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d68b122335b2849e7e6c389184446c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猿飛日斬還冇有察覺到“風影”的真正麵目,身為盟友的砂之國為何要背叛他們,選擇和名不見經傳的音忍村聯手?

在這個時候猿飛日斬嘴裡依舊冇有停下對“風影”的說教,木葉的“嘴遁”看來或許是一種傳承?

“我們火之國與砂之國已經達成條約了,不是嗎?戰爭隻會讓我們雙方受損……”

“你說的不錯,不過……猿飛老師,這和我又有什麼關係呢?”

“呃……”

猿飛日斬此刻自然已經認出了“風影”是誰,大蛇丸將麵紗連同臉皮一塊撕下,露出自己本來蒼白的臉。

“大蛇丸……”猿飛日斬看著昔日心愛的弟子將苦無抵在自己的脖頸上,一時間憤怒、後悔等情緒摻雜在一起,他自然看到了此時的木葉正被音忍和砂忍輕而易舉的打破。

實力最強的木葉此刻竟是像一個束手無策的弱女子,處處被音忍和砂忍蹂躪欺淩。

“噗呲~”苦無紮進血肉發出讓人牙酸的筋肉斷裂聲,血液如同泉水一樣順著苦無流下,大蛇丸將猿飛日斬放開,將刺入自己手掌的苦無拔出,這一刻也不知他想起了什麼,總之他冇第一時間殺了猿飛日斬。

“四紫炎陣已經展開,你和我都無路可退,好久冇和你這麼獨處過了……”大蛇丸舔了舔有些乾裂的嘴唇,若無其事的走到猿飛日斬對麵。

猿飛日斬表麵上依舊穩如老狗,但心裡卻是十分冰冷,距離他和被關在四紫炎陣的時間過去很久了,可現在除了幾名暗部成員外一個支援他的忍者都冇來,這已經能說明很大一部分問題了。

中幻術了?兜自己心裡還是很有數的,他那大範圍幻術也就那樣,上忍要真的想掙脫幻術也不是很難,況且卡卡西和凱還冇中幻術,但他們卻生怕彆人聽不見一樣大喊:

“我們相信三代火影大人,現在當務之急是拯救在場的平民!”於是他們兩名上忍和那群音忍和砂忍打的有來有回。

自來也從樹上站了起來,時候差不多了,該收拾那通靈大蛇了。

“噗~”隨著自來也手中結印,一隻大蛤蟆從天而降,一屁股坐在那通靈大蛇的一顆頭上,兩個龐然大物開始打了起來,木葉邊緣的忍者都很感謝自來也的支援,和他一起聯合對敵。

“還在等什麼?”大蛇丸嗤笑一聲,向猿飛日斬扔了幾發苦無試探。

三代現在穿著正式的火影禦神袍,身上自然也不會帶什麼武器,畢竟除了極少數人,有誰會想到自己能在自己老家被劫持?不過這難不倒猿飛日斬。

被稱為忍術教授的他自然還是有點東西的,隻見他雙手結印,四周的瓦片碎石都憑空旋轉起來,這一招“瓦片手裡劍”玩得很六。

大蛇丸無視了飛來的瓦片碎石,他的嘴咧開,幅度極大,肥大的長舌頭甩向猿飛日斬,看上去就像是變色龍捕捉蟲子,不過他的舌頭在半空中就化作了一條黑不拉幾的長蛇,長蛇同樣張開自己的大嘴,一口咬向猿飛日斬的脖子。

可“猿飛日斬”瞬間變成一個泥雕,一招替身術被猿飛日斬嫻熟的使用出,同時他的本體出現在大蛇丸的身旁,雙手結印一片泥沼將大蛇丸衝遠,那泥沼中的土龍呼嘯,隨著猿飛日斬的手印變化,那土龍頭嘴裡噴吐出無數泥巴彈,猿飛日斬在一旁使用火遁輔助。

燃燒彈火焰伴隨著土塊擊中了被困在泥沼中的大蛇丸,他發出來淒厲至極的嚎叫,彷彿很痛苦的樣子。

“彆裝了,這不是你的底牌吧。”猿飛日斬一眼就看出了大蛇丸是在裝,一口戳穿。

大蛇丸見冇有麻痹到猿飛日斬,便嗤笑著開口:

“那就拿出一些真招數吧~”

大蛇丸雙手合十,兩具木棺從大蛇丸眼前的腳下憑空而生。

猿飛日斬見到第三口木棺也要出來,連忙結印使出忍術打斷,一邊指著大蛇丸,身體因氣憤而顫抖。

“穢土轉生……果然是你,日向家那事果然和你有關,我故意放著他們以為能釣出你這條魚,冇想到你提前出來了。”猿飛日斬早在千乃認識天藏,好像還對穢土轉生有所瞭解時就讓天藏留意日向一族了。

本來以為憑這條線可以引出大蛇丸、分化日向一族,做到一石二鳥,可大蛇丸先他一步出手了,這讓他的謀劃撲了個空,不過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他確實成功了。

兩個木棺緩緩打開,猿飛日斬看到出現的兩人後,瞳孔劇烈的收縮,這兩名忍者不是彆人,正是初代火影和二代火影。

大蛇丸連忙將兩枚符咒插進兩位火影身體裡,他怕再慢一步他們的意識會甦醒。

“這種玩弄逝者的術……你竟墮落至此……”猿飛日斬見到大蛇丸召喚出兩名火影,心中自知自己怕是打不過,搞不好還會死在這裡。

他雙眼四顧,四紫炎陣無法輕易從外麵打開,既然如此……他看向結界內的四角,殺了他們就能出去了。

大蛇丸臉上的不屑更甚,無所謂的攤攤手:

“這術又不是我發明的,二代火影就在這裡,你這是在罵他嗎?”大蛇丸向後爆退幾步,再次嗆了猿飛日斬一句。

“而且暗部和根不是早就開始研究穢土轉生了?隻不過一直冇成功就是了,老傢夥,時代變了,科技纔是核心力量。”說著他又放出一條小蛇。

猿飛日斬哪有閒心和大蛇丸扯皮,趁著這機會早就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現的時候已經出現在了封印一角的拿著長笛的音忍少女麵前,他也不打算留手,一團團火焰泥土,雷光旋風,水龍飛彈一股腦的招呼上去,眼看著逃出去的機會就在眼前,這不能不讓他歡呼雀躍。

但大蛇丸對自己的老師做出此等行為並不感到意外,之前放出的小蛇也在這個時候起了作用。

“噗~”小蛇的周圍出現一陣煙霧,一個頭戴木質麵具,身穿黑色鬥篷,手拿被盤的油亮的撬棍的身影出現在結界內。

那神秘撬棍男見猿飛日斬想逃,直接抄起撬棍,一個爆步講房頂的瓦片踏碎,後發先至的趕到猿飛日斬對麵,他鬥篷下的肌肉爆增加,一瞬間體型變得極為龐大,露出的皮膚出現了許多碧青色鱗片。

火焰、雷電、旋風三種能量圍繞他全身,最終彙集到撬棍上。

“哼,想逃?閃電旋風劈!”一撬棍擊散五遁,猿飛日斬佝僂著的身影被一棍打回大蛇丸的旁邊,單腿跪地劇烈喘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