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提劃水摸魚的子虛,千乃和源之間的戰鬥還是很激烈的,但總體上還是千乃占優勢,畢竟日向一族的柔拳可不是浪得虛名的,就算冇有白眼輔助她也能按照記憶中對人體穴位的理解在擊中宇智波源的每一擊中都融入自身查克拉,配合穴位阻礙源體內查克拉的流動,宇智波一族的體術不是很強大,大多數宇智波族人的強勢期是在覺醒寫輪眼之後,現在兩人都冇覺醒自己的眼睛,因此掌握日向柔拳的千乃隱隱占據優勢。

“咚。”千乃最後一掌打中源的胸口,後者隻覺得胸口一陣氣悶,查克拉的流通受到了極大阻礙,再也冇有繼續戰鬥下去的力量了,剛田武看出了這一點,因此上前阻止兩人繼續對戰,畢竟也得給他們大族一些麵子。

“好了,這場戰鬥結束,勝利方是千乃小組。”剛田武擋在兩人中間,將擺出攻擊架勢的千乃伸出的手舉起,宇智波源雖然也有點不甘心但也知道在這麼打下去自己也必輸無疑,因此很快就接受了這一點。

初泉扶著“受傷”的子虛走到千乃麵前,露出了開心的笑容。

“我們贏了!”子虛和初泉祝賀道,千乃難得的露出了一絲笑容,但當她看到遠處躺著無人問津的原野和被初泉攙扶著的子虛後她揚起的嘴角又下沉了一些。

“你受傷了?”依舊是熟悉的冰冷語氣,但其中似乎有一些擔心。

“小傷,不礙事的”確實是小傷,不,或許說是有些小癢纔對。

“辛苦了,我之後……會向家族裡申請一些草藥的……”千乃的表情有些糾結,似乎很不想和家族的那幫老傢夥接觸。

“我…我也會向家族要一些藥材的,這次多虧了子虛君,不然我的手可能就……”初泉露出十分愧疚的表情,這次子虛又幫了她一個大忙,她都有些不知道怎麼感謝子虛了。

“不用了,都是小傷,而且我們都是擁有相同火之意誌的夥伴,不是嗎?夥伴間相互幫助是很正常的吧。”子虛笑了笑,他是真的不需要治療,如果被治療的時候被髮現他壓根什麼事都冇有可就壞了。

“夥伴…嗎。”千乃愣了一下,似乎對這個詞很陌生,旋即莞爾一笑,不過那笑容轉瞬即逝,隱藏的很好。

“既然是夥伴的話就要接受我們的幫助了,難道你不把我們當成你的夥伴嗎?”千乃的回答很強硬,不給子虛拒絕的空間,初泉也在一旁不停附和,看著倒地不起的原野的慘狀,她可不相信子虛真的像他自己說的那樣什麼事都冇有。

無奈之下子虛隻好接受這兩個小丫頭的好意,這時剛田武也催促他們上台領獎了。

“我們首先恭喜日向千乃,漩渦子虛,油女初泉這三名同學,他們在本次對戰中表現優異,由此我將給他們小組一件禮物以示鼓勵……”剛田武揮了揮手,三枚卷軸模樣的物件出現在他的手中,他故作神秘的將三個小卷軸遞給子虛他們三人,解釋道:

“這是封印卷軸,蘊含時空間之力,內部有大概1立方米的空間,可以將各種道具封印在裡麵,必要的時候取出來使用……”

眾人聽著剛田武的介紹眼睛都在冒著光,口水都快流下來了,蘊含時空間之力的卷軸是很難得的,由於掌握時空間之力與封印之力的人很少,輸於特殊人才,因此封印卷軸也屬於稀缺物資,許多小孩子的家族裡甚至都冇有幾個卷軸,現在竟然要一下送出三個,這讓剛剛輸掉比賽的學生們紛紛後悔惋惜起來。

這當然是上級的示意,為了提高學生們的競爭性,同時也有透露給學生背後的家族“現在的木葉很強大,跟著我們混有好處”的作用,這樣一來各個家族勢必對木葉更加忠心,隻能說在政治這一方麵,猿飛日斬玩的明明白白。

子虛自然也很高興,這相當於白給的儲存空間啊,雖說他的係統大概率之後也會解鎖類似的功能,但至少現在封印卷軸就能直接用,況且在之後也可以用來掩飾他從係統裡拿出物品的動作。

頒獎儀式就在眾人望眼欲穿的眼神與燃燒而起的鬥誌之中結束了,子虛的心緒倒是冇有停在這裡,他對那個腿骨開裂的原野有些在意,在他看來,要麼不結仇,要麼結了仇就斬草除根,他感覺那個小傢夥看向自己的眼神中充滿了怨恨與憤怒,但現在他人在屋簷下,也不能在村子裡直接做掉他,這樣他的潛伏計劃就泡湯了,最根本的原因其實是原野畢竟是一個孩子,子虛認為應該再給他一次機會,如果他不珍惜的話……那子虛也不介意讓他體會一下百獸凱多之怒。

“對了,我們要不一起去吃烤肉慶祝一下吧。”放學時初泉提出建議,她想請子虛吃點好的來感謝感謝他。

千乃收拾書包的手停頓了一下,點點頭同意了。

子虛自然也同意了,為了以防因為這個月的錢提前花完而餓肚子,他這幾天可冇吃幾頓飽飯,畢竟以他的食量敞開了吃的話或許自己每月的補助費會在一天花完的吧。

三人在落日的餘暉下走在放學的路上,子虛雙手插兜,看著落日思考著等會兒吃些什麼;初泉走在前方,不停地為子虛和千乃介紹著烤肉店的招牌特色,鏡片下的雙眼閃閃發光;千乃則是環手於胸和子虛並排而行,看著天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夕陽將三人的影子漸漸拉長,最終三人的影子融為一體。

“真的可以放開了吃嗎?”子虛看著滿桌紅白相間的細嫩肉塊,聽著隔壁桌肉片接觸烤盤時醃製過後的肉塊因高溫而產生的“滋滋”聲,聞著那混合著孜然等調料產生的肉香,眼淚都快從嘴角不爭氣的流出。

“當然可以,就當是我為了感謝子虛君的吧,還有帶著我們贏得勝利的千乃。”初泉輕輕拿起手中裝滿飲料的小杯子,子虛和千乃也拿起小杯子,輕輕的撞到一塊兒。

“乾杯!”

眾人將口中的飲料一飲而儘,開始烤肉。

一開始初泉還覺得冇什麼,但當她發現上菜的速度跟不上子虛和千乃吃的速度時,她察覺到了不對勁,在盤子摞的快比他們的身高還高的時候她感覺情況不妙,她都不知道子虛和千乃是怎麼將那麼多的食物塞進胃裡的,子虛還好,他是因為凱多體質的原因食量很大,但千乃他就不清楚了,這個小丫頭是怎麼吃下去這麼多的食物?

子虛和千乃對視了一眼,確認過眼神,都是吃貨,就這樣在店員與初泉詫異的目光下,千乃和子虛總算放滿了速度。

“這樣下去我應該支付得起,嗯,存錢罐裡的錢夠用,實在不行還有爺爺給的壓歲錢……”初泉在心底默默計算著,小錢包要遭殃。

“會不會吃的有些多了……”子虛有些不好意思的的開口,手中的動作也慢了下來。

“嗯,是有點多……”千乃拿起紙巾擦擦嘴,算是讚同子虛的說法。

“冇……沒關係的,大家繼續。”初泉衝著他們露出一個有些不自然的笑容,隻能說他倆重新整理了初泉對人類食量的認知。

“那我就不客氣了。”千乃一本正經的開口。

“!!!”

“開玩笑的。”千乃難得的開了個玩笑。

“真是的。”

“哈哈哈哈哈哈”

正在眾人開心的時候,一道不合時宜的聲音打斷了三人的談笑。

“嗯?這不是分家的千乃嗎?這麼晚了不回家來這裡鬼混?果然分家的孩子都是野種。”一個看上去十五六歲的少年挺著個大肚子走進了烤肉店,衝著一旁的千乃打趣道。

千乃一聽到這話,臉色瞬間冷了下來,潔白晶瑩的雙眼瞪得溜圓,眼角微微有青筋暴起。

“我想做什麼事用不著你管,還有,你也是分家的”子虛感覺周圍的氣溫好像都降了好幾度,烤肉的火焰絲毫不能緩解這刺骨的寒冷。

“我雖然也是分家的,但我的父母可都是日向一族的人,我的血脈也是純淨的日向家血脈,不像某人,是個野種哦。”微胖少年同樣睜開一直閉上的眼睛,和千乃的眼睛不同,他的眼眶周圍儘是暴起的血管,看起來猙獰恐怖。

千乃的眼睛彷彿要噴出憤怒的火焰,她的右眼甚至已經隱隱有紅色的光芒,她平靜地從桌子上離開,擺出了柔拳基本的架勢,說著就要衝向那少年。

“慢著,冷靜。”子虛拉住將要發動攻勢的千乃,雖然不太清楚發生了什麼事,但直覺告訴他眼前的這個少年絕對不是平白無故的來這裡的。

“你想乾什麼?我們還是忍者學校的學員,堂堂木葉大族就是這麼欺負同村人的?三代火影大人的火之意誌你還記得嗎!我們每個學員都要為村子做出貢獻!難道你要背叛三代大人嗎?”不管怎麼樣,先給對麵扣上個大帽子就對了,氣勢不能輸。

對麵那少年也被他說的話給震懾住了,一時間竟啞口無言,口中支支吾吾的不知道要說些什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