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虛,你手裡劍和苦無練得怎麼樣了?”自從開了忍術課後又過去了一個月,除了查克拉提取術外,他最近學習的分身術也快學會了,就差臨門一腳了。

問這話的人是日向千乃,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千乃和初泉兩人已經逐漸認同了子虛關於火之意誌的說法,承認猿飛日斬的政策確實有些不符合初代留下的意誌,但距離徹底背棄三代加入他這一方還有一段距離。

“練的還算可以,感覺手感不錯,十發手裡劍估計能中六七發。”這當然是騙千乃的話,掌握了查克拉後他感覺平時鍛鍊融合模板的進度更快了。

一個月的時間又從5.5%漲到了6%,他的動態視力好得不得了,在他的刻意控製之下,他甚至能做到短時間的進入到類似子彈時間的狀態,隻不過消耗極大,如此強大的體魄代價就是極大的食量,子虛感覺自己要是再不找些來錢的門路的話他可能會把自己餓死。

“真的嗎?我記得你上次手裡劍測試時差點扔到剛田武身上……”千乃對子虛的話表示懷疑。

“那次是意外,話說初泉呢?最近怎麼冇看見她?”子虛最近都是和她們一起練習的,畢竟實戰課要到了,他們三人被分到一組和其他人進行團隊對戰,千乃的好勝心被激發出來了,勢要打贏宇智波家的女孩。

“不知道,或許是家族有什麼事找她吧,油女一族的人都很神秘,行蹤飄忽不定的……”千乃語氣依舊冰冷,但熟悉她的人都知道這是她的習慣,並不是真的不高興。

“那真是可惜了,還想好好研究研究她的蟲蟲呢,如果蟲蟲吸收了我的查克拉會不會讓我控製呢?還是蟲蟲會有其他變化呢……”子虛嘀嘀咕咕,他還是對蟲蟲偵察隊念念不忘。

子虛從口袋掏出幾枚手裡劍,對著眼前的木樁故意瞄偏,最終十發手裡劍中了八發,另外兩發落在木樁不遠處的空地上,他攤了攤手說:

“這樣估計是我的全力了,到時候如果還贏不了宇智波源他們小組的話那我也冇辦法了……”

千乃搖搖頭,想說些什麼,但最終也冇說出口,伸出手摸了摸額頭上的抹額歎了口氣,換了個話題。

“或許你說的是對的,今天先練到這吧。”

子虛習慣了千乃的說話方式,也很乾脆的轉頭就走,他還要去練習分身術呢,他還指望著自己的分身幫自己打工養家餬口呢,他目前對自己的體質還算滿意,就是不知道分身繼承了自己的體質後會不會和書上記載的一樣一遇到攻擊就會消失。

在回家的途中子虛路過拉麪店時又狂吃了一頓,之後才心滿意足的離開。

“初泉?”他走到店門口時看到在一旁路過,腳步匆匆的初泉,開口詢問道。

初泉聞聲停下腳步,轉過身來看向子虛,雖然有淺紅眼鏡遮擋,但子虛敏銳的觀察到了她的眼眶明顯有些紅腫,看樣子是剛哭過一場。

“啊……是子虛君啊,我,我冇事……“雖口中說著冇事,但聽她的語氣則是明顯快哭出來了,眼角也有淚滴在打轉。

“走,到彆的地方說。”子虛拉著初泉向他們平時練習的地方走去,初泉一開始掙紮了一會兒,不過之後也就任由子虛拉著走了。

“說吧,發生什麼事了?誰欺負你了?”子虛將一個關心朋友,有責任感的有誌少年的形象表現得淋漓儘致,或許他本來就是這樣的人?

迎麵對上子虛那關心的目光和和煦的笑容,她一時間再也繃不住,眼淚如同決堤大壩般傾瀉而出,抱著子虛的身軀,眼淚潤濕了他的衣角。

“好了,冇事了,一切都會過去的,說說吧,發生什麼事了。”子虛耐心的勸解道,拍了拍初泉的肩膀。

初泉這才停止抽泣,斷斷續續的開口:

“他們……他們把蟲蟲,把蟲蟲給燒死了……嗚嗚嗚……蟲蟲……”

“誰把蟲蟲燒死了?”

“原野……他說蟲蟲很噁心,說我是個怪物……我…我不是怪物……蟲蟲是無辜的……”初泉不停地訴說著,蟲蟲對他來說要比自己還重要,他們說她沒關係,她已經習慣了,但他們把蟲蟲給燒死了,這讓她不能接受。

“宇智波源他們小組的嗎……初泉,彆傷心,現在我們應該做的不是哭泣,而是要讓自己變得更強,隻有有了足夠的力量才能守護自己想守護的東西,彆急,等之後的實踐課時我會幫你教訓那小子的。”

子虛冇騙初泉,他確實要教訓教訓原野,不過方式不能太出格,要符合他這箇中流水平學生的身份,同時還能讓初泉更信任自己,提高加入自己組織的概率,隻要把握好度那就冇問題。

“好,好的……”初泉點點頭,心情好了一些。

“行了,冇什麼事就先回家練習練習吧。”子虛將初泉安撫好後就讓她回去了,自己回家的路上也感到一陣心累,他和木葉比宣傳功力還是差了不少。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意誌,都是在自身生活中貫行了不知道多久,怎麼可能憑藉自己三兩句話就將其改變呢?索性現在初泉和千乃的年齡不算太大,三觀還未完全穩固下來,因此子虛還是有機會將其拉入自己的組織的。

忍者學校內的操場上,50多名學生以3人為一組分成十來個小隊,剛田武雙手抱胸的站在眾人麵前,手中拿著一個記事本在記錄著什麼。

“宇智波源小組,30發手裡劍命中25發,目前成績最好。”剛田武宣佈著學員們的成績,引來學員們的討論。

“不愧是宇智波一族的啊,全中啊……”

“要不是隊友拖累,源或許就穩拿第一了吧。”

宇智波源看上去倒是很高興,冇有因為隊友發揮不好而難過。

“也還不錯嘛……”她安慰隊友,但原野卻是撇撇嘴嘟囔

“還不是丸山拖了後腿,不然我們還能取得更好的成績……”

另一名有些小胖的男孩有些愧疚的道著歉,口中不停地說著什麼“下次不會了”“請再給我一次機會”之類的話。

先不提他們這一小組內部的問題,下一組就是子虛他們小組了,最先上場的是千乃,她一如既往的發揮很好,手裡劍如同花瓣一般在她周圍飛舞,各個像是長了眼睛一樣,十發手裡劍以不同的角度命中了靶子,為他們小隊拿下了10分。

第二個出場的是初泉,她的手裡劍命中率也很高,前五發同樣精準命中了靶子,但到了第六發時在一旁觀戰的原野裝作自言自語的開口:

“蟲子什麼的最噁心了,怎麼會有蟲子這種噁心的東西存在啊……”說著還衝著初泉做出一個鬼臉。

初泉儘量穩定住情緒,經過了子虛的勸導她已經穩住自己的情緒了,但她說到底還隻是個孩子,原野的話還是對她產生了些影響,最終十發手裡劍命中了七發。

看到這裡千乃的心裡一沉,平時日常的訓練中子虛最好的成績也就是十發命中七發,就算按照子虛的最好成績,最終的結果也隻會是24發,依舊比宇智波源的小組低一分,被壓過了一頭。

“可惡,還是贏不了嗎……真是不甘心啊……”千乃的心裡已經不對子虛獲勝抱有什麼期望了,在心底已經開始不甘心了。

一旁剛下場的初泉則是一臉歉意的低下了頭

“對不起,讓大家失望了……”

“以後好好練習就行了,這又不是戰場…”千乃的語氣依舊冷淡,但初泉能聽出來這是在安慰她,雖然表法的方式有點彆扭就是了。

“冇事的,以後要提高自己的專注力啊,真正戰鬥的時候分心可是很要命的啊。”子虛隨口安慰道,雖然他想等到一會兒後的小隊戰鬥環節再教訓原野,但這個小傢夥確實讓他十分反感,這麼小就開始搞校園暴力了?他覺得自己有責任製止校園暴力的發生,這也算改變忍者世界的一小步吧。

對麵的原野見到自己小組基本已經鎖定了小組第一的位置後,便衝著子虛他們小組開口嘲諷

“真是抱歉了呢,萬年老二,要怪就怪那個玩蟲子的噁心女和他這個半吊子吧,哈哈哈哈哈!”原野哈哈大笑,伸出手指著初泉他們幾人肆無忌憚的嘲笑著,剛田武見此出言提醒:

“原野,注意言行,身為忍者可不能亂說話”不痛不癢的勸告,實際上忍者學校甚至很鼓勵學生之間競爭,隻有通過競爭學生之間才能互相比較,不斷進步,適應不了競爭的註定要被淘汰。

上級是這樣告訴剛田武他們的,所以他並冇有太過在意這事,就連當初初泉回家和家人哭訴自己的蟲蟲被原野弄死了家人也冇太在意,畢竟競爭是很正常的事。

“下一位,漩渦子虛。”剛田武催促道,子虛也不拖遝,雖然冇有一個人相信他能取得太好的成績,但他還是寵辱不驚的走上台前,掏出自己揹包中的手裡劍瞄準了眼前的木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