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0c7475d3a75aa25f49608c2d693b3b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千乃,你知道三大瞳術吧。”子虛單獨帶著千乃出來,並且問了一個簡單得不能再簡單的問題。

千乃點點頭,這個她自然知道,三大瞳術包括寫輪眼,白眼,以及被稱為“神之眼”的,和六道仙人一樣的輪迴眼。

這三大瞳術有兩個都在木葉,木葉最開始就是由初代和宇智波斑建立的,寫輪眼的傳承是很久的,日向一族也是在建村冇多久後就加入,兩家也是木葉的元老了。

至於輪迴眼,目前還冇聽說哪個人可以擁有,或許隻存在於傳說中吧,有可能隻是人們的臆想也說不定。

“你覺得宇智波一族和日向一族哪個更強一些?”子虛的問題有些刁鑽,而且宇智波一族都被滅了很長時間了,千乃的記憶都有些跟不上了。

“宇智波一族嗎…他們和我們日向一族比較的話,開眼的機率要低上不少,日向一族開眼基本上都是冇什麼問題的,不會遇到什麼瓶頸,但宇智波一族……”

千乃想起了那個天天微笑的宇智波源,似乎在她的身上就發現可不少怪異的地方,但她說不出來奇怪的地方在哪。

“他們一族覺醒眼睛都機率確實比你們低不少,因為他們開眼所需要的是巨大的情感上的波動,憎惡、怨恨這些負麵情緒才能促使他們開啟寫輪眼。”

子虛開口為千乃解釋,結合猿飛的記憶,他也知道了當初宇智波一族慘案發生的經過,隻能說站在他的角度上,他還是很難理解宇智波鼬的決定。

宇智波一族的族人確實私下裡準備叛亂,但鼬作為遊走於宇智波與木葉高層的中間人,在團藏他們一句“叛亂是不會成功的balabala”,他竟然真的相信了。

自己的好友眼睛被奪,在他麵前自殺,他冇有心懷怨恨,反而回到自己的家族,為了防止家族叛亂對村子造成巨大犧牲,於是自己把家族給滅了,隻留下自己的弟弟。

子虛隻能將這一切歸咎於宇智波一族的人開眼後精神都會或多或少的出現些問題這一點上了。

“宇智波一族雖然開眼率低,但他們開眼後的實力提升卻是比白眼明顯的,而且他們有著明確的進化路線,一勾玉、二勾玉、三勾玉、萬花筒……”

“在一勾玉或二勾玉的時候你白眼或許可以壓製寫輪眼,但在三勾玉之後就很難了,對不對?”

千乃經子虛這麼一說也想起以前老一輩的見聞,越到後期寫輪眼越是強大。

“萬花筒寫輪眼會覺醒屬於自己獨有的能力,這是個進化的體係,你覺得白眼有冇有這個可能?還有你另一隻眼睛,紅眼,是否也具有進化的可能?”

“這裡要說一下白眼完全碾壓寫輪眼的地方了……”子虛隨手從封印卷軸中掏出兩瓶果汁,給千乃和自己一人一瓶。

“觀察力和透視力。”千乃接過果汁,她知道子虛要說什麼。

“對,就是這兩樣,白眼的觀察力和透視比寫輪眼優秀太多,可以在極遠的地方發現隱藏的敵人,從而先發製人,按理說遠距離忍術纔是你們應該精通的,可是……”

“可是我們精通的竟然是近身的柔拳,遠程忍術也隻有八卦空掌一招。”千乃冷靜分析後也清楚了這當中的矛盾。

“是傳承出現問題了?”千乃其實也不清楚是怎麼回事,柔拳的學習都是從小開始的,他們也冇問過那麼多為什麼,現在看來才發現不對。

“這點我不清楚,不過你們確實適合遠程忍術,因此我纔將和平主義者交給大蛇丸研究,初泉之前玩的那些槍槍械看到了吧,以後會給你配備一把威力更大的。”

子虛說的自然就是狙擊槍,還有什麼比透視掛+高倍數瞄準鏡更配的呢?而且白眼容易覺醒,隻要槍械充足,基本上可以做到人人都是神槍手,學什麼柔拳?莽夫才近戰,安安心心的學習怎麼狙擊就行了。

“說得也對,但我感覺白眼其實也是可以進化的,隻是或許是缺少了什麼東西吧,總感覺條件足夠的話白眼也可以進化……”千乃同意子虛說的遠程打法,但是她還是堅持認為白眼也是可以進化的這一點。

“嗯,這點也有可能,得靠你自己之後摸索了,要是真的發現白眼也可以進化的話那就更好了。”子虛還是不對白眼進化抱有希望,但還是開口鼓勵了下。

“你的紅眼同樣如此,關於紅眼,我的確不是很瞭解,還是需要你本人自行摸索,宇智波一族走的是精英流,那日向走的就是全民皆兵流,從戰略意義上來說,日向一族價值更大。”

子虛將手裡的果汁一飲而儘,拍了拍千乃的肩膀。

“但我還是希望你可以成為日向家頂級戰力的代表,日向是可以出高級戰力的,你們不比任何人差。”

“我知道。”千乃淡淡的迴應,或許是有些勞累的緣故,她舒展了下身體,大大的伸了一個懶腰,勾勒出她那完美的曲線。

“所以接下來就要鍛鍊透視的能力了是嗎?”千乃一向是做得多說的少,直接告訴她目標就行,其他的事她會自己解決,反正最後任務一定會完成就是了。

“呃…這個性格倒是很適合當殺手,冇錯,接下來就是鍛鍊你細緻入微的觀察力了,白眼的消耗不算太大,你在訓練過程中可以一直開啟……”

“你要做的就是開啟白眼的透視眼,在你能觀察到最遠的範圍內每有一處發生變化你都要及時發現,即使有一點風吹草動也不能放過,盯著,死死的盯著,以此來鍛鍊觀察力。”

子虛說的倒是很輕鬆,可千乃卻眉頭緊皺,子虛確定不是想折磨她才提出這個建議的?

“當然,隻要能提高白眼的觀察力,你做什麼練習都無所謂,我隻是隨口一說。”

子虛並不是故意要折磨千乃,隻要能提高她的遠程觀察力與透視能力,什麼訓練都可以,最關鍵的必須要精準,細緻入微,指哪打哪的那種。

“明白了就好,接下來就隻剩一個問題兒童了,都交代完就可以開始積累一波,搞個大動作……”

子虛告彆千乃,接下來把初泉安排好就可以了,做完這一切後他也可以開始他的計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