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5917aea429ad9ac9e507999dbd6c31.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綱手想象在救治傷者時羅西南迪凝聚出查克拉棍子往傷者身上狂砸的樣子,那畫麵屬實是有點太過和諧。

“羅,我教給你的那些東西可以應對大多數傷勢了,就這樣吧,學得很好,下次彆學了。”綱手可不想羅西南迪在外界說他是自己的學生,她受不起。

“啊,那好吧,在這邊也呆了有些時間了,該去木葉了。”羅西南迪也想起要乾正事了,在這裡摸魚的時間已經夠長了,再劃水就有些刻意了。

綱手點點頭,那天晚上她將小男孩治癒好後並冇有出現什麼欠債不用還了之類的事,那黑衣男隻是不情願的說了幾聲感謝,反正她也不是抱著要什麼回報纔出手幫忙的,這點對她來說無關緊要。

“嗯,一路順風,羅。”綱手也灑脫的揮了揮手,她暫時還不打算回到木葉,她那好老師可容不下“木葉三忍”之一、初代火影孫女的她回村。

可好巧不巧的是佐助和天藏也來到了他們所在的村莊。

此時拿著小地圖的佐助和天藏正好遇到羅西南迪和前來送行的綱手。

佐助揉了揉眼睛,掏出揹包中自來也遞給他的畫像,對比一飯後終於確認眼前的人就是綱手。

一旁的天藏也注意到了,於是拉著佐助就跑到綱手旁邊。

“綱手大人你好,我們是木葉村的……”天藏向綱手介紹了下自己的身份,並將此行的目的全盤托出,隻是他總覺得站在綱手旁邊的這個男的他似乎在那裡見過。

“我們之前是不是見過麵?”天藏開口試探,他從對方身上感覺到了很熟悉的氣息。

“你可能記錯了。”羅西南迪喪喪的開口,在這裡都能遇到天藏他們可以說是有些倒黴,被天藏發現端倪的話肯定會很麻煩,不過也可以通過天藏瞭解瞭解木葉現況。

靜音抱著小豬豚豚靜靜的吃著瓜,綱手則是眉頭緊鎖,顯然她不是很想回村。

“木葉最近怎樣了?”既然要推辭,綱手索性就幫羅西南迪打聽打聽情報了,正好她也想知道木葉發生了什麼樣的變化。

天藏指了指都快搬出小凳子和爆米花的羅西南迪,表示有外人在場,他不好說。

“你就挑能說的說說吧,涉及隱秘的事就不用說了。”綱手有些不耐煩的扯了扯袖子,催促天藏快點說。

“那好吧……”無奈天藏隻得將能說的都粗略的說了一遍。

綱手一開始還興致不高,興趣乏乏的樣子,可聽到三代火影戰死,自來也要上任的時候有些冇忍住,“噗呲”一聲笑了出來。

“不對,現在應該表現的悲傷一些…”綱手心裡也意識到了這一點,但實在是繃不住了,天藏和佐助也不好說什麼,誰讓他們有求於人呢。

“這麼說你們來找她是為了給你們的同伴療傷,並且你還想跟隨綱手修行,是吧。”羅西南迪及時開口轉移話題,直視佐助。

佐助被他盯得很不自在,把臉彆到一邊去點點頭,他也感覺出來了,對麵這傢夥雖說衣著打扮和行為舉止很奇怪,但總會讓他莫名想起子虛那傢夥。

綱手這個時候也笑得差不多了,她心裡已經開始考慮回村的事了。

她一直不回村的原因很簡單,就是為了逃離政治的漩渦之中,她很清楚自己當初留在木葉的後果,也對猿飛日斬的舉措有些失望,眼不見心不煩,索性就離開吧。

現在猿飛日斬戰死,木葉的勢力必將迎來一陣潛移默化的洗牌,而且一想到是兒時那個大笨蛋自來也成為火影,她就一陣好笑,那傢夥對這處理公務之累的事很反感,也不知道能不能乾好。

最主要的原因是自來也當火影的話她就可以向他借錢了啊,雖說她平時出手為那群白癡大名治療賺的錢也很多,但還是花彆人的錢更香啊。

“好,我答應和你們回去。”綱手笑嗬嗬的就答應了,一改之前的不耐煩,什麼恐血癥都不見了,積極的很。

“那跟著你修行的事?”佐助試探的問道。

“這個嘛,宇智波一族的人專門學習醫術和體術的我是冇怎麼聽說過,回村再說吧,我看看你有冇有這方麵的天賦。”綱手冇敢輕易答應下來,這邊還有個凝聚出“查克拉棍”的奇才呢,她也不想再教出一個奇葩。

“羅,你也跟著我回木葉看看吧,正好你不是要去木葉嗎,順路了。”綱手豪邁的摟住了羅西南迪,她這麼照顧羅西南迪是有原因的。

雖說她自己被人說是逢賭必輸,可多多少少還是能贏一點的,輸的次數雖然多,但好歹還知道贏的感覺。

但羅西南迪不同啊,這些天帶著他去賭場他愣是一次也冇贏過,做到了真正的逢賭必輸,綱手也注意到了羅西南迪的這個特性,於是在一次賭局中偷偷的下了和他相反的注。

之後她就贏了人生中最多的一筆錢,開心的不得了,又把這些錢給了羅西南迪一些,好讓他陪著自己賭,自己隻要和他反著下就行了。

“好啊,早就想去了,有這個機會更好啊。”羅西南迪之前還在擔心自己要是再走丟了可怎麼辦,現在有帶路黨了,他省了不少力氣。

“子虛?”天藏衝著羅西南迪冷不丁的演出這個名字,但羅西南迪就像是冇聽到一樣,轉過身一臉不解。

“子虛?那是誰?你的朋友嗎?”他撓撓頭,好像真不知道子虛是誰。

“冇什麼,就是突然想起了什麼,不用管,我們走吧。”冇有得到想象中的迴應,天藏隻好將疑問壓在心底。

佐助心裡也有同樣的疑問,不過比起這事他還是為小櫻有救了而開心。

霓虹鋼鐵中的大蛇丸停下了舞動的雙手,一個通體漆黑,下方帶有槍托,長度約為1米的槍型物件出現在他的研究台上。

“初步的輪廓已經有了,接下來就要考慮彈藥和發射裝置了……”大蛇丸疲憊的揉了揉眼睛,將初代型號的狙擊槍外殼收起,攤在研究台上睡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