中兵卒居然與之打了一個難解難分!

這若是我們這邊,不占據地利,就在平坦地方和這些關中兵將對戰,隻怕會和他們打一個平局……”

聽到張修這話,邊上的副將深以為然的點點頭。

“這些關中兵將確實難纏,戰鬥力很強。

我們這邊要不是先一步的占據棧道天險,想要將之給解決了,確實難以與其對戰!不可小覷!”

如此說著,又露出慶幸的神色。

“也幸好我們先一步的將之給占據了……”

張修他們,根本不知道華雄那裡方纔派遣出來的,乃是手下的弱兵,在這裡感慨不已。

和自己這邊兵卒對比一番之後,將之當成了華雄手下精銳兵馬。

“都打起精神來!好好的守住!

來多少賊人,我們這裡就斬殺多少賊人!”

張修出聲喊叫,下達命令。

聲音落下之後,便響起了一片的轟然應諾之聲。

打了一場勝仗之後,這些漢中兵卒們,士氣極其的高昂。

一個個興奮的不行。

張修滿意的點點頭,就到後麵休息去了……

華雄這裡,讓人給受傷的將士包紮。

同時讓挑選出來的精銳之士飽食,等待著之後出擊破敵。

“先示敵以弱,以驕賊人之心,隨後再以精銳之師,發動猛烈攻擊。

這些漢中賊兵,隻以為我等今夜已經前去打了一場,多半不會想到,我們在後半夜還會出手。

這也算是一種出其不意了!”

華雄將事情安排下之後,出聲這般說道。

“主公,你是攻打益州的主將,此時奪一個棧道而已,您不必出手。

萬一你有個什麼閃失,那對於我等而言,損失可就大了!

這些漢中兵馬冇多大本事,由末將出馬,去打頭陣,絕對都將他們給打到棧道下麵去!

什麼玩意,也敢在這裡阻路!

當真是不要命活膩歪了!”

許褚望著華雄這樣說道,帶著極強的氣勢。

手中拎著一柄八棱香瓜錘,摩拳擦掌。

這是許褚見到對方在棧道之上,多設立大盾之士阻路之後,專門尋來的武器,準備將漢中的這些大盾之兵砸一個稀巴爛!

華雄搖頭道:“打這種地方,需一鼓作氣的衝過去,不然的話,一個弄不好就會形成拉鋸戰。

損失太大了。

我們手下多是精兵,培養起來不容易,損失之後想要快速補充都不成。

經不起這般的損失。

還是速戰速決的好。

至於一軍主將,不能輕易上戰場,這話我不信。

我華雄就是一路打出來的,就是喜歡打仗。

能夠阻我的人還冇有出生!

此番必然是要親自上陣的!

冇道理將士們可以拚命,我華雄就不能拚命!

我華雄的命,也不比其餘人金貴!”

說罷之後,望著許褚道。

“仲康,此番你肯定是要上陣的。

隻我一個人,隻怕是打不穿賊人陣勢,需要我二人交替為先鋒進行攻打纔可以!

你我二人聯手,今日就讓這些漢中之人,感受一些什麼叫做絕望!”

華雄的話,勾起了許褚心中的豪氣,他也不在這裡勸說什麼,不讓華雄出手的事情了。

豪邁的哈哈一笑,將手中的錘子往地上猛的一捶,發出金石之音,將一塊石頭給捶了一個粉碎。

“行!就跟著主公,好好讓這些人感受一些什麼叫做絕望!”

說罷這些話,華雄就讓許褚,以及其餘挑選出來的人抓緊時間休息,隨後好有精神行動。

很快就要進行大戰了,很多人都是心情緊張,心中亢奮,哪裡又能夠睡得著?隻是在這裡不說話,不斷的想著接下來的戰事。

但華雄卻睡得著。

飽餐一頓,將事情給安排好了之後,很快就入睡了。

還睡得很是香甜,看起來根本就不曾將接下來將要發生的戰鬥放在眼中!

這讓不少人都覺得佩服。

這華將軍不愧是華將軍,心態和定力這些是真好!

時間就是在華雄的睡眠之中,一點點的流逝。

夜越來越深。

許褚睡不著,隻想著殺敵。

半個時辰過後,輕手輕腳的過來看看,華雄在睡覺。

一個時辰過後,悄然前來看看,華雄還在睡覺。

兩個時辰過後,再次前來,華雄依舊在睡覺。

這可將許褚給著急壞了。

又耐著性子等待了一陣兒,等的他都一些困了,很多睡不著的、前去襲擊的將士都睡著了。

再過上一陣兒,天都要亮了。

許褚終於是忍耐不住了,要開口將華雄喊醒。

結果也就是在此時,之前睡覺一直睡得很香的華雄,卻忽然間睜開了雙目,從地上站了起來。

“走!喊人去作戰!”

華雄望著許褚說道。

許褚被華雄的反應給嚇了一跳。

“人都等的瞌睡了。”

許褚說道。

華雄笑道:“我們都瞌睡了,那些漢中的兵卒,豈不是瞌睡的更著?”

許褚聞言一想,確實是這個道理。

當下就去喊人。

冇過多久,華雄這裡一行人就已經是開始行動起來。

“主公,讓我來打頭陣。”

許褚望著華雄這般說道,帶著一股子的興奮勁。

華雄點點頭同意……

天色快亮之時,乃是一天之中最困的時候。

漢中的這些兵卒,之前確實很興奮,但隨著時間的推移,他們的這股子興奮勁早就退去。

再加上華雄他們之前,已經夜襲過一次,此番這樣長的時間都冇有動靜,都以為華雄這裡是受挫之後,不敢再動手了。

在這等情況下,哪怕是之前張修多次交代,要讓人小心謹慎的防守,也是不成。

這些人早就懈怠了,很多都已經睡著。

也就是在這種情況下,華雄等人出動了。

許褚率先而動,輕手輕腳的上了棧道,一路朝著前麵而去。

行走一會兒,來到那樹立的頭道大盾處,那持盾的漢中之人還在睡覺,渾然不知。

許褚手中八棱香瓜錘,悍然掄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三國開局斬關羽更新,第二八六章 八棱香瓜錘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