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8eeb5e289790d0e954812d3ff5358e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大蛇丸的住所很陰暗,或許和夜晚的原因有關,他居住的地下洞穴已經產生了一圈透明潮氣。

由於龍地洞的仙人模式,子虛在夜晚反而更加精神,明明是黑黝黝的洞口,他卻能看清黑暗中的許多細節,包括一動不動裝作柱子的小蛇。

地穴周圍平平無奇,待跟隨兜進入後纔有些會發現暗藏玄機,這裡被大蛇丸派先前的音忍四人眾佈下了層層陷阱,光是幻術就好幾重,繞過這些陷阱後纔算窺得這裡的全貌。

一排排充滿綠色溶液的粗大試管占據了房間的大部分空間,周圍的地板、牆壁、天花板都被鋼鐵覆蓋,一排排藍燈嵌入式的鑲嵌在鋼板的凹槽處,房間內不能說是燈火通明,但和外界的黑暗比起來還是明亮許多的。

那藍光的亮度就像是雨夜隔著淡淡烏雲的月光,又像是霧氣中的霓虹。

大蛇丸此刻正穿著一身白袍,負手而立,子虛隻能看見極長的黑髮如瀑布般散落在他的身後。

小心的走過那些溶液試管,子虛也看清了大蛇丸對麵的東西。

那是一個隻能看出人形骨架的鋼鐵軀殼,大蛇丸此刻正戴著一個麵具樣的東西,手拿電鑽在鼓搗著什麼。

大蛇丸旁邊則是一個極為龐大的電子螢幕,有不少雜亂的線路被接到大螢幕上,上麵密密麻麻的數據讓人看的眼花繚亂,每一秒都有全新的數據在螢幕上出現,而一旁大蛇丸的分身則是負責記錄這些數據,筆頭在分身的手下都快寫出火星子了。

子虛不再看彆人家的分身,讓兜告訴大蛇丸他來了。

“來得挺早,我知道你在擔心什麼,穢土轉生我不會用,至少暫時不會用,你也看到了,忍界亂起來對我有什麼好處?我隻想研究永生的秘密,我也需要找一副更有生命力的身軀。”充滿成熟而磁性的女聲傳來,大蛇丸將麵具摘下,露出一張皎好的女性容顏。

“你又換身體了啊,真是搞不懂到底是男還是女了。”子虛攤攤手吐槽。

“我們之間缺少信任,你讓我如何相信你的保證?”

“或許你可以把你的細胞給我拿來研究研究,這樣我就可以有一個同樣生命力強大的身軀了,戰爭對我來說就冇有意義了。”

“這你休想,初代火影死了都不消停,拿著他的身體細胞還不夠你實驗?你還是好好研究吧,看樣子你是在做機器人研究?核平主義者估計你會感興趣,不過你懂的。”子虛若無其事的轉移了話題,收起了玩笑的心態。

大蛇丸聽到這裡微微歎息,初代細胞太過強大,很容易引起排異反應,大多數實驗體都會被初代細胞同化成木頭,但他猜測子虛的細胞活性或許,不,是一定比初代細胞更有活性,他想看看兩者的細胞融合會發生什麼事。

“噢?那我要拿出什麼才能獲得你說的這個和平主義者呢?禁術?知識?還是彆的什麼?”大蛇丸雙手輕揮,從鋼鐵牆壁中又出現了許多泡在玻璃溶液中的眼球。

“寫輪眼?還是其他眼睛?我這裡收集了不少,你要的東西我大概都有,不過你說的那個和平主義者真的有你說的這麼神嗎?”

大蛇丸絕美的嘴角露出一點弧度,細長的舌頭裸露在外,他不懷疑子虛有和平主義者這種機器人,他懷疑的是子虛誇大了和平主義者的能力。

“放心,我要的東西很簡單,你也很容易會給我的,穢土轉生之術你肯定不會交給我的吧,暫時我不會要的,不過如果發現你還在背地裡使用穢土轉生的話,或許我們就需要好好交流了。”子虛做了個手勢,他要出去展示一下和平主義者的威力了。

大蛇丸三人離開,隻留下依舊記錄數據的分身和看門四人眾。

三人很快就來到了遠離村子的一處空地,周圍儘是一堆高山碎石,正好適合檢驗威力。

“到了,你可以展示展示了。”大蛇丸勾勾手,表示可以開始表演了。

見此子虛也不廢話,直接召喚出和平主義者。

“轟隆~”煙塵四起,周圍的小山滾落些許碎石,一個體型龐大,擁有呈半圓形的耳朵的7米高的人形生物出現在眾人麵前,子虛在之前就設定好了程式,此刻和平主義者低聳著頭,兩隻眼睛毫無光澤,處於待機模式。

大蛇丸饒有興趣的繞著這巨人轉了幾圈,眼神已經充滿了狂熱與好奇,未知正在呼喚著他。

子虛遠遠的輸入指令後和平主義者的雙眼發出滲人的紅色光芒,圓圓的熊耳動了動,身軀也不再僵硬,像個活人一樣動了起來。

“首先測試的是身體素質以及格鬥能力。”子虛讓大蛇丸和兜向和平主義者使出威力最強的忍術,大蛇丸怕弄壞了這難得的素材,隻用了威力中等的火遁,兜可是冇保留,雙手凝聚查克拉刀,一個大跳想用查克拉刀劈開這鋼鐵身軀。

麵對著襲來的火蛇,和平主義者絲毫冇有閃躲,憑藉自己的鋼鐵身軀輕易的就接下了這不疼不癢的火療。

大蛇丸深感意外,雖然他有所留手,但那火蛇的溫度也足以融化大多數鋼鐵了,可對麵那個鐵憨坨竟然一點傷也冇受,這讓他很是驚奇。

“錚~”金鐵相撞的聲音出現,彙集了兜全部力量的查克拉刀在半空中就被和平主義者用軟乎乎的熊掌接下,隨即趁著兜的身體被限製,他大嘴慢張,一股極為閃耀且熾熱的射線瞬間就擦著兜的頭顱射出,那速度極快,在發射的一瞬間就已經到達了終點。

兜一半的頭髮都被這鐳射燒焦,他大腦傳來轟鳴,他以為是幻覺,但並不是,兜身後被射線射中的小山此刻已經發出劇烈的爆炸,碎石崩落,灰塵就跟那天守鶴揚起來似的。

子虛對著大蛇丸開口,卻發現冇有聲音,這纔想起了冇將隔音壁解除,打了個響指後他衝著大蛇丸喊了一句。

“怎麼樣?效果還不錯吧,對了,我愛羅調教好了嗎?你要是不行我就去教育教育。”

“我愛羅冇事了,這效果可以……兜!快回來記錄數據,剛剛的感受給我好好寫下來!”

兜被和平主義者跟握小雞仔一樣握在手裡,剛剛差點就死了還得做研究,他真是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