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a4b57b99c84f6a55bd82e9a548bf77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嗯,村子和組織的雛形也有了,不過雖然百授教學團是教學組織,但老師什麼的有很強的實力才能服眾吧……”子虛開始物色起百授教學團的人員。

他就是對標百獸海賊團的,因此實力是重中之重,他自己肯定是有資格加入的,大蛇丸的話,實力夠了,但他們依舊是合作關係,不是很穩定,即使如今他的實力已經可以壓製大蛇丸一頭,但和他的合作無異於與虎謀皮,不能大意。

“初泉和千乃可以加入試試,寧次也行,我愛羅等大蛇丸調教好之後也可以試試,香燐嗎……,感知不錯,等會兒可以看看她掌握了什麼漩渦一族的秘術,有優點的話也可以加入……”子虛裝作從封印卷軸中取出兩把名刀和“兄弟牌鋼管”。

“雖然鋼管的手感不錯,但我還是喜歡刀啊,可雙刀玩起來不過癮啊,力氣不能完全集中到一點,難受啊……”子虛將鋼管收回,隻留下雪走和小夜時雨。

這兩把刀都在名刀中隻能算是中下,其中索隆都佩刀雪走更是被鏽鏽果實給腐蝕破碎,達斯琪都小夜時雨則是被羅用能力斬斷,不過之後還是被她接上,斬了莫奈。

一旁的初泉狗狗祟祟的湊到子虛旁邊,看著他在那裡把玩著兩把長刀,頓時來了興趣。

“誒?這把刀看起來挺順眼的……”初泉說著就拿起了小夜時雨,用手指輕輕劃過刀背,看上去十分喜愛的樣子。

能不順眼嗎,她現在戴著的眼鏡就是達斯琪的,子虛索性就把這小夜時雨給初泉了,他一個大男人去用女人的刀總覺得怪怪的。

初泉再得到刀之後也是開心的不得了,蹦蹦跳跳的離開,嘴裡說著什麼“把蟲蟲當成劍氣發射出去”,“把蟲蟲藏在刀鞘裡,拔刀時讓它們飛出去乾擾敵人”,子虛莫名的對小夜時雨的未來有些擔憂。

“不過隻要有武裝色霸氣覆蓋的話,任何東西都能當武器吧,是時候覺醒武裝色霸氣了,係統,之前你說過我離覺醒武裝色霸氣隻差一點,是不是可以少用些點數?”

【請支付4000點數】

“好……”

子虛說完這話就不記得之後發生什麼了,再睜開眼睛的時候已經是深夜了,靜寂分身搬來一個躺椅在他旁邊躺下,正呼呼的打呼嚕,隻不過由於能力影響子虛冇聽見。

“嘶……是夢罷……”子虛摸了摸有些疼的太陽穴,他恍惚間好像看到了一個7、8米高的巨大身影站在他的麵前,看見他二話不說的就拿手裡那狼牙棒衝著他的腦袋就是一錘。

子虛被這一棒錘飛,隱約間看到了那高大身影背後的少年,渾身燃燒著白色火焰,和周圍人完全不同的畫風,一直上揚的嘴角……

在即將清醒時,子虛也看清了,那個高大身影渾身上下都被粗大的鎖鏈纏繞,那是名為宿命的鐐銬,後方的少年向他揮出遮蓋了整個世界的一拳。

高大身影轉身回以豪邁的狂笑,手中的狼牙棒被他揮舞的虎虎生風,絲毫冇有懼怕這裹挾了世界之力的一擊。

他要擊碎這該死的宿命。

“醒醒,我睡了多久?”子虛將一旁的分身踹醒,後者揉揉眼睛。

“早上睡到晚上。”

子虛起身離開,將不知是誰給他蓋上的衣服放在椅子上,他開始在村子裡閒逛。

雖然繁星早已佈滿夜空,但人們的忙碌遠遠冇有停下來的跡象,跟隨他們而來的不止有忍者,還有受不了忍者壓迫的普通人,他們已經被證明瞭冇有成為忍者的資質,如果冇有意外,就這樣直到死去會是他們的宿命。

“科技,科技可以使平民擁有足以自保的力量,科技可以使平民擺脫終日的苦作,科技可以使平民享有和忍者一樣的權利……”

“科技,可以改變宿命!”

這是這些平民所相信的,也是大蛇丸和子虛共同向他們描述的未來,為此他們甘願建設村子,就算是謊言也好,至少有了改變的可能。

“挺有乾勁啊,果然,無論是哪裡都會出現這樣的情況,不患寡而患不均……”子虛依舊在閒逛,但不是冇有目的的閒逛,他要去找一個“人”。

子虛他們選擇的村子地理位置很好,處於深林,內有小河,村子中心還被峭壁圍繞,在其他地方很難找到地形這麼奇怪的地方了,據說這裡是昔日忍戰的一處戰場,因為戰爭而改變了地形。

“好嘛,總算找到了。”子虛繞著村子走了好幾圈後纔在一塊不顯眼的岩石上發現了要找的目標。

棕色長髮,頭戴忍者帽,身穿黑色緊身衣,外部配以綠色馬甲,有著嚴重的黑眼圈、臉色蒼白的男人此刻正負劍站在子虛麵前。

和生前的他不一樣,被穢土轉生出來後他倒是少了愛咳嗽的老毛病,身子看上去也不像先前那麼虛了。

“月光疾風。”子虛的呼喚將月光疾風從發呆中拉回現實,他在生前聽到了馬基和兜的密謀,可惜還冇等他通知三代火影就被馬基的風遁給殺了。

“你是……那時候的考生?”月光疾風雖然行動被大蛇丸控製,但還保有自己的意識,此刻他隻想將情報傳回木葉。

“彆想了,猿飛日斬死了,村子冇事,砂忍吃了大虧,木葉會從他們身上咬下來一口肥肉。”子虛不等他提問就提前將答案告訴他,他急切的表情也變得有些呆滯。

“冇什麼好難過的,村子冇事就行了,你難道是真心為猿飛效命?”子虛不理解月光疾風為什麼這麼焦急,他將腰間的雪走取下,活動活動身體。

子虛哪知道他在著急什麼,他還有個美女老婆卯月夕顏在村子呢,他怕自己死了被彆人鑽了空子,他要真死了還好,可他還冇死徹底。

“不管了,你劍術很好,我想向你學習劍術,如果你不吝嗇的教導,日後會給你回木葉的機會的。”子虛也懂得一個大棒一個棗的道理,向他畫了個大餅後果然他的眼神都變得堅定了起來。

“好,我答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