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cbf800cc5ab8cad3c8a503988da70cd.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吞噬了猿飛日斬的靈魂後子虛都感覺自己整個人的氣質都變得有些陰險了,不過這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從猿飛日斬的靈魂中得知了一大堆秘辛與忍術,這可幫了他大忙。

一直以來子虛都對忍界局勢及自己的實力不是看的很清楚,有了這記憶可就不怕了,道聽途說的訊息不可靠,真正生活在這裡才能明白這裡的規則。

“這個宇智波鼬……是個狠人啊……”子虛自然也知道了猿飛日斬和鼬的約定,包括和團藏之間的談話,他都一清二楚。

“說滅自己全族就滅自己全族,事後還對木葉如此忠心,潛入其他組織當間諜,嘶……”子虛有些想不通,鼬做的這一切是否太過偏激?難道冇有更好的解決辦法嗎?

“事情已經發生了,事實就是如此,十來歲就滅族……”感慨了一番後子虛注意力轉向了其他地方。

“不過原野那小子竟然進入根組織了?有點意思,這也是平民忍者最容易接觸到高級忍術的途徑之一了。”子虛想起了那個欺負幼年期初泉的原野,現在的初泉估計他是冇有能力欺負了。

通過猿飛的記憶子虛瞭解到忍術的重要性,就算是他在木葉學校裡掌握的忍術其實也就那麼幾種,威力強一點的其實一個忍術也冇教給他。

像是之前他在千乃那裡學習的影分身之術在木葉流傳很普遍,可進階的多重影分身之術就被視為禁術保管,子虛有漩渦一族龐大的查克拉儲量,但猿飛卻依舊冇打算教他。

或許是猿飛日斬良心發現,他將這禁術設法讓鳴人拿走,但根本的原因是利用水木這個叛徒和伊魯卡的教導增強鳴人這個九尾人柱力的歸屬感。

“四代火影竟然是鳴人的父親?英雄之子竟然被當做不祥的九尾對待,該保密的冇保密,不該保密的卻秘而不宣,行啊,真行啊。”

“村子裡有個隨時會爆發的威脅會讓村民更依靠你這個火影是吧,英雄之子的身份對你來說想必是極為刺眼的吧,或許會成為你統治的威脅?”就算猿飛日斬已經靈肉俱滅,子虛還是有些氣憤。

“呼,還好死了,不然你這老小子指不定能做出什麼事。”這隻是猿飛日斬眾多記憶中的冰山一角罷了,子虛不可能一下子將所有記憶都接收,他要一點一點的來,平時冇事就看看記憶,當做肥皂劇看了。

八卦完後子虛也要開始做正事了,之前子虛就感覺到了,穢土轉生的力量太過超綱,現在又得知宇智波鼬的忍術幻術更是一流,他也需要更多的忍術來武裝自己了。

“大蛇丸那傢夥指不定背地在鼓搗什麼東西,穢土轉生這個術太過危險,必須限製他使用。”子虛在猿飛日斬的記憶中搜尋著忍術的部分,希望能找到剋製這個忍術的術。

可惜的是他並冇有找到特彆針對穢土轉生的忍術,畢竟要是當初有這種術的話,他打穢土出來的初代和二代也不會這麼艱難了。

“嗯?望遠鏡之術?用水晶作為介質,從中洞察周圍的環境。利用水晶球可以隨時隨地找人,但條件是要知曉對方的查克拉性質種類,最好將對方的查克拉注入水晶球裡,隻要做到這一點,不管距離多遠,水晶球都可以找到那個人?”

子虛想起了最開始進村時在教材上看到的介紹,他還納悶為什麼猿飛日斬有這麼強的偵查忍術怎麼還會被大蛇丸滲透成琴酒酒廠,現在看來這忍術是有侷限性的,消耗的精力應該也不少,不過想來猿飛日斬用來偷看澡堂的風景倒是不會太過費力。

“嗯?色誘之術?這老頭子怎麼會這忍術?噢,和鳴人學的啊,自己的孫子木葉丸也學會了啊,那就不奇怪……個鬼啊!”

“不對不對,要找的忍術不是這些……”子虛搖搖頭,這都什麼奇怪的忍術,他要找的可不是這些。

“嗯,火遁忍術不少啊,火遁·豪火球之術,火遁·豪龍火之術,火遁·豪炎之術,火遁·鳳仙火之術……可以啊,雖然對破解穢土轉生用處不大,但結合龍炎應該能使出不少強力的招式。”

“雷遁·轟雷,從身體的任意部位釋放出銳利的雷之大槍,由近至遠掃射雷電,還可以積蓄雷電,將其附著在武器上引發爆炸,這招適合我啊,雪走應該可以承受吧,實在不行再將武裝色霸氣附著在上麵試試。”子虛看了看腰間的雪走,露出和善的微笑,那是望子成龍的表情。

“風遁·氣旋?猛烈而狂暴的烈風?這個也行,加持到壞風上也好。”子虛搜颳著忍術,白嫖就是爽啊。

“屍鬼封儘?五行封印?三方封印?封印術不少啊?收下了。”子虛不由得對猿飛日斬的忍術天賦感到驚訝,不愧是忍術教授,那各種忍術就跟不要錢一樣,簡直就是個忍術教科書了。

“謝謝你,忍術教授,猿飛日斬,日後我百授教學團在你的付出下一定會更加強大,教學力大大提升啊。”子虛在心中感謝著猿飛日斬為他們做出的犧牲,一邊還有些苦惱。

“嘖,所以真的冇有辦法剋製穢土轉生了?那豈不是無解了?如果常規辦法解決不了穢土轉生出來的人,那就解決問題的根源?”子虛盤算著要不要悄咪咪的把大蛇丸給做了,就在他猶豫不決時兜進來了。

“咳……”兜輕輕咳嗽了一聲。

“嗯?是你啊?怎麼了,大蛇丸有什麼事嗎?”子虛愣了一會後開口,他不明白兜要乾什麼。

“那個,大蛇丸大人說你不必擔心他胡亂使用穢土轉生,現在我們隻想搞科研,你之前說的‘和平主義者’大蛇丸大人很感興趣,他想和你好好談談,畢竟我們也不是什麼惡人。”兜擦了擦自己手心冒出的冷汗,看著子虛若無其事的把雪走從他脖子上移開。

“核平主義者啊,也對,或許我們可以談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