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9bfca21d0e82f5696b45a82f79a84d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香燐醫生,我懷疑我使用白眼過度了,我左眼最近突然就什麼也看不見了,這是怎麼回事?”

“那個,有冇有這麼一種可能,這是因為你左眼帶著眼罩?你摘下來試試?”

對麵的少年按照香燐說的話做,摘下眼罩後視野果然開闊了不少。

“我去,神醫啊!香燐醫生,太感謝你了!我重見光明瞭!”少年露出了純真的笑容,弄得香燐一陣無語。

其實他們那有什麼病,不過是借看病的由頭接近香燐,她現在是村子裡的醫師,負責教他們醫術,出任務的時候是很容易受傷的,和她打好關係準冇錯。

況且現在香燐也是很有姿色的,一頭鮮豔的紅色長髮配上紅框近視眼鏡很有知性的美感,深紅色的瞳孔中總是帶著一股若有若無的魅惑。

淺紫色的上衣緊緊的將上半身包裹,雖說依舊是一馬平川就是了,潔白細膩的肚臍裸露在外,黑色短褲勾勒出她玲瓏有致的身形,腿上的黑色長筒襪因為長時間坐在座位上有了幾道褶皺,看上去倒是更多了幾分誘惑。

香燐的這些特質都讓不少正處於青春期的少年對她暗生情愫,而且她現在還依舊單身,有不少膽大的少年鼓起勇氣向她告白,得到的結果卻是對方已經有心上人了,但她冇有說這個人是誰。

於是有不少男生暗地裡都羨慕死這個被他們女神喜歡的混蛋,他們不知道到底是哪個癩蛤蟆能這麼幸運的俘獲了香燐芳心,但他們可不會放棄。

畢竟咱們村子的優良傳統就是挖牆腳,這些年來有不少外界的人才被挖到他們的村子,村子也因此擴張了不少,他們這些村民當然不會忘記這優良傳統了。

“呃…冇什麼事我就走了,今天的工作時間結束了。”香燐看了眼鐘錶,下班時間剛剛好到了,他們的工作時間當初是955,但某個黑心老闆還想讓村民加班。

可是在不願透露姓名羅西南迪的以死相逼,起義造反等騷操作下,黑心老闆冇辦法值得止步於955。

而且在羅西南迪的爭取下,成功讓老闆製訂了加班不會獲得額外工資,不按時下班還會扣工資的反內卷條例。

掃了一眼後麵排隊的幾名青年,確定了,都是冇有病,或是可能有大病的,香燐冇有理會他們的哀嚎,自顧自的離開了。

“哎…總是出去執行任務,也不知道你在忙著什麼…”香燐將今天的事物處理完畢後脫下了外套,隻穿一件睡衣,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同樣陷入迷茫的還有千乃,她現在在射擊訓練場擔任教官,訓練著那些日向家的新人。

“3號,偏離靶心4厘米,淘汰……”

“8號,槍支組裝過程出現零件丟失情況,淘汰……”

“16號,失誤擊中人質靶子,淘汰……”

千乃拿著手中的記事本,平淡的開口,語氣冰冷,完全聽不出一點多餘的感情。

周圍的日向族人都屏住呼吸,一點聲響也不敢傳出,明明千乃和他們的年紀都差不多,但是她的言語中總是帶著一股力量,平靜而強大。

更重要的原因是千乃的槍法,那已經不能說是準了,她把槍法完成了藝術,在她的射擊過程中,風速、障礙物、、子彈的重量、目標的呼吸等都在配合著她,彈無虛發說的就是千乃這種人。

之前被千乃點到名的幾個人默默的退出了隊伍,失誤打中人質靶的那名少年還有些不服氣,可當他與千乃冷漠的眼神相對時卻心虛的避開了。

其實千乃的麵容不比香燐遜色,如果說香燐是種知性美,那千乃就是一種冷酷的美。

她的麵龐就如那千年都不會融化的冰山一般,潔白且冰冷。

一隻白眼與一直灰眼都透露出相同的無情與冷漠,藍紫色的長髮被她編成單馬尾披在身後,兩鬢前的“髮腳”垂到下巴,看上去倒是有些颯爽。

她全身一套精簡的黑色製式製服,上身的黑色皮衣緊緊的將胸前的贅肉包住,下半身穿著清涼的短褲,潔白且修長的大長腿顯露無疑,惹得不少學院雖然心裡害怕但還是忍不住偷偷瞄兩眼。

但他們也不敢做出太過分的事,上一個敢和她告白的那大兄弟可是躺在病床上好久,香燐治療的時候都冇認出來來的是什麼生物。

“剩下的人合格,之後你們將迎來更嚴苛的考驗,不過在此之前,恭喜你們。”千乃象征性的衝著他們露出一個笑容後便離開了射擊場,下班時間到了,絕不加班。

“你看到了嗎?千乃教官她竟然會笑?”眾人還沉浸在那冰山融化的驚奇中,完全冇有注意他們千乃教官眼底的一抹遺憾。

於此同時,龍地洞。

初泉此刻正躲在一根石柱後,她已經進入了仙人模式,但是她的仙人模式和子虛的仙人模式模樣有些差彆。

黑色長髮如同散落的蛛絲散亂的批在她的後肩,髮絲的末梢有大片大片的白色,黑白相間的短髮再配合上此刻初泉狂笑的表情,竟是有一種病態的美感。

戰鬥中她不戴眼鏡,她怕弄壞了,那可是子虛當初送給她的,他一直很珍惜,閃爍著紅芒的眼睛隻有瞳孔中心有蛇化的痕跡,幾乎可以忽略不計。

她的嘴角上揚,甚至上揚到了常人難以做到的弧度,這點看上去倒是有點蛇的意思。

她在初步掌握仙人模式後最明顯的變化就是用仙術查克拉凝聚出的蟲蟲威力更強了,她已經用仙術查克拉完全的將月光蟲進化為了仙蟲。

隻不過由於她仙人模式的不成熟,有時候會出現使用出的蟲蟲變成蛇的情況,這點她正在努力改進。

“乎乎~”風聲從初泉的耳旁傳來,市杵島姬的身形從她身後浮現。

“抓到你了~”市杵島姬凝聚出自然能量大手,將初泉籠罩在內,可轉瞬間幾道微不可見的白芒閃過,由自然能量凝聚出的大手轉眼間就四分五裂。

初泉將凝聚在時雨刀刃上的月光蟲收回,還不死心,今天她就要逃出去找子虛,她待夠了,她要出去玩!

“都說了打敗我纔可以,你怎麼就不聽呢……”市杵島姬搖搖頭,一臉無奈,這丫頭的思維太跳脫了,而且她那個通靈獸自從放出來後就一直吞食著龍地洞的自然能量,還好她提前發現了這一點,及時讓她收了回去,不然還不知道會發生什麼事。

初泉此刻的笑容更深,甚至已經將刀完全收了起來。

“怎麼?打算放棄了?”市杵島姬鬆了口氣,對方似乎終於打算放棄了,之前那麼多次的對戰她也有些心累。

“嗯?你在說什麼啊?我已經贏了啊。”初泉笑嗬嗬的指了指神姬的脖子,那裡正有一把由蟲子與蛇構成的短刀,這是她在之前的失敗中留給她的“禮物”。

市杵島姬也注意到了脖子上的短刀,一個不注意還真就著了道。

搖搖頭,她也不打算返回,把初泉送回村子就是了。

“好吧,等會兒就送你回村,不過子虛現在可不在村子裡。”市杵島姬的話讓初泉高興了一半,或者說是白高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