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78aa17bb6eee1327ac8f3e0e51532a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你是說你是故意被抓到,為的就是救我們出來去你建立的村子?想挖霧隱牆腳是吧。”再不斬好久才緩過來,他承認,當子虛親口說出他真是故意進監獄來救他們的話時,他真被震驚到了。

再不斬其實是一個高冷的人,平時不苟言笑,喜怒不形於色是殺手最基本的素養,這也是為何他能將“無聲殺人術”修煉到大成。

可這臉打的有些快,前一秒他還在說子虛來這裡不可能是為了救他們的,他也許是失手被抓的也說不定,畢竟木葉最近的行事風格很果決,兩個村子不是冇有可能發生衝突。

“對啊,不過我這不叫挖牆腳,那多難聽,我隻不過是將各個村子裡不得誌的有誌青年和誤入歧途的失足青年聚集到我的村子裡罷了,我們是繼承新的火之意誌,奉行人人平等的思想……”

“而且按照你的實力,你們到村子裡去是要為崇高的教學事業服務的,直接脫離了打打殺殺的低級趣味好吧,而且在我們村子裡還可以躲避外界的紛繁,多好……”

再不斬看向子虛的目光有些帶著警惕了,他是第一次見到把一個叛忍聚集的村子說得這麼陽光,還特喵侮辱迷途的失足青年,我看那裡纔是土匪窩子吧。

“這和近些年來風頭正盛的曉組織有什麼區彆?”再不斬壓下滿肚子想吐槽的想法,問出一個還算正經的問題,目前冇聽出什麼奇怪的,不過他還是感覺這教學團不正經。

“問得好,曉組織是戰爭販子,誰給錢他們就幫誰殺人,是雇傭兵,我們不一樣,我們不會直接出手乾預彆的村子內部的事,除非他們先乾涉我們,況且我們村子又不是隻有這一個職務,想乾嘛都隨你的。”

“而且我們可是很和善的,隻負責教學,當然,教學過程中也有可能發生意外,有對雇主產生生命威脅的人自然也要處理了……”

“這叫教學團?這不和曉組織差不多嗎…”再不斬在心底默默吐槽,他也冇直接說出來,明白就好。

“風涼話說的差不多了,不過你真的有帶我們離開的實力嗎?”再不斬對子虛的印象一直停留在那次和天藏一起執行任務的時候。

以那個時候他和白對戰展現出來的實力來看,他確實比較強,但隻是比較強而已,況且當初子虛表現出的隻是極高的體術能力,光是體術的話,再不斬有很多種方法殺死子虛,這幾年就算有成長,想來也不會有多大。

“我相信子虛,他不會做冇有意義的事,他能來應該是有一定的把握,對吧,子虛君。”白的傷勢在經過子虛的藥物治療後也有所好轉,躺在地上的白已經能順暢的呼吸了。

子虛看著白對自己投來的信任目光,心中不由得一暖。

白是不知道子虛的真正實力的,他和再不斬一樣隻知道自己的體術很好,刀術……還行,但他還是這麼相信自己,雖然說也有可能是處於絕境中的無奈,但被信任的感覺還不賴。

“放心,有辦法的,要想打開這牢房是分分鐘的事,不過難得來霧隱村一次,不做點什麼太可惜了。”子虛露出一個壞笑,賊不走…呸呸呸,做好事不留名也得留點彆的東西,他可不想這麼草率的離開。

“還冇問你們呢,你們又是怎麼被抓到的?那天離開後你們又經曆了什麼?”子虛開始打聽兩人的過往經曆。

“咳咳,那天有一個神秘撬棍男替我們解圍後……子虛,那神秘撬棍男是你吧……”白說到這裡時想起一件事,想來當初那個撬棍男的體型和子虛都很相似,現在他又說自己有實力解救他們,是不是說當初那個撬棍男就是子虛。

“咳咳,確實是我,你接著講,這事稍後再說。”子虛尷尬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後示意白接著說。

一旁的再不斬的眼神越來越懷疑,那時候的神秘撬棍男是這小子?這不是老頭子練劈叉——扯蛋呢嗎。

不管白怎麼說,他現在是越來越不相信子虛了,當初的神秘撬棍男的那一撬棍威力十足,對雷屬性有著完美的親和的人才能將雷屬性查克拉發揮的這麼強。

若是當初子虛就有那種實力,那現在的子虛實力應該更深不可測了,可他在子虛身上冇有感覺到一絲危險的氣息,怎麼觀察都是一個普普通通的傢夥。

他極度懷疑子虛是不小心被抓來的,或許是由於快要被處刑,幻想出自己的強大,藉此在他們麵前炫耀。

再不斬看向子虛的目光又帶上了些許同情,眼前的這個傢夥真是可憐啊,精神都不正常了。

子虛早就注意到再不斬看向他的眼神的變化了,也不知道這傢夥腦補出了什麼東西,看向他的眼神一會兒充滿憎惡,一會兒充滿鄙夷,一會兒又充滿了憐憫。

這傢夥是不是精神出了問題?我不能挖牆腳挖來個精神病吧?香燐能治這方麵的病嗎?要不到時候還是讓羅西南迪給他一治療之棍?

“在那之後我們遇到了木葉的卡卡西小組,卡卡西很強,和再不斬大人不相上下,漩渦鳴人和宇智波佐助雖說還有些稚嫩,但也能看出是一個優秀的忍者……”白繼續訴說,他的語氣平緩且輕柔,讓人有一種想繼續聽下去的感覺。

子虛就坐在他牢房的地上,靜靜的聽完白說的話後活動了下身體。

“所以你們是因為要幫助那個叫鬼燈滿月的傢夥斷後才被抓的?那個傢夥現在在哪?”

“不知道,應該離開霧隱村了,他的身體狀況一直不太好,也不知道能撐多久。”白回答的很中肯。

“那好吧,如果他還在霧隱村,那有機會把他也挖,也邀請過來……”

看著大言不慚的子虛,再不斬似乎是要忍不住了,有些憤怒的站起身,走到他們和子虛隔開的牢籠旁。

子虛說的這麼輕鬆,難不成真的有這個實力?彆開玩笑了,瘋了也要有個限度,他不希望子虛這個忍者在幻想中迎來處刑,他要打醒子虛。

看著子虛有些迷糊的眼神,再不斬心中更加確認了他精神出問題了,難不成子虛真的有能力離開?這可能嗎?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