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a8bbbe048da49cc0c9bef093f2edb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嗯~這裡很像靶子嘛,我這人很笨,子虛說我容易被騙,所以不要和我說這些,嗯……這發子彈能不能成功打出來呢?”初泉看著男人涕泗橫流的樣子,心裡冇有一絲同情。

“看你運氣如何了~”

初泉微笑著扣下扳機,男人絕望的臉龐與槍膛滑落出的子彈在此刻定格,一個生命將就此消逝。

槍火從男人的額頭處綻放出血色花瓣,就差一點他的術式就可以完全啟用,到時候再不濟也能和初泉同歸於儘,但可惜他的運氣是在不是很好,初泉的槍更快一步的炸穿了他的腦袋。

“運氣不是很好呢~”

初泉搖搖頭,擦了擦染血的臉頰後她就收槍準備離開,但她發現男人的屍體上竟然出現了黑色的條紋,看上去有些像……八卦?可不一會兒這八卦也緩緩消散,消失在男人的失去活性的皮膚上。

將男人擊殺後初泉將眼鏡重新戴上,她覺得這屍體很奇怪,記下來這一點後將所有試驗品手槍收起,她要處理這一片被她摧殘的樹林了,打槍一時爽,清理現場火葬場。

“通知一下千乃吧,那群造反的傢夥現在應該快醒了……”初泉掏出一隻蝸牛,那是子虛送給她們的電話蟲。

“嘟嚕嚕,嘟嚕嚕”正在鍛鍊的千乃從衣服裡掏出一個帶著紅色眼鏡的擬人電話蟲。

“什麼事?……我知道了,馬上去,嗯……”千乃將電話蟲掛斷,拿了幾把苦無就出去了。

村子內的起義風波算是平息了下去,但這事的後續還要等子虛回來纔能有定奪,對於參與叛亂的忍者千乃一時間不知道要做出什麼樣的處罰纔好。

直接殺了還感覺有些可惜,現在村子正需要勞動力,放了是不可能放了的,千乃隻好把他們關了起來。

如果說村子這邊出了叛亂這檔子事是倒黴的話,那分身那邊就是難得的天降好運了,迷迷糊糊的走丟了都能重歸正軌前往木葉,分身的運氣也說不上是好還是壞了。

羅西南迪雖然不知道事情是怎麼發展成這樣的,但不影響他成功接近木葉這個事實,他現在就像是編了個滿是bug的程式,但奇妙的是這程式還能運行。

說白了就是結果一樣,過程不同,如果把正常到達木葉的途徑比做鳥兒揮動翅膀飛翔,那他到達木葉的途徑就是鳥兒的兩個翅膀想直升飛機的螺旋槳一樣旋轉昇天,不管過程如何,反正是飛起來了。

羅西南迪看著眼前熟悉的木葉外圍,一時間竟然……毫無感覺,他都看膩了,但臉上還是要表現出很驚訝的樣子。

“這就是木葉嗎,氣勢恢宏啊,這古樸的磚石,精氣神十足的守衛,不愧是第一大村!”

佐助本想提醒他那隻是平民居住的房子,但看到他一臉驚奇的神色便也冇有開口。

“當然了,這裡可是木葉~”佐助理所當然的點點頭,天藏冇有多說什麼,一直靜靜的帶路。

綱手則是有些感慨,一轉眼這麼多年都過去了,村子裡的東西都變了不少,難免生出一種物是人非的哀愁。

靜音抱著豚豚,她對木葉的東西倒不是很陌生,主要村子也不放心綱手一直在外麵瞎逛,她還是偶爾會回木葉跟高層說一下她們還活著,所以她倒是冇有什麼特彆的感覺。

羅西南迪在進入木葉村後就儘職儘責的開始觀察起村子的變化了,看似漫不經心的東看看西看看,實則早已將所見的一切牢記在心。

“那就是火影岩嗎,氣勢很宏偉啊,曆代火影的麵貌都刻畫的好威武啊。”羅西南迪指著村子後的岩壁,那裡共記有五個由岩石雕成的頭像,那邊是木葉曆代火影。

初代威嚴,二代冷酷,三代…怎麼看都覺得有點陰險,四代挺帥的,五代……

“哈哈哈哈哈,自來也那個傢夥的臉放到上麵果然很違和啊。”綱手看到自來也那張臉就想笑,一向喜歡雲遊四海,飲酒作樂的自來也突然正經起來還有些不習慣。

“綱手大人,那畢竟是火影大人……”靜音在她身旁提醒,綱手也就收斂了很多,關係好歸關係好,在公共場合還是不要這麼笑話自來也了。

“早就聽聞木葉的強大了,不過我能不能我問你一下,現在木葉最強大的家族是那一支啊?之前有說宇智波一族的,也有說是日向一族的,比較感興趣,如果涉及到隱秘就算了……”

羅西南迪恰到好處的表現出對木葉家族的好奇,自然是想激佐助說一說日向現在的情報。

“當然……”佐助咬牙握拳,不是很同意日向一族是最強家族的說法,但他被天藏阻止了。

“羅西南迪先生,木葉的家族都是平等的,不存在誰最強這一說法,具體如何還希望你可以憑自己的見聞判斷。”

“自來也來了。”綱手隨口一句便將兩人打斷,滿頭白髮的自來也踏著木屐出現在了眾人身旁。

“好久不見了,綱手。”自來也笑嗬嗬的打著招呼,身後的鳴人也見到了佐助。

“這小子非要看到小櫻冇事才肯安心去修行,真冇辦法,你來都來了,正好幫這個小傢夥也治療一下。”自來也拍了拍鳴人的小腦袋,想讓綱手剔除子虛體內駁雜的查克拉。

“當然可以,現在帶我去見病人吧,之後我們再敘舊。”綱手第一時間是要去救治小櫻,病人優先,佐助一路上冇少說起小櫻的傷勢。

當然更多的還是想讓她帶著佐助修行,既然幻術和忍術上比不過鼬,那就從體術和恢複力上托拖垮他。

羅西南迪見到幾人去治療小櫻了,自己便和他們打了個招呼在村子裡閒逛了,哪知天藏聽到後主動要求擔任起嚮導的工作,說白了就是來監視他的。

羅西南迪無所謂,反正他也不打算搞事情,隻是瞭解一下情報就好了,雖說有天藏在一旁肯定也不能搞到什麼機密的情報就是了。

“日向一族看上去冇什麼變化,失去了那些反抗他們的分家族人,宗家和擁護宗家的其他分家倒是更加穩固了……”

羅西南迪看著街上有說有笑的日向族人,感覺分家跟隨他們離開對宗家反而很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