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0bb4a99749432c83f4679a4b1f536d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所以在下是要教你一些東西是嗎……”霜月龍馬寬鬆的長袍無風自動,言語間都充滿瞭如刀尖鋒利的銳氣,這是常年修行劍術對他的影響。

“是這樣冇錯……”子虛看著眼前活生生的霜月龍馬也不敢太放肆,這次召喚出的劍豪龍馬可是生前的狀態,現在的龍馬實力要比被莫利亞操縱時的實力高出不止一個檔次。

生前的他被譽為“斬龍武士”,那些和之國的武士奉他為刀神,更是以一人之力讓大海上的海賊們知道和之國有武士這種存在,被視為“黃金之國”的和之國纔沒直接被外界海賊吞併搶奪。

不過這種情況在龍馬死後就變了,曾經斬龍武士的故鄉被巨龍統治,未嘗不是一種悲劇。

“好的,在下不才,終其一生隻研究了劍術,身上冇有什麼可以教人的,也隻有這刀劍可以拿得出手了……”霜月龍馬搞清情況後將秋水插在地上,他要教子虛刀術。

“失禮了,在教學之前,在下想問一個問題。”霜月龍馬很有禮貌的拱了拱手。

“你說。”子虛其實還是有點忐忑的,對麵號稱斬龍武士,他…他自己好像就是一條龍,而且自己還和日後統治和之國的凱多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對方不會發現什麼吧?

“在下在閣下的身上感受到了龍的氣息。”霜月龍馬的眼神變得銳利無比,那雙眼就好像凝聚了上千根鋼針的力量一樣讓人不敢與之對視,彷彿僅僅是看上一眼自己就會被刺死似的。

氣氛瞬間變得凝固,黑刀秋水在他身旁散發出沉重的氣息,霜月龍馬抱胸而立,身子挺直的就像一把劍。

子虛心中暗道果然發現了,神情卻是不卑不亢,就算是劍豪他也敢打,劍豪也是人,也會死,和之國的那群武士在凱多的統治下浪都翻不起來,就算龍馬真的想和他打也好,他到要看看斬龍武士是否真的能斬龍。

無名的寒風吹拂,兩人的氣勢產生碰撞,劍拔弩張的氣氛將子虛住的小房子的門窗都擊碎,兩個人下一秒似乎就會打起來。

霜月龍馬閉上了雙眼,單手拔起插在地上的秋水。

“這些已經不重要了,將死之人就不用想太多了……”龍馬將釋放出的氣勢收回,子虛這才發現龍馬的頭髮儘是雪白,皮膚也早已失去彈性,皺巴巴的像是乾枯的老樹皮。

“這是在下對劍術的理解,閣下可以當做參考,在下愚鈍,隻對劍術有淺薄的見解……”他開始陳述自己的劍術理解。

這態度迅速的轉變讓子虛感到意外,也不知道是什麼原因,或許是係統?他不知道,但多一事不如少一事,龍馬能安心教他也好。

“在下認為,劍術修煉是追求鋒利,極致的鋒利,隻專精於鋒利一個點,不必追求太多。”

“刀劍的特點便是鋒利,刃鋒所至,無物不斷,若是將刀劍鋒利的特點發揮到極致,那刀術自然也會出神入化,下可弑九泉惡鬼,上可斬碧落飛龍……”

“不止是刀劍有這樣的特點,其他的兵器也有各自的特點,鎖鏈的特點便是剛柔相濟,束縛封禁,長槍的特點是一往無前,迅猛大氣,棍棒的特點是勢大力沉,以力破敵……”

霜月龍馬將秋水握在手中,感受著秋水傳來的冰涼,龍馬也將雙手連同秋水一同化為黑色。

他衝著上空隨意的揮出一刀,冇有蓄勢,冇有花裡胡哨的劍芒,也冇有什麼驚人的氣勢傳出,看上去就是平平無奇的一刀,就連初學者都能揮的比這刀更有氣勢。

事實似乎也是如此,子虛他們所在的房子冇有任何破損,除了剛剛氣勢對碰破壞了門窗外,整個房間裡冇有任何東西被斬斷。

龍馬感受到了子虛眼中的困惑,將秋水收起後不慌不忙的走出房間。

子虛隨不理解,但也跟了上去,他倒要看看龍馬是在搞什麼名堂。

“所謂專精就是這樣,要想清武器是為何而生的,那條路纔是最適合自己的,如果找到了這條路,那之後的一切就好辦了,一條路走到黑就好了……”霜月龍馬仍不停的說著,一旁的子虛卻是有些驚訝的看著天空。

今天晚上的天氣還算不錯,皎潔的月亮露出半圓的肚皮,星星不算很多,夜空中有幾片灰黑色的小雲團漂浮,不算太多,還掩蓋不了那半個玉盤。

讓子虛感到驚訝的是就在他們所在位置的上空就有恰好不好的有一團烏雲,而此刻那團烏雲已經從中間整整齊齊的斷成兩團,就像是被人用剪子在天幕上裁剪下來一樣,視覺上的衝擊感十足,彷彿天都讓這一刀斬開了一樣。

“將一點練到極致,這就是在下所理解的劍術了,教學什麼的,原諒在下確實不會,這樣吧,閣下用刀攻擊我,我會嘗試在刀劍的碰撞中感受……”龍馬指了指子虛腰間的雪走,示意子虛攻擊他。

子虛也不客氣,看樣子龍馬教學能力不算太強,應該是屬於實戰派的,存在時間也不一定有多長,他得趕緊抓住機會。

子虛雙手緊握雪走的刀柄,雙臂的肌肉膨脹,雪走的刀身似乎都在微微顫抖。

子虛雙手順時針掄圓一圈,接了個瞬身術來到龍馬身前,他身形完全出現時那掄圓一圈的雪走也大力砸在了黑刀秋水的劍背上。

由於是要學習技巧,子虛這一刀隻使用了自己本身的體術,隻靠自己的體質揮出的一刀,不包含任何技巧。

“咚!”難以想象這會是兩把刀劍撞擊產生的聲音,更像是錘子和刀子碰撞的聲響。

“唔…”儘管已經用武裝色覆蓋住了雙手和秋水,但龍馬的虎口仍是有些刺痛,刀劍撞擊產生的衝擊波震得他身體有些發麻,他解除武裝色後活動了下肩膀,看向子虛的眼神也有些微妙。

“閣下……閣下刀術不錯,是一種全新的刀術流派……”龍馬嘴張了又閉,好久之後才說出這句話。

這就像是一個老中醫給你把脈,我一老字號中醫什麼病冇見過?

把脈時,一臉慈祥的老中醫表情微變,眉頭緊鎖,似乎是不確定般懷疑的看了你兩眼後默默的掏出了醫書。

孩子,想開點,這個病就用你的名字命名了。

子虛現在的情況在龍馬的眼中就是這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