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人一路上有說有笑,很快就來了徐嘯所在的公寓。

易建聯一下車就感歎道:“阿嘯,不愧是大G啊,真的香,我也想買這個了,不過你這個太過分了,奔馳直接送你一輛大G。”

徐嘯冇有理會易建聯的碎碎念。帶著他上了樓。

一打開門,易建聯就看到了桌上清一色的他都是他老家江門那邊的美食。

有陳皮雞,江門鴨肝腸、江門杜阮涼瓜宴、、古井燒鵝、等等,就連金牌榴蓮酥、荔茸酥和砵仔糕這種飯後甜點都有。

易建聯有些感動的抱住了徐嘯:“阿嘯,太感謝了,我來到美國幾個月了,都快忘記家鄉的菜是什麼味道了。”

徐嘯嘿嘿一笑:“阿蓮,這都是阿龍做的,你應該感謝他,我介紹一下,這是我的經紀人,劉祥龍,和我一樣,都是江省的,精通粵菜。你叫他阿龍就可以了。”

一旁的劉祥龍連忙擺手道:“聯哥,你好,我是劉祥龍,我經常聽阿嘯說起你。很高興認識你。”

易建聯主動伸出了手,和劉祥龍握了一下手錶示感謝。

徐嘯和易建聯兩人都是運動員,每天的消耗很大,吃的也多,不一會,桌上的菜基本上都被吃完了。

易建聯吃完,滿足的舔了舔嘴唇。

“哈哈,阿嘯,你的經紀人阿龍簡直太厲害了,簡直做的和我家鄉的味道一模一樣,真是羨慕你。”

“嘿嘿,阿蓮,你要是喜歡的話,下次來夏洛特還來我這裡,我再請你吃。”

“哈哈,那就這麼說定了啊。”兩人在徐嘯的公寓裡睡了一個午覺,徐嘯兩點就把易建聯叫醒了。

徐嘯叫上易建聯一起去球館訓練一下,易建聯雖然冇有像徐嘯這種賽後都要訓練,但是也經常進行訓練,也是一位十分努力的球員。所以聽到徐嘯的訓練邀請,也樂得一起去球館。

易建聯主要訓練的是以中投為主,這個賽季他的投籃命中率隻有46%說不上很低,但是也不高。

這麼說吧,就連這屆號稱“打鐵小王子”的杜小帥的命中率都有43%,易建聯作為一個內線,這個命中率確實有點低了,這也和他平時打球喜歡在外線投籃有關係。

徐嘯一連訓練了一個多小時,不停的後仰跳投,看著一旁的易建聯都感覺到詫異。

“阿嘯,你怎麼一直在練後仰跳投啊,我感覺你的動作已經很標準了啊”

徐嘯一邊練習一邊回答他:“阿蓮,後仰跳投是我的主要得分方式之一,最近我在這上麵找到了一點感覺,喬丹昨天指點了我一些。這讓我對後仰跳投有了新的認識”

易建聯有些羨慕的看著不斷後仰跳投出手的徐嘯,這個動作和他是無緣了,以他213的身高,壓根做不出來這個標準的動作。

徐嘯也給易建聯講解示範了一下後仰跳投需要注意的地方,但是他的協調性實在是不允許他做出這種高難度的動作。

徐嘯又訓練了將近一個小時,這讓防守他的易建聯都累的有些氣喘籲籲的。,

終於,徐嘯在投出了第221個後仰跳投的時候,聽到久違的係統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成功將《喬丹的後仰跳投(B級)》,升級到A級,目前等級為A級】

雖然冇有明確的屬性的增加,但是從自己出手的命中率上來看,提高了不止是一星半點。

一直防守徐嘯的易建聯體會最深。“我靠,阿嘯,你這是什麼情況?,我怎麼感覺你的出手速度更快了,投籃的弧度也變高了?”

徐嘯也很高興,這是他第一次憑藉著自己的苦練,成功把自己的技能突破了一個等級。

“哈哈,阿蓮,就是找到感覺了,我看你今天投籃的手感也不錯啊。看來今天晚上的比賽,你要大殺四方了。”

.................

晚上八點,夏洛特球館,又一次的“華夏德比”吸引了不少媒體。大衛-斯特恩作為一個精明的商人,是不會放過這個宣傳的絕佳機會的。

比賽還未開始,來到現場的媒體就已經多不勝數了。就連一向資金匱乏的華夏台,也派了幾位專業解說來到了現場。不過都是徐嘯認識的老麵孔。

於佳、美娜、藍靜。這次張合理老師冇有來,被派去洛杉磯解說湖人和馬克賽隊的比賽去了。

賽前,於佳帶著兩女來到徐嘯的跟前。

“徐嘯,你好,我是於佳,這是我的兩位同事。”

徐嘯趕緊起身,於佳可是他前世非常喜歡的一個解說。

“於佳老師你好,我非常喜歡你籃球解說的風格,聽說您最近入選了今年奧運會的籃球解說員,恭喜。”

對於目前華夏籃球第一人的誇獎,於佳還是很受用的。

一旁的美娜率先大方的伸出手。

“徐嘯,你好,我叫美娜,終於見到你啦,之前我一直申請來你的主場,都被台裡拒絕了,這次終於能見到你了。”

徐嘯前世看比賽的時候,經常能看到美娜的身影,她也是無數宅男心裡的女神。不過在08年,美娜看起來還是有些許稚嫩的,相比於前世已經成熟的美娜,現在看起來多了一些青春活潑,更加清純。

美女都主動伸手了,徐嘯也連忙伸出了手和她握了一下。尺度恰到好處。

一旁的藍靜這才反應過來。剛剛看到徐嘯讓她有些恍惚了,她還是第一次和徐嘯這麼近距離接觸,之前都是在觀眾席上遠遠的看著他比賽。

一向冷靜大方的藍靜在麵對徐嘯的時候,就像是小女生第一次近距離接觸偶像一樣,有些害羞的伸出了手。

“徐..徐嘯,你好,我是藍靜。”

一旁的於佳見到這一幕,哈哈大笑,對著徐嘯說道:“徐嘯,藍靜她可是你的球迷呢,之前在解說你的比賽的時候,可是經常誇你呢。”

“哈哈,藍靜你好,感謝你對我的認可。待會我比賽的時候,你們可得幫我多說一點好話。不用管阿聯這個傢夥。”

“喂,阿嘯你這傢夥,趁我不在說我壞話啊。”易建聯大喇叭一樣的聲音把徐嘯嚇了一跳。

易建聯走到徐嘯的身邊,一把摟住了他的肩膀,笑嘻嘻的捶了徐嘯一拳。

“幾位老師你們好,我是易建聯,待會我進球的時候,也記得幫我多說幾句好話哈。”

於佳看著關係這麼親密的兩人,滿口答應下來,畢竟作為華夏台的解說員,不支援華夏球員,又能支援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