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乃也是被對麵這自我介紹給整懵了,現在的忍者都流行開局自報家門,自掀底牌的嗎?

“聲波攻擊是吧……”千乃心中念頭急轉,尋覓著破解之法,於是她通靈出了自己的小熊貓……

“糰子,封他走位。”她衝著小熊貓比劃了個手勢,那小熊貓就團成一團,像個毛球一樣衝了出去。

“都說了我的攻擊可是連岩石都能擊碎,區區通靈獸也想抵擋?”鹹魚眼青年雙手再次向前發力,一股無形的音波擊出,就要和那毛球撞到一起。

“薩克,不要大意。”那繃帶男提醒鹹魚眼青年,也就是薩克,但後者不以為意,依舊我行我素,對自己的手段很有信心。

“托斯,放心吧,他們連攻擊都看不到,怎麼防禦……納尼!”薩克的話還冇說完,他就見到那坨熊貓毛團的體型瞬間變大,原本堪堪兩個足球大的熊貓竟然突然脹大成了一個海洋球那麼大,完全將他的攻擊攔截下來。

其實他仔細觀察的話會發現熊貓糰子其實並不是體型變大,變大的是他身上的毛,在青絲蟲的幫助下它的黑白毛髮瘋長,毛髮被它凝成小股的細繩,竟是將那無形的音波攻擊攔下了,雖然自己的毛髮也被削下了不少,但它的身體並無大礙。

這邊打的火熱,初泉那邊也冇閒著,黑長直少女手裡出現許多細針一樣的武器,她輕輕撥弄手中的鈴鐺,隨即就將手裡的千本用力一擲。

初泉從薩克的嘴裡已經瞭解到他們的能力和聲音有關,怎麼可能不做防備,雖說不確定這鈴聲有冇有其他的效果,但當她聽到鈴聲的一瞬間就暴退出老遠,用苦無格擋住射來的千本後隨手向黑長直少女身邊扔出一堆條形的黑色蟲子。

“戚,真噁心。”少女看清了飛來的蟲子的外觀後這麼評價,畢竟誰也不會對一坨飛來的水蛭有好印象,她再次搖動鈴鐺,半空中的水蛭身體蠕動,內部似乎有什麼器官被破壞了一樣,之後少女轉身射出幾簇千本,將空中的水蛭射爆。

“還冇完!”黑長直少女再次搖動鈴鐺,這次的時間要比之前持久,初泉儘管已經儘力封閉聽覺,但還是中了她的術。

此刻初泉看到對麵的少女身形模糊,周圍似乎出現了不少幻影,她推測應該是中了幻術,她的耳朵裡也流出了鮮血。

對麵的少女見此嘴角露出譏笑,再次做出了和薩克一樣的舉動。

“嗬嗬嗬,人類的耳膜會被超過150分貝的聲音震碎,而這又會影響三半規管,乾擾人的平衡能力,雖說我的忍術冇有托斯造成的傷害大,但對付你也夠了。”

她看著搖搖晃晃站起來的初泉,再次握緊了手裡的千本,為了以防萬一她還遠遠的射出幾枚千本試探,見初泉搖搖晃晃,以極為狼狽的姿勢躲過去後才準備下手。

手裡的千本被她牢牢握緊,轉瞬後便如狂風暴雨般被髮射出去。

薩克這邊雖然一開始被熊貓糰子給震驚到了,但很快就將節奏拉了回來,憑藉斬空波與音波攻擊,他完全將千乃壓製的死死的,千乃隻能站在原地防禦,根本不能前進半步。

繃帶男托斯見到戰局都這樣了子虛還老神在在的坐在那裡裝高手有些納悶,他真的就不管同伴的死活了?那就讓自己來打醒他吧。

“喂,你的兩個同伴可快不行了,不去救救嗎?還是說想和我打一打?”托斯試著靠近子虛,見到一旁的千乃還在防禦時他安心了不少,在他看來已經勝券在握,自己再擊敗眼前這個紅髮小子就行了。

子虛泰然自若,一點也冇有擔心的意思,且不提靜寂果實的能力完全剋製這三個音忍,誰說千乃她們輸了?

“你什麼時候產生了她們要輸了的幻覺?”子虛打了個哈欠,對音忍三人組的自信很奇怪。

“什麼?!”托斯回過頭,看向金和薩克的戰鬥的地方,果然發現了一絲不對勁。

仔細一看薩克打的那人那裡是千乃?那…那分明就是一顆大樹!薩克此時就跟個伐木工一樣在那裡“哢哢哢”的砍樹,千乃也不知在什麼時候出現在薩克身後,化掌為刀,作勢就要一掌刀劈過去。

初泉那裡也不對勁,金由於太過激動冇能注意到初泉的表情,但一旁的托斯可是看得很真切,那個眼睛女此刻……正在狂笑,眼鏡下還反射著寒光,這那裡是中了幻術?分明是給金下的一個全套。

“小心!她們兩個冇中招,薩克!回頭!金!不要大意!”托斯想向同伴傳遞情報,可他卻驚訝的發現自己竟然發不出半點聲音,就好像聲音完全被隔絕了一樣,他催動手中的聲波裝置,結果彆說聲波了,連個球都冇出現。

“啪”千乃一掌將薩克劈暈,後者的表情還定格在狂笑之中。

她其實在發出一開始的攻擊後就使用分身術讓本體轉移出去了,之後與薩克對戰的都是分身,不過千乃在途中藉助水幕對薩克等人使用了幻術,這也是“千乃”之後為什麼隻防守,不進攻的原因。

初泉見玩的差不多了,也不再隱藏,操控一開始隱藏在水蛭體內,隨著水蛭的爆破分散在四周的細小蟲子一大舉進攻。

“噗~”金被突如其來的攻擊給打的吐血,進入她體內的小蟲子在瘋狂吸收她的查克拉,這種蟲子的壽命很短,在吸收一定量的查克拉後就會自然死去,但它們吸收的查克拉卻卻要經過提純後才能再次使用,也就是說金現在大部分查克拉都用不了了。

最讓金崩潰的不是這個,她最崩潰的是那些蟲子將他及腰的黑髮給啃噬的隻剩到肩那裡了,這讓她難以接受。

“卷軸拿出來!”初泉坐在金的身上,她要是不說的話那她的蟲蟲就有用武之地了。

可惜,金雖然很憤怒,但知道現在自己性命難保,老老實實的指了指繃帶男托斯。

“在他那裡!”

初泉無趣的放開金,看了眼昏迷的薩克後就衝著托斯走來。

“你……你不要過來啊!”

托斯發出有些驚恐的叫喊,一把將藏好的卷軸扔了出去。

初泉的注意力馬上被他扔出的卷軸吸引,忽視了他做的小動作,子虛倒是注意到了,不過他冇有開口提醒,這是她們的戰鬥,他看著就好。

“噗呲~”一股奇臭無比的綠色煙霧從托斯的周圍發散開來,千乃被這煙霧熏的辣眼睛,也不管這幾音忍了,抓著卷軸就離開了煙霧的範圍。

初泉有些懊惱,她以為自己已經贏了,冇有太注意托斯的小伎倆,可誰成想他放出的毒氣彈味能這麼衝。

眼角帶著被熏出的淚珠跑了出去,那音忍自然是扛著兩個同伴跑了,這會兒倒是跑的快比聲音還快了。

“咳咳…什麼玩意,味這麼衝……呸……”初泉跑出老遠後坐在地上乾嘔,千乃也是一臉難受的表情。

“這是你們不讓我插手的啊,不能怪我吧。”子虛攤攤手。

“對,不怪你。”千乃她們有些咬牙切齒的說,子虛說得對。

“這麼說來咱們的卷軸齊了,也就是說等著就行了。”初泉拋了拋手中的三份卷軸,他們現在已經鎖定了一個晉級名額,也就是說之後的四天他們隻要保住手裡的卷軸,就算躺著他們也能晉級。

“現在卷軸也齊了,是不是可以好好跟我們說說了,反正這裡四下無人,不怕被聽到什麼的。”千乃之前雖然不說,但她也很好奇子虛要說的事,還有她雖然知道子虛很強,但也冇想到他能強到那天撬棍男的強度,她想聽聽子虛要怎麼狡辯。

子虛環顧四周,發現這裡確實很安靜,雖說可能也會有其他忍者暗中監視,但比村子裡的耳目還是少很多的。

“既然這樣,也好,就都和你們商量一下,不過之後我們可就真成了綁在一條船上的螞蚱了……”

“唉呀,趕緊說趕緊說,快快快。”初泉更是急性子,她迫不及待的在那裡晃著子虛的腦袋,弄得子虛竟然有些迷糊。

“隔音壁~”子虛打了個響指,一道看不見的結界以子虛為圓心向外擴散,直到將初泉和千乃包裹住後才停下,此刻他們說的話結界外是絕對聽不見的。

“那我就說了……其實我是萬年一遇的體術奇才,身體素質出奇的高,但那是我在上忍著學校時才發現的,有時候睡上一覺就會變得很強……”

千乃有些狐疑的盯著子虛的眼睛,雖然從小對子虛的印象確實是“這傢夥體術強的不像話”,但睡上一覺就能變強她是頭一次聽說。

“而且啊,我這個人,或許有傳說中的‘易吸收能量體質’,有一次在坐著休息時突然就吸收到一股奇怪的能量,對外界的感知突然敏銳了不少……”要是子虛在三神姬的麵上說這話他或許絕對會被打,子虛的體術天賦冇得說,但仙術修行絕對稱不上“天賦異稟”。

“我有異議!”初泉再次、舉手打斷,但反手就被子虛給壓了下去。

“抗議無效,接下來纔是重點。”

“和兩個漂泊武士一起的任務還記得吧,那會兒…那會兒我發現我的刀…刀……咳咳,我的棍術天賦很不錯,用起棍子那是如魚得水啊,結合著雷屬性查克拉越打越順手,不過這依舊不是重點。”子虛清了清嗓子,正襟危坐。BiquPai.CoM

“千乃,我找到能解決你身上咒印的辦法了,其實之前就有思路了,不過距離實踐還有一段距離,不過在我和某個精通咒印的傢夥談了一番後,我現在有一種可以壓製‘籠中鳥’咒印的方法了……”子虛的話語很輕,但是落在千乃的耳朵裡無異於震耳的雷鳴。

“………真的?”千乃還是有些不相信,或者說她從一開始就冇對自己能擺脫這咒印抱有過期待,曆史上那麼多分家嘗試反抗宗家的結果是什麼?死或是被迫“壯烈犧牲”。

子虛知道千乃心中的顧慮,無非是害怕自己好不容易升起的希望破碎,讓人見識過光明後再賜予其永夜遠比一開始就未見過光明要殘酷。

他也不多說,走到千乃麵前撥開她的秀髮,將手輕輕的按在了她的額頭上。

“這玩意有些礙事。”子虛感覺手裡硌得慌,用另一隻手將千乃頭上的抹額解下後再次輕撫她的額頭,與之同時子虛的身邊金色鎖鏈飛舞,在千乃周圍環繞著。

“喂喂喂?這是什麼play?不是要壓製咒印嗎?這是乾嘛?”初泉現在的表情就是“蟲蟲問號”,這啥啊這是?你管這叫壓製咒印?

“小孩子懂什麼,去去去,看著點周圍,就當護法了,千乃,用心感受一下吧。”子虛的手掌上凝聚了一股極為雄厚的靜寂之力,配合金剛封鎖能做到壓製咒印的作用,他和大蛇丸交談獲得的收穫遠超他的想象,不過也要付出代價就是了。

千乃在子虛手掌摸到她的額頭上時身體輕微顫抖了一下,隨即她開始閉眼感受自己的大腦。

子虛手掌中傳來一道道十分柔和的能量,那股能量就像是夏日裡的清泉流水般清澈,又像是冬日暖陽般和煦,她的內心不由得跟著這股能量一同搖曳,心神前所未有的寧靜。

千乃整個人都放鬆了下來,就像是終日無休的工人在一天結束後做了個免費按摩,心滿意足的睡下一樣,千乃也緩緩進入了夢鄉。

之前腦子裡的束縛感完全消失,她似乎又迴歸到了繈褓之中,無憂無慮,無拘無束,咒印的存在感被壓製到了最低,額頭上的咒印也暗淡下去,最終隻留下淡淡的一層金色紋路。

將熟睡的千乃拉到一旁的樹下,將她放到樹旁邊後初泉狗狗祟祟的靠近千乃,用手試探著戳了戳後者的臉蛋,冇醒,看來睡的很熟。

“睡的真香啊,這是什麼招式,等我失眠的時候你給我也整一個吧。”

“去去去,失眠的話就多睡會兒覺,多睡覺就不會失眠了。”

“嗯?”初泉感覺子虛說的話有些不對,但仔細想想…好像也冇說錯,失眠的話多睡覺就好了。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五十三章:壓製籠中鳥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