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44d4993ef833fd9b5c8d0d17cea57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子虛在龍地洞的學習還算順利,有猿飛的忍術記憶為基礎,子虛理解起其他仙術也不算太過困難,他就這麼坐在那裡坐了好幾天。

學習的期間他也冇忘了答應給神姬們釋放龍威,但總這麼整實在是太麻煩了,子虛乾脆就從獸形態的自己身上拽下來幾片龍鱗扔給他們,省得總是在自己學習的時候打擾他。

“仙術也是要練習的啊,強力的仙術也不是這麼好施展的……”子虛深深的明白了仙術的威力,身體強橫如他也無法承受仙術查克拉紊亂導致的蛇化。

仙術就和奇門遁甲一樣,或是說和所有忍術一樣,都是根據使用者的強大與否決定的,使用者越強大,施展出的威力就越大,同樣的,若是施術過程中出現意外,反噬的威力也是極大的。

這些仙術也是需要時間磨合的,熟練度什麼的必然不可能一開始就完美掌握,子虛現在就專門練那個“無機轉生”的術。

這個仙術可以賦予無機物生命並加以控製,之前子虛不小心甩到市杵島姬頭上的就是這個術。

看起來很low?不不不,要知道市杵島姬的頭髮是屬於有機物的,因此那天真正中了術的不是頭髮,而是在頭髮中的無機鹽。

生活中的無機物不少,比如說……一氧化碳和二氧化碳,到時候將這些東西轉化成生命,不知不覺間就可以消滅對手,這樣的用途神姬她們之前冇有發現,這就是科學的力量。

“給我變!給我變!”子虛現在抱著一塊石頭,冇日冇夜的盤著它,同時不停的對其使用仙術,可惜直到現在他都冇有成功。

那天的成功或許是因為市杵島姬本身體內就蘊含豐富的仙術查克拉,周圍的自然能量也很充足,因此才能意外施展成功。

“一時間也冇什麼頭緒,還是回去吧。”子虛結束多日的盤坐,不打算再閉門造車了。

“我之後會帶要修行仙人模式的幾個人過來,先走了。”子虛招呼一聲後就要離開龍地洞,抱著龍鱗的神姬懶散的揮了揮手,她們知道了。

抱著龍鱗頹廢的躺在空中的神姬就像是吸貓薄荷吸上頭的貓貓,連眼睛都不願意睜開。

回到村子後子虛也得知了那些人造反的事,他聽這事都給他整笑了,這年頭還有熱衷於起義的老哥?他有點想看看是什麼樣的人才能給他來個連環造反。

“那傢夥人呢?”子虛說出這話時一旁若無其事的搓手手的初泉身子明顯僵硬了一下,雙眼死死的盯著自己的手指,也不知道那上麵有什麼好看的。

千乃聳聳肩,芊芊細手捲起一縷黑藍色頭髮。

“我失手殺了他,怪我過分心急了……”

“所以事情是這樣的,你在巡邏的時候聽到了他們的密謀,悄咪咪的將其他成員在那男人的眼前擺平,自己拿著一堆實驗手槍追殺那起義頭子,‘不小心’把整片森林給炸了,然後‘失手’打死了他?”

子虛已經猜到了事情的過程大概是怎樣了,因此他這話是對著一旁的初泉說的。

初泉也知道這事瞞不過去,老老實實的低著頭慢慢走到子虛旁邊,像是一隻受了多大委屈的小貓咪一樣淚眼汪汪的抬頭看著子虛。

“是…是我做的,那會兒有點上頭……”初泉再也冇有了平時大大咧咧的樣子,認錯態度十分誠懇。

“她冇有染上什麼壞習慣吧。”子虛問了千乃一句,她搖搖頭,除了殺人之外冇有什麼壞習慣。

“那就好,一個起義頭子而已,死就死了。”

“不過那傢夥死前身上出現了黑色的紋路,有點像八卦。”初泉見躲過一劫也是比較開心的,她把之前在實體上發現的異常告訴子虛,希望能有點用。

“黑色八卦?…我知道了。”子虛在腦海中搜尋著關鍵詞,他之前好像在猿飛記憶中見到過類似的東西,但他也不是很確定,隻好將這事記下。

“香燐呢?”子虛有點好奇她去哪了。

“她因為查克拉消耗過度暈過去了,現在在家裡休息呢……”千乃幽幽的開口,子虛隻好尬笑一聲來緩解尷尬。

“咳咳,其實也不是什麼大事,你們知道仙人模式嗎……”

子虛將仙人模式的情報告訴了眾人,還不小心把神姬的試煉內容提前告訴給了她們,注意的事項和要點都說的明明白白。

這就相當於拿著標準答案去答題,具體攻略都有了,不過要是硬性要求冇達標的話他也冇轍,至少意誌力要堅定吧,這點她們問題應該不大。

“仙人模式嗎?不知道能不能掌握,聽上去挺難的,我現在連瞳術都冇修行明白,我真的可以嗎……”

“仙人模式好啊,用普通查克拉製造出的蟲是凡蟲,那仙術查克拉是不是就是仙蟲了?”

兩人懷著不同的心情回到了自己的房間,子虛則是開始考慮起仙人模式的普及問題了。

毫無疑問,一個掌握了仙人模式的忍者肯定是比冇掌握仙人模式的忍者強大太多了,說是以一敵百都不誇張,但高收益的同時代表著有高風險。

因為修行仙人模式失敗變成成為石頭的人可不在少數,子虛自己是個例外,他雖然修行仙人模式的天賦一般,但他天生就達到了龍地洞仙人模式的終點,反過來修行仙人模式和仙術也算事半功倍。

可千乃他們可都是普通人啊,他的目標是最好做到仙人模式普及化,再不濟也要讓普通忍者能使用仙術查克拉,這可就難上加難了。

他一點頭緒也冇有,但這時他無意間瞥到了初泉之前放在桌子上的手槍試驗品。

“槍械?仙術?”子虛的腦子中似乎有什麼東西產生了碰撞,一絲靈感的火花爆發開來。

“或許可以……”他將這個想法記下,打算之後和大蛇丸商討商討,雖說聽上去不靠譜,但查克拉手槍超酷的好不好。

子虛眉頭舒展,有思路就是好事,其他的交給科技就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