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乃靜靜的訴說著,她的語氣逐漸平靜了下來,那是一種麻木的表情,她曾經哭過,也曾經絕望過,現在她的淚已經流乾,留下的隻剩仇恨的怒火。

子虛的臉色也是越聽越冰冷,他心中想要脫離木葉的想法更重了,之前雖然有了心理準備,不斷地對自己說“木葉是個恐怖組織,做出什麼事也不要意外”,但現在他在事情真的發生在眼前的時候,他還是有些冇控製住自己的情緒。新筆趣閣

“你表現出公開敵對宗家的人沒關係嗎?那些選擇獨立派的分家不會被本家除掉嗎?”子虛問向千乃,語氣裡透出些許冷漠,他深紅色的短髮隨風飄舞,看上去很有壓迫感。

千乃將抹額重新戴上,看樣子她很討厭這個代表著奴隸的印記,聽聞子虛的話,她輕輕搖頭,將有些雜亂的藍黑色短髮向後撥了撥,解釋道:

“宗家還不敢明目張膽的這麼做,明目張膽的殺害同村人是大忌,畢竟現在村子的基礎就是虛假而脆弱的平等與和平……”哪裡都有規矩,哪裡都有底線,你可以說木葉是個吃人不吐骨頭的魔窟,但木葉也有它的紅線,那就是不能殺同村之人。

說到這千乃又衝著一旁露出氣憤表情的初泉張了張嘴,想說些什麼,看著天真可愛的初泉似乎想到了曾經的自己,猶豫再三後還是開口,語氣中帶著些同病相憐。

“油女一族也有自己一族控製成員的方法……”這一開口又是一條重磅訊息,帶給初泉的衝擊不亞於千乃當初被刻下籠中鳥咒印的時候。

“什…什麼?”初泉整個人彷彿遭雷擊了一般僵立在那裡,如一個石化的雕塑,又像一個萬念俱灰的將死之人。

“畢竟隨意操控蟲子的能力實在是很危險,隱蔽性十足的蟲子可以在不知不覺中置人於死地,也可於千裡外殺人……高層怎麼可能不對這種人加以限製……”子虛在一旁緩緩開口,說出了自己的想法。

千乃點點頭補充道

“壺毒之術,被猿飛日斬親自列為禁術,其毒一旦爆發出來,就是冇有解藥的必死之毒,在此之前還有很多可以被稱為禁術的術,不過這些我就不清楚了,但油女一族的每個族人在生下來的時候都會向其心臟處放入一隻蠱蟲子蟲,母蟲被家族族長和曆代火影共同保管,但在這一代,母蟲則是完全由火影保管……”

千乃說到這,看了眼仍處於失神狀態的初泉,眼中帶著複雜的感情。

“母蟲的作用和籠中鳥一樣,都是用來控製族人的……”千乃留了些時間給初泉思考,但看到此刻已經有些宕機的初泉後她直接走到初泉麵前,用力的搖了搖的身體,將後者從震驚中強行喚醒。

“讓我猜測一下,我的身體裡是不是也有些什麼木葉留下的手段?”子虛自覺地指了指自己,他隱隱中已經感覺到了這件事,木葉怎麼可能不對他這個漩渦一族的遺孤“特彆關照”。

千乃將已經清醒的初泉放在一邊,抬起頭很自然的回覆道“冇錯,嗯……孤兒或是村子外的人員是由根組織的成員負責篩查的,按他們的行事準則,所有的外來人員都會被注入一種毒素,這種毒素平時不會發作,但隻要根的成員認為你的行為有可能損害到木葉的利益時他們就會釋放出另一種藥劑,二者結合將會產生烈毒……”千乃難得一次性說出這麼多話。

聽到是烈毒的時候子虛其實是不太虛的,但當他想到現在的他連凱多體質的十分之一都冇融合的時候,他還是有些慌的,凱多不怕,但是他就冇準了。

“係統,檢查我的身體,是否真的有未知毒素?”他冇有完全相信千乃的話,而是自己去驗證。

“宿主現在身體很健康,無任何損傷,無中毒跡象”

“我體內是否有千乃口中說的毒?”為了以防萬一他再次詢問。

“檢測到3種”係統冰冷的聲音從子虛耳邊傳來,他不禁慶幸自己的謹慎

“需要融合多少的凱多體質才能免疫這種毒素?”

“25%可免疫此毒素以及大部分常見毒素。”

子虛低頭計算著,建立組織的任務獎勵點是1萬點,提升1%的融合度要500點,經過鍛鍊後他現在的融合度是6%,也就是要花費9500點才能升到25%,隻能留下500獎勵點了,還不知道解鎖果實能力和霸氣係統需要什麼,這麼一想他不容樂觀。

“你怎麼會知道這麼多事?”一直掛機的初泉有氣無力的開口,一臉要被玩壞了的樣子,今天千乃說得一切都對她至今以來的三觀產生了極大的衝擊,原來所謂的自由不過是披著虛偽光鮮外表的奴役,原來所謂的平等不過是將不合群的聲音用暴力壓下,原來他們竟生活在罪惡暴露於陽光之下的時代……

“這些都是我聽父親大人說的,事到如今我也不和你們隱藏了,我們三個都是被木葉控製住的人,子虛之前說的對,火之意誌的傳承早已出現了扭曲,以前的木葉或許很好,但至少現在的木葉,還不配稱為火之意誌的繼承者……”

聽著一旁千乃的發言子虛感到有些奇怪,這麼強的既視感,這小丫頭不會是要……

“我們可以草創一個組織,隻是一個雛形,要踐行真正的火之意誌,為世界帶來真正的和平與平等。”

果然,子虛單手扶額,事情的發展讓他哭笑不得,本來任務要求是讓他建立組織,冇想到他還冇動手,千乃就開始了,不過他參與的話應該也算最初的發起人了,應該也算建立了組織,這麼一想他便開口為千乃說起話。

“我覺得千乃說的很對,如果連自己的性命都不能由自己掌握的話,那還談什麼自由與和平?無非是靠強權與暴力帶來的虛假的表象罷了,無異於一個恐怖組織,隻有在正確的理唸的引導下行動才能取得正確的結果,我很讚同千乃的想法。”

“我就知道你會理解我的。”千乃向子虛露出一個“我果然冇有看錯人”的眼神,讓他都快有些心虛了。

初泉在經曆了最初的三觀破碎重組後也接受了眼前的現實,在世界觀重塑的時候是最容易被改變的,她考慮再三後點點頭,握向二人向她伸出來的手。

“好,我相信你們!”初泉他們三人的手握到一塊的時候係統的提示也同時彈出。

【任務已更新】

【任務名稱:初建組織】

【任務詳情:在本學期結束之前組建一個組織,人數不少於3,人員需對組織忠心,認同組織的理念】

【任務狀態:已完成】

【已開啟勢力板塊,10000獎勵點,隨機道具抽取次數×3發放到係統空間,宿主可自行檢視】

【任務第一環已完成,隨時可開啟第二環任務】

看到這兒子虛一頓,冇想到還是個連環任務,不過仔細想想也正常,他們現在不過是忍者學員,所建立的組織也隻不過是個雛形罷了,至少也要從忍者學校畢業後才能開展一些像模像樣的行動,現在他們建立的所謂的“組織”不過是一個吸引同道的理念罷了。

“那我們的組織叫什麼名字好呢?”初泉很快就接受了現狀,表現得和之前冇什麼差彆,但具體如何他們就不清楚了。

“名字啊,我們的目標是將新的火之意誌推行,木葉將成為我們成長的養料,那就叫燼吧,從木葉的灰燼中新生的燼……”子虛提出建議,千乃她們也接受了這個說法。

“名字選完了那先選一個首領不過分吧。”子虛笑著開口,二女聽子虛這麼說自然覺得是他想當首領,但初泉還是認為由實力更強的千乃當更合適。

“我覺得……”初泉開口想說些什麼,但被千乃打斷

“我支援……”可千乃的話又被子虛揮手打斷,隻見子虛笑眯眯的開口,表情很是真誠。

“我覺得首領必須由千乃來當,她是我們當中實力最強的,瞭解的東西也最多,知道不少情報,首領之位非她莫屬。”

“誒?”

“啊?”

兩人均是有些詫異,子虛可不是那些容易熱血上頭的小青年,他外表雖然是小孩子,但他的靈魂是經曆了二十多年滄桑的頹廢青年,當首領這事可不是什麼安全的活,現在他們小打小鬨的組織雛形還好,可一旦發展壯大了之後那必然會受到其他組織或是村子的刺殺,他可不想為了出著一時的風頭而去冒不必要的危險。

“啊,好。”千乃本來都打算將首領的位置讓給子虛了,畢竟比起隻會打打殺殺的自己,雖然各項能力平平但有責任心的子虛更適合這項職務,但既然子虛不想當那她也不會推辭就是了。

於是乎這麼一個未來在忍界被各大忍村視為眼中釘,肉中刺,被曉組織視為最大的競爭對手兼敵人的燼組織就在看似玩鬨的說笑中誕生。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九章:組織雛形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