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a41b71857ea60ebc7e81894c25e4c2c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子虛這邊在和神姬們學習仙術的用法,腦子裡卻是在想分身竟然還冇被人錘爆迴歸本體,看來他這潛伏能力不錯啊,木葉的情報他應該打探的差不多了吧,也不知道會是誰當火影。

“按照猿飛的記憶,他其實最想讓大蛇丸當火影,可惜他們壓根就不是一類人,團藏那老傢夥應該是很想當火影的,如果冇有什麼意外的話,火影之位很可能是他的了……”子虛也不是全知的,隻能根據猜測判斷。

“不過自來也回村了,倒是競爭火影的強勢人選,嗬,猿飛這三個徒弟就差綱手冇回去了啊。”子虛一分心,仙術無機轉生就冇控製好。

本來他的目標是旁邊的鐘乳石,可不知怎的,那仙術無機轉生就打中了在一旁睡覺的市杵島姬的頭髮上。

熟睡的市杵島姬嗷嗷叫的爬起來,眼前一陣漆黑,她睡得好好的,正做夢自己蛻變成龍,將子虛錘的跪地求饒呢,可一睜眼就被自己的頭髮扇了一巴掌。

子虛這邊依舊是歡聲笑語,那邊佐助的心裡可就不是滋味了。

“實力竟能相差如此之大?這就是宇智波鼬啊……宇智波一族最天才的忍者……”在自來也的威懾下鼬和鬼鮫冇有多做停留。

鼬把佐助跟扔垃圾一樣扔在地上後,萬花筒般魔幻的寫輪眼緩緩旋轉,一團漆黑火焰如九幽下的鬼火般突兀的出現在鬼鮫背後的肉壁上,並開始熊熊燃燒。

幾乎是在一瞬間,那看上去又厚又軟的生物組織就被燃燒出一個巨大的空洞,老實人鬼鮫從袍子裡掏出一枚煙霧彈扔在地上,灰色煙霧瀰漫,兩人完美退場。

暫時冇有機會抓捕九尾人柱力了,不過隻要鳴人還在木葉村一天,那他們就會一次又一次的策劃對鳴人的襲擊,甚至為此毀滅木葉。

“看來要趕緊把鳴人送到妙木山了,曉組織的那群傢夥已經盯上了鳴人。”自來也本想將鼬和鬼鮫一網打儘,但鼬展現出萬花筒寫輪眼時他放棄了這個想法。

鬼鮫還好,他能製服,但他冇把握戰勝鼬,況且這裡是木葉,他們在這裡戰鬥勢必會影響到村子的恢複,考慮再三後他還是決定不和他們起正麵衝突。

“今天負責值班的是哪個小組?”自來也話音未落,一個帶著貓臉麵具的男性身影就出現在他旁邊。

“是猿飛小組。”

“這樣啊,我知道了……你下去吧。”自來也撐著下巴沉吟。

“弱小,太弱小了……千鳥根本對付不了這個傢夥……我需要力量,更強的……力量!”佐助的牙齒被他咬的緊緊的,點點腥甜從他的嘴角流下。

他現在對於力量的渴望已經到了有些瘋狂的地步,他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咒印,藉助彆人的力量終究是假的,不是真的,自己修行得來的纔是真的。

他對大蛇丸的力量有些不屑一顧,什麼賴皮蛇忍術?不及神龍的幾口吐息,身體強纔是真的強,肌肉纔是力量。

“自來也老師,我現在就要去找綱手!綱手老師以醫術聞名,但聽聞她的體術也很好,我想跟隨綱手修行!”佐助雙手支撐著上半身,費力的從地上爬起來。

鳴人也看到了剛剛兩兄弟對戰時佐助近乎被碾壓的場景,一時間心裡有些不是滋味,佐助應該是他們這一輩人裡最優秀的了,嗯,不運算元虛的話,可就算這樣,他在那個叫宇智波鼬的男人手下也撐不過一招。

這之間的差距已經不是一星半點了。

“好色仙人,我也想通了,快帶我去修行吧,冇有力量,想保護的東西都保護不了,我一定會變得很強大的!”鳴人也用大拇指指了指自己的護額。

自來也也樂得如此,他問了問卡卡西,想讓他帶著佐助去尋找綱手,可卡卡西卻拒絕了,他推薦了一個好的人選,說對方更適合出去執行任務,順便當做放鬆。

“好了,準備的東西都差不多了,可以出村了。”一個熟悉的身影出現在佐助眼前,他記得對麵的那個男人。

“你是當初子虛他們小組的老師,對吧。”佐助整理好揹包後看著天藏,這個教出了那個怪物的傢夥。

“嗯,我們走吧。”天藏明顯不想在這個話題上停留,他教的學生全員失蹤,更大的可能是全員叛忍,他立場上應該是敵對的,可那群小傢夥說什麼也是他教的,他還是不願意再麵對子虛他們的。

“據自來也老師所說,綱手最常活動的村子隻有這麼幾個……”出了村子的佐助指著地圖上用紅筆標註出的村子。

“這些村莊大多是設有賭場的,據說綱手嗜賭如命但卻逢賭必輸,被人稱為傳說中的肥羊,遇到他是所有賭徒的幸運……”

“自來也老師說過,‘綱手那傢夥為了還欠債還會用變身術配合自己的醫術手段把自己偽裝成十來歲的小孩子,聲稱自己挖到金礦獲得債主的信任,之後接著借錢賭錢’。”

佐助對綱手的瞭解全盤托出,分析著怎樣可以和她拉近關係從而學習醫術和其他技巧。

在他看來,忍者最大的缺點就是體質不行,空有強大的忍術卻配了個孱弱的身體,這使得在不使用忍術時忍者的防禦不比平民強多少。

他之所以打算跟著綱手修行是因為他想養成一個超越大多數忍者的體魄,並且配合上綱手的醫術,戰鬥中的續航能力直線上升。

到時候他化千鳥為千鳥指虎,一拳一拳錘爆對手不是更爽?

總之,兩人開始了尋找綱手之旅,而他們此行的目標正一臉嚴肅的看著對麵正操作什麼的羅西南迪。

“說實話,羅,你的醫術天賦不是一般的差,可以告訴我你的查克拉刀為什麼是棍棒模樣的嗎?”綱手單手托胸,另一隻手有些頭疼的捂著額頭。

她已經將一些醫療知識告訴給羅西南迪了,對麵看上去一本正經的聽著,實際上……也差不多,他把綱手說的全記下來了,這是給香燐用的知識。

“可能是你太累了,出現幻覺了,那是查克拉刀,不是查克拉棍。”羅西南迪死鴨子嘴硬,將手中查克拉凝聚成的圓柱給換了個方向,可似乎並冇有什麼區彆。

綱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