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e359fdfeb073a3ee94e9e0bf8c6afc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羅西南迪那邊依舊在進行著屬於他的奇妙冒險,子虛這邊也要準備回龍地洞的事了。

初泉她們經過了一天的訓練後回到自己的房子裡休息,其他村民和部分忍者則依舊是冇日冇夜的乾活。

千乃的另一隻眼睛被她稱作紅眼,具體的能力就是製造查克拉幻影乾擾對方的感知,並且製造出的查克拉影像能徹底乾擾白眼判斷,使得白眼隻能夠觀察到紅眼所製造的幻象,而無法察覺身邊真正的敵人。

從特性上完美剋製白眼,還可以透視物體,也可以感知力量、感覺到危險,很好用。

經過這一段時間的建設已經可以看出村子的雛形了,不要小看忍者們的生產力,就算是平民也有大蛇丸提供的機器,因此效率很高。

各式各樣的土木結構的房子遍佈在村子各處,雖然簡陋但看上去還挺有那麼一回事的,電力設施也初步完善,村子裡不少角落都出現了電燈。

周圍的樹木被砍伐掉了不少,他們把剩下的木樁用火遁燒成草木灰,利用旁邊的河流施展水遁會省力不少,土遁用來鬆土也很方便,周圍的荒田被他們開墾了大片,種上了不少作物種子。

大蛇丸甚至還建議子虛派一隊忍者和種地技術好的平民共同研究催熟作物的忍術,子虛當場就同意了,糧食可是大問題啊,保證了糧食自主就有了持久戰的保證。

願意跟隨子虛脫離木葉的忍者思想上大多也挺先進的,完全不排斥和平民一起研究,至少冇在子虛麵前表現出來不滿。

倒是日向一族的安排讓子虛有些為難,吸取了猿飛日斬的教訓後子虛打算讓他們教導村內其他忍者乃至平民體術,不可能讓他們在這裡混吃等死,不勞動者不得食,在這裡人人平等,每個人都要發揮出自己的價值。

這讓跟著子虛來的幾個真想混吃混喝的傢夥心裡很是不悅,但子虛不管他們怎麼想,上了這條賊船就彆想輕易逃了。

“嗯,大蛇丸最近挺老實的……”子虛將手裡的水晶球放下,輕輕揉了揉太陽穴。

對於大蛇丸子虛已經想通了,偶爾檢視檢視就行了,整天將注意力放在他那也不是個事,他這點氣量還是有的,若是大蛇丸想搞事那他接著就是了,實在不行就把他給錘了,不用想太多。

將思路理清後子虛伸了伸懶腰,疲憊的臉上終於又是浮現出笑容。

“好久冇回龍地洞了,該回去看看了。”子虛熟練的單手結印,轉瞬間就消失在他的小房子裡。

龍地洞內,市杵島姬漂浮在空中,她很無聊,無聊到開始數自己身上的鱗片。

湍津姬則是端坐在石椅上,但整個人都眼睛失去焦距,她這是進入了幻術世界,她要借這種方式來精進幻術。

田心神姬手中拿著一本書,上麵畫著人體經脈路線,她這是在研究八門遁甲會經過的路線,可越研究她越是不理解子虛那八門遁甲的路線是開到了那條線去了,就很離譜。

熟悉的空間波動從龍地洞外圍傳來,三神姬都停下了手頭的“工作”,齊齊盯著那煙霧瀰漫的地方,她們知道,通過這種方式來到龍地洞的隻有子虛。

煙霧散儘,巨大的身影讓本就昏暗的洞穴顯得更昏暗了。

一道2、3米高的身影出現在她們麵前,兩隻紅白相間的長角出現在子虛額頭處,渾身上下都是盤遒的肌肉,紅色紋路覆蓋他的雙臂並在胸前彙合,一舉一動都透露出剽悍的氣息。

“來者何人?”田心神姬開口嗬道,這是哪裡來的大肌霸?子虛那小傢夥呢?眼前這傢夥明顯不是子虛,怕不是哪裡來的偷渡者。

“我……”子虛還冇說完話就被湍津姬打斷,她二話不說一個幻術扔上去,身形也化作大蛇向子虛撲殺過去,敢擅闖龍地洞?那請你去死吧。

其他兩人見湍津姬上了也紛紛發動攻勢,田心神姬的身形徹底消失,連存在感都被隱匿的徹徹底底,她周圍的鐘乳石變得軟化,像是獲得了生命一般聳動著尖尖的末端,如犬牙交錯般將子虛封困在石牢中。

市杵島姬小嘴微張,周圍的空氣被她大口大口的吸入,子虛周圍的自然能量被她吸收一空,但子虛體內的查克拉她卻不能吸出分毫,見此隻得作罷,在吸收了足夠的查克拉後她一口噴出,一頭由風波構成的蒼龍裹挾著扭動的鐘乳石襲向子虛。

湍津姬此刻鬆開被子虛撐的有些疼的蛇身,在口中凝聚出一團紫得發紅的毒液,毒液融入蒼龍,這毒蒼龍所過之處的地麵被腐蝕的滋滋作響,這一套配合下來隻能說是很完美。

冇來得及開口解釋道子虛隻得苦笑,他本想給她們仨一個驚喜,哪成想她們直接動手了。

“彭~”寬大的身軀輕鬆撐破石柱的束縛,一陣龍鳴直接將處於隱匿狀態的田心神姬給弄顯形了,龍形態的子虛口中也凝聚咆雷,熾烈雷光四跳,一頭鬚髮猙獰的狂雷電龍也以迅雷之勢一頭咬向那毒蒼龍。

雷龍和毒蒼龍接觸的地方升騰出紫色霧氣,這是毒液被雷電的高溫蒸發出的毒霧,可這些毒霧根本接觸不到子虛的龍身,在半路就被子虛身旁圍繞的焰雲給燃燒殆儘。

“吼!”雷鳴傳遍龍地洞,那毒蒼龍終於頂不住雷龍的攻勢,化為一縷毒煙消失。

“這……是龍啊!”田心神姬有些激動,龍地洞之所以要叫龍地洞就包含了在龍地洞修行的所有人的理想,那就是蛻下蛇皮,昇華成龍。

現在一條活生生的龍就站在她們麵前,感受著對麵傳來的純正龍威,三人的身體都是忍不住的顫抖了起來,有見到傳說中存在的激動,有朝聞道夕死可矣的喜悅,還有一絲絲的失落。

正在睡覺的白蛇仙人被這一聲龍鳴給吵醒,剛想去看看是哪個混蛋在她門前放二踢腳,她就感受到了周圍散發出的龍威,見勢不對她馬上出現在大門前,結果一來就看到了匍匐在地的田心神姬三人。

“這是……龍?”她蒼老的聲音有些哽咽,有點像夾著嗓子發出的聲音,身體微微抖動,看上去心裡也不平靜。

子虛見到白蛇仙人也出來了,知道自己可能做的有些過頭,趕緊變成了自己原來的身體。

白蛇仙人幾人看著眼前的巨龍身形逐漸縮小,最終化為一個熟悉的紅髮小傢夥,一個個的無不瞠目結舌。

“子……子虛?”

“……啊…是我,我尋思回來看看,順便給你們個驚喜。”子虛撓撓頭大大咧咧的笑了,不過這驚喜……似乎有點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