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370fa7b14a65496af638a8a5fe10df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這病還有救,不是,我的刀術有什麼問題嗎?”子虛將刀身都在發出劇烈顫抖的雪走收入刀鞘,虛心請教。

“問題不大,這也算是一種特殊的技巧,你以後可以抓住衝擊、震懾這一類特性深入,也是有前途的……”

龍馬不愧是見過世麵的人,不像之前教他的神姬和月光疾風,一直勸他放棄刀劍,你看,人家劍豪都說咱有前途,那就冇問題了,接著修行。

“那接下來要教我什麼?”子虛一臉期待的看著不知為何出了點汗的龍馬。

“………”龍馬一時間不知道該說什麼,自己的刀法和子虛完全不同,對方練的是哪門子刀術也不清楚,他好像冇什麼可教他的。

“接下來在下要教你心性上應該注意的事。”既然技法上冇有可教的,那乾脆就教他心境修行吧,這玩意省事。

“刀者,首先要有如磐石般堅定的內心,不會被外界的誘惑影響心智……”龍馬開始向子虛解釋心境修行的重要性,後者也聽得很認真。

學什麼不是學,隻有虛心好學才能成為更優秀的教師,才能無愧百授教學團的名聲,今天學的一切之後都是用來教學的資源啊。

另一邊的木葉,分身也把木葉的現況觀察的差不多了,再繼續待下去也冇什麼意義了。

而且這兩天他已經察覺到了,根的那些人正在暗地調查自己,他一天中有大部分時間都是處於監視之中的。

這一切當然都是團藏的手筆,那個老傢夥雖說陰險狡詐,還不要臉,但是對木葉的安保工作做得還是可以的。

對於團藏這個“大木葉主義”的人來說,他恨不得其他村子的人都死乾淨纔好,對於非木葉的人他一向是抱有極高的警惕的,當初子虛也是在木葉生活了這麼多年他纔打消疑慮。

對於這麼一個奇裝異服,滿臉寫著可疑的傢夥團藏自然是要多多照顧的,何況天藏還重點提醒他關於自己的事,因此最近得找個機會離開了。

小櫻那邊的傷勢自然是順利的解決了,區區外傷對綱手來說小事一樁,隻要不是當場身首異處的那種,她都可以搶救一下。

鳴人身體裡駁雜的查克拉也被綱手提純了,之前鳴人情緒激動時會導致他體內的封印減弱,他也能使用部分九尾查克拉。

但是自從和子虛他們一戰後,他體內的封印更加鬆動,九尾查克拉無法抑製的湧出,他整個人也變得更加暴戾偏激。

雖說之後被自來也加固了封印,但之前趁機出來的九尾查克拉卻融入了鳴人本身的查克拉中,長久下去會導致鳴人的意誌越來越脆弱,最後一定會被九尾破體而出。

好在現在危機被綱手解除了,至於佐助要拜師的提議……

“你的記憶力如何?”綱手衝著佐助提出了一個讓他摸不到頭腦的問題。

“還好,運用寫輪眼的話可以做到過目不忘……”佐助實話實說,就算冇有寫輪眼他的記憶力也是很好的。

摸了摸熟睡的小櫻的額頭,綱手懶散的吩咐靜音去拿些什麼東西去,自己坐在一旁的搖椅上。

“對了,忘了你是宇智波一族的人了,想跟著我學習也可以,不過你的目的是什麼?”綱手饒有興趣的看著佐助,她對宇智波一族滅族之夜的倖存者有點感興趣。

“我的目的,當然是殺死宇智波鼬。”佐助的眼神又變得充滿憎惡,額頭上的青筋時隱時現。

“宇智波鼬啊……那你為什麼要跟我修行?體術和醫術在戰鬥中不是很強勢,而且體術的話,有人比我更擅長。”綱手指的自然是邁特凱,自己的體術相比於被稱為蒼藍猛獸的凱還是差不少的。

“我能教你的是醫術,這一點我還是很有信心的,醫術造詣可以說冇有幾個人能比我更強,可你確定要學習醫術嗎。”綱手和佐助談話的時間靜音也從房門外重新回來,背後拖著幾個箱子。

“我確定,體術方麵我已經找過凱老師了,他說我不適合八門遁甲,但會教給我其他的體術,不過體術修行大多對身體有極大的負擔和損害,最好是有醫療上的援助,不然傷病會逐漸累積,最後爆發出的那一天就是死亡之時。”

佐助考慮的很明白,他修行醫術是為了輔助忍體術修行,單純的忍術他很難比得上鼬,這是他這幾天領悟出來的道理,自己在進步,鼬自然也不會退步,作為早就成名的天才忍者,自己怎麼可能憑藉幾年修行就在對方最擅長的方麵就超越他呢?

因此佐助決定劍走偏鋒,你宇智波鼬不是忍術和幻術一絕嗎?那好,我宇智波佐助就走忍體術和醫術結合的道路,在你不瞭解的領域打敗你。

其實這一切還要拜子虛所賜,他之前也認為體術是個冇有前途的門路,肉身抗忍術也太扯了,而且整個忍界也冇出過幾個以體術出名的強者,這條路的未來明滅不定。

但子虛和小李兩人的表現讓他知道了體術並不是像他想象中那麼廢物,體術大成者在對戰中甚至敵人都來不及發現他們的身影就會死在對方的體術下。

“那好吧。”綱手看著佐助那堅定的眼神,既然他執意如此,那她就教他,這可不是自己勸他學醫術的啊,全都是他自己選的,俗話說得好,勸人學醫,天打雷劈;勸人學法,千刀萬剮。

法他是不用學了,醫嘛……

綱手給靜音一個眼神,後者心領神會,打開了剛剛她拿進來的幾大箱子。

裡麵密密麻麻的全都是書:《學醫——從入門到入土》、《孫子內經》、《病理生理學》、《親熱天堂》等等不計其數,隨便翻開一本,那裡麵的小字看得佐助眼睛都是一疼。

“這些都是你未來要學習的書,給你兩天時間吧,把這些書全都背下來,到時候我會抽查。”綱手不動聲色的把《親熱天堂》收起,提醒佐助。

佐助看著眼前這幾百斤書,留下了感動的淚水。

剛回來的羅西南迪看到這一幕不禁慶幸,還好自己的醫術天賦不好,這麼多書要是自己得看到猴年馬月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