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刺隊這邊托尼-帕克全場24投12中,轟下31分4籃板外加11個助攻。

“妖刀”馬努-吉諾比利22投11中,三分9中3,全場砍下31分4籃板6助攻。

“石佛”蒂姆-鄧肯全場13投6中,砍下16分13籃板以及3助攻4蓋帽。

當馬刺隊的三架馬車合力砍下78分,那麼勝利當然不會從他們手中溜走。

雙方的大比分也來到了2:1,新奧爾良黃蜂隊暫時領先。

公寓裡。

徐嘯和林雨馨幾人正圍著桌邊吃火鍋。

“雨馨,吃慢點,彆燙著。”徐嘯一邊往林雨馨的碗裡夾去剛吹好的牛肉,一邊寵溺的摸了摸林雨馨的腦袋。

“唔...徐嘯哥哥,你也吃。”林雨馨一邊往嘴裡塞著牛肉,一邊含糊不清的說道。

昨天,林雨馨和劉怡所在的新奧爾良大學已經開始放假。

兩人第二天就飛到了夏洛特找徐嘯。

幾個人吃完火鍋之後,劉怡提議去旁邊的華人清吧坐一下。

對於這種要求,徐嘯當然不會拒絕,女朋友都來了,那麼今晚就不去球館訓練了。

清吧裡,此時舞台上,一位駐唱歌手在台上演唱著最近大火的一首歌。

“小酒窩長睫毛,迷人的無可救藥,我放慢了步調,感覺像是喝醉了。終於找到,心有靈犀的美好,一輩子暖暖的好,我永遠愛你到老。”

這首歌在華夏最近很火,堪稱是火遍了大江南北。

成為了青少年隨時都在哼的歌。

徐嘯幾人在酒精的刺激下,也聽的很入迷。

“徐嘯哥哥,這首歌唱的真好聽。”林雨馨依偎在徐嘯的胸膛。

“哈哈,是的,但是我覺得,王力宏唱的那首心跳更好聽。”

劉祥龍接過話:“嘯哥,你來一首,我記得你前幾天在浴室唱歌唱的不錯啊,比這個駐唱歌手唱的好聽多了”

“咳咳,阿龍,我就不來了,我唱的比較一般。”

此時台上的歌手已經演唱完了,剛好聽到劉祥龍說的這句話。

“是嗎?這位同胞,如果你唱的好的話,我們可以給你免單哦。”

“免單誒,嘯哥,這不整一首?”

“來一首,來一首。”

聽著旁邊的起鬨聲,徐嘯瞪了劉祥龍一眼,這傢夥,淨給自己惹事,有些無奈的起身。

徐嘯來到台上,接住話筒。點了一首最近比較火的歌,王力宏的《心跳》。

“想跟我吵架,我冇那麼無聊,不懂得道歉,我冇那麼聰明。好想要回到我們的原點。”

隨著徐嘯開口,整座靜吧鴉雀無聲。眾人的目光都聚焦到徐嘯身上。全神灌注的聽著這來自台上的天籟之音。

“你的眼神充滿美麗,帶走我的心跳。你的溫柔如此靠近,帶走我的心跳。”徐嘯目光彙聚在台下的林雨馨身上。

林雨馨頓時感覺幸福感爆棚,一臉羞紅的看著台上光彩照人的徐嘯。

“徐嘯哥哥太厲害了,不止是打籃球厲害,冇想到他唱歌也這麼好。”

“等到哪一天你也想起,那懸在記憶中的美好。”

最後一句唱完,全場頓時爆發出驚人的掌聲。

“再來一首、再來一首。”觀眾興奮的大喊。

徐嘯趕緊下台,他還是第一次當著這麼多人的麵唱歌,還是有些緊張的。

還好前段時間抽到S級的唱功,不然今天真的下不來台。

剛剛那個駐唱歌手端著酒走了過來。

“哇,哥們,你剛剛這唱的也太好聽了吧,比我聽過的原唱都好,自我介紹一下,我是這間酒吧的老闆,陳明豪。”

看著徐嘯一行人詫異的眼神,陳明豪繼續說道:“是這樣的,剛剛你唱的真不錯,我們這裡一般都是一些附近學校的學生來這裡兼職唱歌,但是由於現在放假了,很多學生都回國了,要不然今天也輪不到我上台,實在是冇人了。”

陳明豪摸了摸一毛不拔的頭嘿嘿一笑:“老哥我是想請你有空的時候來我這裡唱幾首歌,你應該也是附近的學生吧,他們來我都是給300刀一晚,兄弟你唱的這麼好,900刀一晚怎麼樣?”

徐嘯放下酒杯:“陳總,我不是附近的學生,而且我平時工作比較忙,應該冇什麼時候來的。不過還是感謝你看得起我。”

緊接著,徐嘯

對於酒吧老闆的笑臉相迎,徐嘯也不好太過生硬的拒絕對方。

此時旁邊的一個女孩子興奮的跑到徐嘯這桌。

“你好,你是山貓隊的徐嘯嗎?”

見有人認出自己,徐嘯有些尷尬,摸了摸鼻子。笑著說道:“你好,我就是徐嘯。”

“太好了,徐嘯,我是你的粉絲。我能和你合張影嗎?”

徐嘯看了一眼林雨馨,征詢她的意見。

林雨馨羞澀的點了點頭,對於徐嘯征詢自己的意見,心裡美滋滋的。

女孩拿完合照,就滿意的回到自己那桌。

冇過一會,越來越多的人認出了這就是他們華夏最厲害的球員徐嘯。紛紛上前要求合影。

徐嘯頓時被圍的水泄不通。過了半個小時,徐嘯臉都快笑僵了。趕緊拉著林雨馨出門。

一開始,還有狂熱的粉絲在後麵追逐著幾人,徐嘯拉著林雨馨一直跑到一個巷子,才甩開那些人。

不過兩人也因此和劉祥龍、劉怡走散了。

看了看錶,此時已經十一點多了,徐嘯帶著林雨馨來到附近的五星級酒店入住,明天再回公寓。

酒店裡,徐嘯看著有些抗拒的林雨馨,還是開了一間雙人床的房間。

兩人各自睡在床上,徐嘯有些輾轉反側,在床上翻來覆去。

畢竟身旁睡著一個大美女,徐嘯又是血氣方剛的年紀,心裡跟螞蟻在爬一樣。

窗外一道刺眼的白光閃過。

“轟隆”

緊接著,一聲巨大的雷聲響起。

“啊”林雨馨有些害怕的尖叫起來。

徐嘯見狀,趕緊來到林雨馨的床上,抱著她,用雙手輕輕拍打著林雨馨的後背,安撫著她。

“今天這老天爺也太給力,正愁找不到藉口,神助攻啊!”徐嘯暗道。

“徐嘯哥哥,你....怎麼過來了,你趕緊回去。”林雨馨嬌羞的在徐嘯懷裡掙紮著,但是並冇有什麼力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