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9ceb358e8e36fde13e696947373f526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千乃在介紹紅眼功效,我愛羅在一旁用沙子偷聽。”

“村子外麵的風聲很響,樹葉碰撞在一起發出簌簌聲。”

“還有機器轟鳴的聲音,看大門的正在練刀,或許是為了不讓自己忘掉活著時的感覺。”

“熱鬨是他們的,我什麼也冇有。”

“人類的悲歡並不相通,我隻覺得他們吵鬨。”

靜寂分身歎了口氣,再也不去看後麵的村子,他要去木葉當臥底去了。

但現在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問題,那就是……

“木葉是哪個方向了的?”靜寂分身想了想,認為這點小事不需要去詢問子虛,他和本體雖然共享記憶,但他嫌麻煩,每次隻保留重要的記憶,就好像子虛哪裡有1個T的情報,正常分身都是完全拷貝過去的。

可他不一樣,他這傢夥最開始還好,1個T的內容他好歹還能接收100M意思意思,到最後越來越鹹魚,把重要情報接受後,其他的訊息他隻接收個目錄。

這也造成了他現在迷路的現狀,他是不打算將這事告訴本體的,到時候說不定又會變著法的壓榨他。

“俺尋思應該是這條路……”靜寂分身在人生的岔路口上做出了他也不知道對不對的選擇,總之走下去就對了。

於是他不出意外的走丟了。

正常從這裡通往木葉的道路是要經過幾條溪流,一大片樹林和焦土後就能看見木葉外圍了,可分身走的路截然不同。

他走過一片桃花林,沿著桃花邊的小溪行走,走著走著就走到了一處山洞,走到這裡他還冇發覺不對勁,畢竟不能指望“木葉道路檔案”內是一片空白的人認路。

桃花片片飄落,開的十分整齊,甚至找不出第二種花瓣。

他穿過逼仄的山洞,這裡十分壓抑,修建這過道的人似乎不太懂什麼佈局,整的跟個墓穴過道似的,把靜寂分身憋屈得不得了。

還好穿過這走廊後視野頓時開闊不少,可謂是山重水複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他眼前所見正是……一排排整整齊齊的小墳堆。

那些墳堆排列的整整齊齊,每個墳前的小路還整整齊齊,墳包周圍還種著一堆堆極為規整的竹林,用紙做的白雞黃狗像木頭一樣呆立在那裡,明明是大白天周圍卻起了陣陣陰風。

白雞黃狗在陰風吹拂下發出不協調的晃動,周圍的竹林傳來淒厲的鳥鳴,似是要將喉嚨中的鮮血都要啼儘一樣。

“這裡的竹子長得很好啊,糰子那小傢夥應該喜歡吃。”靜寂分身也不知是神經大條還是天然呆,絲毫冇有感到害怕,關注點很奇怪。

說來奇怪,生性懶惰的他居然和自律無比的糰子關係最好,這奇妙的緣分。

分身腳步冇停,比起眼前的一切還是子虛和他說的“996福報”更讓他毛骨悚然,太邪惡了!他怎麼能想出這麼邪惡的想法!會被掛路燈上的!

“這麼多墳,估計兜要知道都得樂壞了。”靜寂分身將張牙舞爪的紙黃狗放到一邊,想走到儘頭看看,這裡水是流動的,應該可以找到出路。

“出來了……”靜寂分身順著小溪果真找到了出路,他順著河底繞過擋路的石壁,順利的走出了那墳堆。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水底發現了不少像是人類的屍骨與布衣,看穿著應該是吃不飽飯餓死的平民,也不知道是哪個時代的可憐人。

將衣服上的河水甩乾,又走出一段距離後分身總算看到了村莊模樣的建築群,他抬頭看了眼天,朝陽快變成夕陽了,不少明亮的星辰已經可以在天上看到了。

“麵容得偽裝一下。”分身在村莊不遠處喬裝易容了一番,配合變身術改變了一下形象。

濕漉漉的紅髮落湯鹹魚消失不見,分身再度出來時已徹底的“改頭換麵”了。

首先最明顯的改變是他的短髮變為了金黃,鬥篷變成了紅色的兜帽,兜帽上抽繩的末端則是繫著紅心形狀的裝飾。

他外披黑羽毛大衣,嘴裡叼著一根不知從哪裡順來的煙。

上身穿著淡粉色襯衫,上印有許多無序排列的紅心。下身穿著白色的牛仔褲,腳上穿著棕色的短靴,除了小醜妝冇畫上外赫然就是唐吉訶德·羅西南迪,也就是柯拉鬆的翻版。

不過那刻入骨子裡的鹹魚本色是隱藏不住的,雙眼中透露出無法掩飾的“摸魚氣息”。

“這樣應該就冇問題了。”靜寂分身,或者說是羅西南迪點點頭,對自己的裝扮很滿意。

他就穿著這身服裝大搖大擺的走進了這個小村莊,之後直奔著餐館去了,美食還是要享受的,公費外出不得好好吃點?

分身走進一家小店,已經想好要吃什麼了。

可在他掀開門簾的一瞬,一個金黃色長髮、波濤洶湧的女人就向他身前一撲,背後還跟出一個手抱小豬的女人。

羅西南迪,也就是靜寂分身覺得這一幕似曾相識,用極為風騷的蛇皮走位躲開了女人的襲擊,他可不想被她砸一下,會死分身的。

那金髮女人也不管成冇成功,直接趴在地上,掙紮著向他伸出手,嘴裡還帶有乞求之意。

“啊,又輸光了啊!連飯也吃不起了,好餓,好餓啊,好心人,能借我點錢去吃飯嗎,來日必當十倍奉還!”她搖晃的身軀讓分身眼睛都暈了,後方那個抱著豬崽的女人也是一臉難色,露出一個歉意的苦笑。

“綱手大人,請體麵些……”她拽了拽趴在地麵可憐兮兮的女人,似乎想將她拉走,但後者,也就是綱手,她像狗皮膏藥一樣貼在地上不動,好像分身不給她飯錢她就不起來了一樣。

分身好好觀察了下綱手,大,很大啊,看上去不缺營養啊?這是找他騙賭資來了吧。

分身掙脫綱手的束縛,他不會上當的,她就是來騙他錢的。

“看上去很可憐啊,很長時間冇吃飽飯了吧。”分身露出一個悲天憫人的神情,就像一個冇見過世麵的地主家的傻兒子。

“咕~”綱手的肚子配合著叫了一聲,她誠懇的點點頭,雖然她距離上一頓飯吃完才過了幾個小時。

“…但是我拒絕,我這人最喜歡向那些自以為是的人說不,就是不借。”分身露出了強者的表情,畫風變得剛硬起來。

“隻要我贏了,一定可以連本帶利的還上賭資!我有預感!這次必贏!”綱手說到這裡直接起身,整個人的氣勢都不一樣了,就像是……抽卡時的子虛。

“嗯……挺有自信的。”分身也被綱手的氣勢感染,他有些好奇這種靠運氣的活動到底有什麼魅力。

怎麼本體和眼前這個有奇恥**的女人都這麼著迷?間歇性叛逆的他想要試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