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da25af4c3d3ef5ea3b5c758446f2914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哦~”子虛露出了原來如此的表情,這是真來抄作業啊。

他留意了一下週圍,好傢夥,這可真是見識到了什麼叫八仙過海各顯神通了。

有光明正大開白眼透視的,有利用狗叫傳暗號的,有用各種道具作弊的,當然也有一道不會坐著發呆的。

監考老師當然也不是吃素的,隨說第一關本來就是允許你們作弊,但直接給他們監考老師塞錢問答案就有些過分了,這種明顯能看出作弊的他們也不慣著,錢手下,人淘汰,正好還讓他們見識一下忍者世界的黑暗。

“各位,都做得差不多了吧。”森乃伊比喜見不少考生被趕出考場也微笑著提醒,但那滿是疤痕的臉笑起來隻會讓人更害怕。

“最後一道題你們可以選擇做或不做,但這一題有額外的規則。”

“如果選擇回答最後一道題,錯誤的話將直接淘汰,並且再也不能參加中忍考試,如果放棄回答則是整個小組淘汰,但可以參加明年的考試……”

子虛有些聽不下去了,一個大男人這麼磨嘰,答,你倒是趕緊說啊,搞快點。

“我…我放棄……”陸陸續續的有不少考生受不了這壓力而選擇棄權,期間有人質疑森乃伊比喜冇這麼大的權利,但後者說在這場考試中他就是規則。

“所以和出的題目完全無關是嗎……”子虛小隊輕鬆的走出教室,這場考試不出乎他們的預料,無非就是考驗忍者的勇氣,能留下不棄權的忍者全部合格,就算是白卷也能及格。

“嗯?看什麼看?”子虛有一種被窺視的感覺,他隨口一說就炸出來了。

“切。”

“是你啊。”子虛看著那邊環手靠牆裝杯的葫蘆娃,這小子就是剛纔被他紮眼珠子的倒黴蛋。

子虛剛想上前問候問候這個葫蘆娃,但好巧不巧的是他們第二關的教官也在這時候來了。

一個穿著網紋緊身衣,外穿淡黃色風衣的紫發禦姐破窗而入,森乃伊比喜無奈的退後,將黑板留給她。

“我是下一次考試的考官,禦手洗紅豆,現在跟我走。”紅豆豪爽的開口,眾人還未從她破窗而入的舉止中緩過來她就又跳窗而出了。

“嘶,一股子蛇味?木葉是蛇窩嗎?話說剛剛在這群考生裡好像也聞到了蛇味兒……”子虛很想吐槽一下,他猜測這肯定和大蛇丸有關,就是不知道後者的目的是什麼。

“這裡就是死亡森林了,裡麵的危險程度很高,因此你們必須要簽下這生死狀才能進行考試,你們的實力死在那裡是很正常的事……”紅豆一本正經的解說,可鳴人在這個時候又開始了作死。

他鬼裡鬼氣的模仿起紅豆的動作和話語,邊扭動身體邊指著紅豆。

紅豆笑眯眯的冇說什麼,但下一秒就衝著鳴人扔出一把苦無,後者注意到的時候他的臉頰已經被劃破了一道小口,留下幾滴血液。

接著趁機繞到對方的身後,從後麵抱住他的臉,笑麵虎一樣的開口:

“像你這樣的孩子……一般也是死的最早的。”手指還將鳴人臉上的鮮血摸去。

片刻後,紅豆似乎感覺到了身後的危機,快速抄起手裡的苦無擋在身前,下一秒,一根舌頭卷著紅豆之前扔出去的苦無悄然橫在她的脖頸。

“苦無……還給你。”一個頭戴鬥笠,表情怪異的女人站在紅豆背後。

“特地麻煩了,謝謝你。”紅豆依舊麵帶微笑。

“但是不要帶著殺氣站在我的後麵……如果你不想早死的話。”紅豆對考生似乎很滿意,下一秒就掏出了生死狀。

考生很快就將注意力放到了生死狀和死亡森林內的地形上了,子虛冇注意紅豆介紹了什麼,千乃她們聽就行了,他現在隻感覺不妙,十分不妙。

“大蛇丸?”他盯著那個之前在紅豆背後的女人,雖然隻是一瞬間,但透露出的氣息確實有大蛇丸的氣息,雖說有些奇怪。

那疑似大蛇丸的忍者也像是注意到了子虛,扭過頭去衝著他動了動嘴。

“又見麵了……”

“………”子虛默不作聲,他已經和那個時候不一樣了,或許不用太害怕大蛇丸的手段。

“想要我的身體……可以啊,看看你拿不拿的走!”

他也輕動嘴唇,眼神前所未有的犀利,周圍的其他學員在這一瞬間都感覺溫度似乎都降到了極點,彷彿一隻凶獸即將出籠。

“這就是死亡森林的氣勢嗎,名不虛傳,光是站在這裡就渾身冒冷汗了……”

“天地卷軸嗎,很殘酷的考驗啊,每個小組隻有一個卷軸,湊齊天地兩份卷軸才能及格。”

“5天不能出來啊,這是養蠱啊……”

眾人七嘴八舌的議論著,死亡森林的大門為他們打開,看著一批批考生進入,紅豆不在笑眯眯,有些唏噓得撓撓頭。

“也不知道能活著出來幾個,還有那個傢夥……不會是你吧…”

子虛三人進入死亡森林後很快就隱藏了起來,在陌生環境作戰是很吃虧的,百聞不如一見,紅豆的話隻能當做參考。

這裡的樹木長得匪夷所思的大,每一根都像是支撐天地的柱子,在樹梢上蹦極都得幾分鐘才能落到最底下,森林的最中央有一座高塔,那裡是最終提交任務的地方。

子虛等人最初的設想是守株待兔,在高塔附近潛伏那些收集到一套卷軸的小隊,可剛進森林大家都分散的很開,還是直接搶奪來的更快些。

“千乃開白眼觀察環境,初泉放出蟲子警戒偵查,發現有小隊來就揍,不用管是什麼卷軸,不必留手,關乎生死的戰鬥不用我教吧……”子虛迅速的將任務分配給眾人,這是她們小隊第一次和彆的小隊生死搏鬥,他很想看看自己小隊現在有多麼強大。

【宿主已觸發任務……】

“觸捏mua,百獸……不對,燼組織,給爺乾,打就完事了。”子虛把係統提示拋到腦後,想那麼多乾什麼,打就完事了。

千乃傳來訊息說是前方有幾個未知查克拉,子虛趕緊示意兩人趴下,這三打一,敵在明,我在暗的局勢不得打上一波。

“嘶……這晦氣的查克拉……”子虛的表情有些微妙,他遇到了最不想遇到的傢夥。

“千乃,初泉,現在馬上離開這裡,隨便去什麼地方,反正現在離這裡越遠越好,到時候我會用蟲聯絡,現在,跑!”子虛迅速對對兩人發出指令。

雖然兩人心中有不少疑惑,但子虛不會做無意義的事,他這麼說就一定有這麼說的理由,按他說的做就是了,這點初泉做的尤其好,好到就運算元虛有性命之憂時他讓她跑她也會二話不說,拔腿就跑。

兩人很快就離開了當前所在地,拿隱匿著的身影也冇阻止,不緊不慢的向子虛靠近。

“察覺到我是誰了嗎?不錯……”那身影漸漸從黑暗中浮現,幾步就跳到子虛所在的樹乾上,這赫然就是之前舌銜苦無的長舌婦!

“一股子蛇味兒,想忽視都忽視不了,怎麼,這副模樣是要搞什麼事情?”

長舌婦,也就是大蛇丸聽到子虛的問話有些詫異,這小子和上次見到他時的表現變化很大,看得出來那小子說話有了不少底氣。

“這麼自信?不怕我出手奪取你的**嗎?”大蛇丸眯起眼睛,一步一步慢慢靠近子虛,5米,3米,2米……

“你可以試試。”子虛淡淡開口,靜寂之力緩緩在他周圍流轉,雷霆之力圍繞周身,八門遁甲·改隨時處於待命狀態,絲絲黑色威壓如實體般浮現在他周圍。

紫色的眼影淺淺的出現,子虛對周圍的感應又加固了一分。

大蛇丸饒有興趣的打量近在咫尺的子虛,似乎是在看待一個本應滅絕了的生物,他向後倒退幾步,表示自己並不想交戰。

“說真的,我對你的**很感興趣,有冇有興趣成為我的研究素材?”

“……你要死了吧?”子虛在觀察一番後注意到了大蛇丸的異常,他此刻的身體周圍彆說自然能量了,就連生命能量都有些少,看樣子完全不像忍者,反而更想已到遲暮之年的老人。

大蛇丸不置可否的攤攤手,“那你就把你的身體給我使用吧。”他的舌頭伸長,似乎想要一口咬向子虛。

“雖然不知道你想乾什麼,但是應該是想對付某個忍村吧,如果是要對付某個人的話或許我們可以好好談談。”子虛睜開雙眼,此刻他的瞳孔已然變成了琥珀色的豎瞳。

“談談?好啊,我倒是想聽聽你的想法。”話雖如此但大蛇丸還是發動了攻擊,他的脖子伸長,轉瞬間尖牙突生咬向子虛的脖頸,實力不夠的話談合作就是做夢。

但這隻是障眼法,真正的他早已躲到了伸出的脖子裡,像是蛇蛻皮一樣將自己發射出去,如果子虛選擇硬抗這一咬,那他就會趁著子虛防禦時蛻皮出來再給他一口,如果選擇躲閃那他就用早已準備好的“潛影蛇手”攔住子虛,最後再給他一口。

大蛇丸的設想很美好,但現世永遠讓人感到可惜。

隻見子虛就跟一個石像一樣一動不動,似乎還是想像上次一樣硬抗,但這次大蛇丸可是在他的尖牙裡留下了天之咒印的力量,可不是單憑他現在的身體就能硬抗的。

“滋啦滋啦~”子虛身體周圍電流如同流動的小蛇一樣四處亂竄,他的體表也被電流纏繞,不知是被電的還是八門遁甲·改的原因,他的頭髮根根倒豎,紅毛刺蝟!不對,超級賽亞人形態登場。

以為這樣就結束了?不,對待大蛇丸這樣的敵人他不敢有絲毫懈怠,仙人模式全開,雖然目前掌握的不是很完美但還是能勉強維持個幾分鐘的。

在這一瞬間大蛇丸感覺周圍的自然能量統統都被像是被禁錮住了一樣,空氣變的彷彿有千鈞之重,像是在水裡的魚突然被哪個大善人扔到水泥裡一樣,大蛇丸的動作瞬間凝固住了。

“我說過,我想和你,談談。”子虛露出一個核善的笑容,手裡抄起了儲存空間裡的撬棍,上麵再次覆蓋上了黑色與藍色交雜的電光。

“走你。”子虛在這凝固的空間裡活動自如,甚至比平常運動的還要靈活,他甚至還擺出了好幾個姿勢,最後以打棒球的姿勢一撬棍乎在了大蛇丸的臉上。

“彭彭……”說來奇怪,大蛇丸在這一刻忽然回想起自己小時候的事,猿飛猴子,綱手那個怪力女,還有那個白頭髮笨蛋……

“嗯?”大蛇丸突然意識到自己的精神狀態似乎有些不太對,有點像以前中了宇智波鼬的幻術的感覺。

但他對幻術早有預防,他大蛇丸不會在一個地方摔倒兩次。

“解!”他施展了一個手印,可惜冇有效果。

其實事情的經過很簡單,大蛇丸由於自身的某些原因,精神抗性極差,再加上子虛剛纔的雷鳴一擊中附加上了少許霸王色霸氣,而霸王色霸氣對精神意誌不堅的人有奇效。

這不能說明大蛇丸心智不堅,隻能說是他精神抗性太弱了。

現實中的大蛇丸被一撬棍打飛出去後重重的砸在了身後粗糙的樹乾上,衝擊力讓他整個人都鑲在了樹裡,他愣神了好久才緩過來。

“哇……”他噗的一聲吐出一口老血,雖然他這具身體死了他也可以通過留下的咒印複活,但每一次複活他的精神以及靈魂就會變得衰弱幾分,如不是必須他並不想犧牲一具身體。

“咳…現在我們可以談談了…咳……我對你想說的東西十分……哇……感興趣。”大蛇丸扭動身體想要從樹裡鑽出來,但嘗試半天也冇成功,他剛纔被子虛那一撬棍砸的不輕。

子虛掂量了下手中的撬棍,心裡想著‘這手感不錯啊,比那什麼刀可好使多了’,但隨後就連忙把撬棍收起來。

“呸,我要當一個帥氣的劍士,玩刀纔是男人的浪漫”

他又看到在那裡扭來扭去的大蛇丸,由於片刻後走上前去將“大蛇餅”從樹乾裡扣了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