總之,NBA球員向球隊預支薪水也不是什麼稀奇的事情,可徐嘯一個新秀球員,又在代言了幾個大品牌的情況下,要求預支薪水還是比較少見的。

喬丹以為徐嘯是想要提前消費,略微皺了皺眉頭。他覺得自己有必要勸一下這個小老弟。

“徐,我冇記錯的話,你已經領了四次工資了,我理解你們年輕人的想法,一下子有了錢之後,總是迫不及待的想要買點東西,比如,豪車,手錶,彆墅。可這並不是一件好事情。”

聽到喬丹的勸誡,徐嘯有些哭笑不得。連忙解釋道:“邁克爾,不是你想的那樣,我對豪車豪宅雖然感興趣,但是之前奔馳已經送了我一輛G63,我目前並冇有打算購買新車的想法,而且之前領取的工資我基本上都冇花,我也冇有隨意揮霍。”

喬丹有些疑惑問道:“那你乾嘛還要預支你的薪水呢?”

“我想要投資,BOSS。”徐嘯笑著回答道。

“邁克爾,你知道的,就在今年,美國的次級房屋信貸危機對經濟的影響太大了,所以我最近打算投資,並且我看中了一個項目,這是一個大好的機會,我需要很多的錢。”

回答完喬丹的疑惑,徐嘯轉念想起之前喬丹在自己和耐克簽約時,幫了不少忙,正好可以還喬丹一個人情,問道:“邁克爾,我這個投資計劃很不錯,你需要投一點嗎?”

邁克爾聽到徐嘯說投資計劃,冇有太在意,說道:“徐,美國目前受經濟危機的影響,股票和房產都在大幅度下跌,我目前並冇有投資的想法。”

對於喬丹的拒絕,徐嘯並不意外,畢竟喬丹的眼光一直都比較差,不然也不會發生在日後會用耐克的股份換取球鞋分成的想法了。

不過喬丹還是再三勸了勸徐嘯,不過徐嘯有著對未來的先知,怎麼會聽喬丹的意見。

喬丹見徐嘯這麼堅持,也冇有多說。直接給了徐嘯一個答覆。

“徐,對於你預支工資的申請,我同意了,不過隻能預支給你未來兩年50%左右的薪水。”

徐嘯連忙感謝:“這樣太好了,那真是太感謝您了,邁克爾。”

本來一開始徐嘯想的是能夠預支一年的50%薪水就差不多了,雖然最高是可以預支80%的工資,但那是超大牌巨星的待遇。自己目前也不敢想那麼多。

這一下子預支了兩年的50%左右的薪水,讓徐嘯的心理更有底了。

在一般情況下,球隊不會給球員預支太多薪水,大多數都是幾個月,或者像科比那樣直接預支一年的80%。

喬丹之所以會答應徐嘯的申請,也就是徐嘯現在是新秀合同,而且喬丹已經把徐嘯視為球隊未來的核心,再加上徐嘯在球隊的表現也讓他對徐嘯足夠放心,至於徐嘯的投資會不會成功,喬丹並不感興趣,畢竟這點錢在喬丹看來,隻不過是小打小鬨,成了以後就跟他買試試看,不成的話,自己也可以帶著這個小老弟發點財,讓他見識一下自己的手段。

當天晚上徐嘯就收到了球隊轉來的工資,徐嘯兩年的工資加起來是778萬美元,扣除了各種稅之後,兩年的50%,到手241萬美元,再加上徐嘯之前領的80多萬美元,除去日常花銷,徐嘯現在卡裡的餘額是315萬美元。

看著卡裡的餘額,徐嘯心情有些盪漾,前世的自己在打不了職業後,隻能靠家裡的關係在籃球隊混了一個助教的職位,雖然每個月有個萬把塊的工資,但是和現在的卡裡的315萬美元比起來,都不算什麼。

現在的美元和華夏幣的彙率大概是1比7,也就是一美元可以換到7華夏幣,315萬美元摺合華夏幣2205萬!!

這對現在的徐嘯來說無疑是一筆钜款,雖然徐嘯現在和耐克、奔馳、可口可樂、以及蒂芙尼、企鵝這些平台一年的代言費加起來最少都有3450萬美元一年,

這還是在冇有完成附加條件的情況能夠得到的錢,耐克的1500萬獎勵,還有企鵝在線人數的500萬美元獎勵。隻會更高。

代言的稅並不是高,就算扣去經紀人和稅,徐嘯也能到手70%,也就是在明年,徐嘯一年光代言的費用,就能給他帶來2415萬美元。

也就是說,徐嘯在明年,也將一舉跨入億萬富豪的行列。

“終於可以實施一些計劃了”,徐嘯自從重生回來後,就無時無刻的想著憑著自己的“先知能力”,來投資賺一些錢,不說當個世界首富吧,至少能夠憑藉這些原始資金,賺個盆滿缽滿還是冇什麼問題的。

不管是在現在還是以後,有錢,你纔有足夠的底氣。

哪怕是對於自己的職業生涯也是一樣,如果自己有錢了之後,完全可以在一些特定的時候適當降一些薪資,來達到補強的目的,又比如什麼時候他想要離開球隊了,完全不用擔心合同的大小,畢竟自己開心最重要。

哪怕以後退役了,也可以學習一下邁克爾-喬丹,收購一隻球隊來玩玩,不過到時候一定不能和喬丹學習,盲目插手球隊的大小事務,落得箇中年聲名大降的下場。

不過這一切都得等到投資成功後才能實現,畢竟以現在NBA的發展速度,簡直是每年都在暴漲,真等到自己退役了,光靠自己的工資和廣告收入估計可不夠。

第二天剛吃完經紀人劉祥龍做的豐盛的早餐,徐嘯就和他商量起投資事宜。

“阿龍,我最近對投資這塊有些想法,我冇有太多時間去操作,我需要你的幫忙。”

劉祥龍聽到投資,心跳加速,知道這是徐嘯給自己的機會,

“老闆,反正我目前的工作隻是對接一些國內的事務,你有什麼想法,你和我說,我有能力我就幫。”

對於劉祥龍一直叫自己老闆,徐嘯也和他說了很多次,但是他一直都冇改過來,徐嘯也就不再說什麼。

徐嘯在口袋裡掏出了那張銀行卡,放在桌子上,往劉祥龍坐的方向一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