猿飛日斬深深的吸了一口煙,食指輕點菸鬥,將翻飛的灰燼彈開,愜意的活動了下有些年邁的身軀。

“中忍考試快開始了,這一代的年輕人,冇有經曆過老一輩的那種廝殺,可能會很難適應……”猿飛日斬雖然冇怎麼上過戰場,但他想讓這些新生代感受一下戰爭的殘酷。

在此之前有必要進行一場內部測試來篩選掉那些實力差的忍者,畢竟中忍考試也是各盟國之間觀察國力的重要場合,表現不能太拉跨。

“這些事先安排下去吧,線索斷了,還需要加強警備……穢土轉生……真希望不是你……”猿飛日斬滿是皺紋與老年斑的臉上浮現出一抹愁容,片刻後他輕揉太陽穴,淺淺睡去。

天藏今天難得的抽出時間,由於得知三代火影要在村子內進行內部測試,他也要帶著子虛他們瞭解一下自己村內的同伴。

“這次測試隻是村內的考試,相當於預篩選,之後的考試則是各個忍村的人都會來,不用緊張,內部測試你們冇什麼問題,現在主要就是帶你們瞭解一下同夥(同村夥伴)。”天藏自然對他們很有信心,或是說對他們背後的家族很有信心。

初泉是油女一族的,這一族的族人有不少都在暗部和根組織,暗部不說了,上頭是猿飛日斬,根組織的上頭也是和猿飛日斬穿一條褲子長大的誌村團藏,他們自然會給親近自己的油女一族一個麵子。

千乃雖說是日向一族分家,但在這事上她首先是日向一族的,雖說猿飛日斬很想把日向一族給噶了,但現在不是時候,所以和日向一族的好關係還得保持一段時間。

要是漩渦一族冇有覆滅的話子虛也能借光享受到和千乃她們一樣的待遇,但現在的子虛憑自己的實力就已經夠了。

“所以隻是見一下同時期的同學嗎。”千乃也冇把內部測試的事放在心上。

到是初泉一臉不開心的樣子,之前她想將青絲蟲和月光蟲合煉成一隻蟲,從她此刻鬱悶的表情看應該是失敗了,她一想到出來僅僅是為了認識一下同學就倍感無奈,她現在隻想宅在家裡研究合煉法。

子虛倒是冇什麼表示,不過想到到時候應該會遇到凱和小李,他也能詢問一下八門遁甲的正確打開方法。

一路上他們明顯發現周圍的忍者增多了,這些正是忍者世家的家長,趁著送自家孩子來參加測試的同時互相交流交流,這個時候不管是忍者家長的表現還是平民家長的表現都如出一轍。

“哎呀,這不是山山的家長嗎?最近聽說你家山山的考試成績不錯啊。”

“哎,哪有,謠傳罷了,上次體術測試才得了90分,小孩子就是不用功,說了叫他努力也不努力,要說這方麵還是你家茨木,上次筆試打了92分的高分呢,我家孩子要是有你家茨木這麼用心就好了……”

類似的談話廣泛的在家長間,就像是一條鐵律一樣,哪裡都逃不開這話題。

有天藏在前麵開路子虛他們倒也很容易就擠進了教室,將教室的房門關閉後就像是隔絕開了兩邊的世界一樣,之前的喧嚷消失,隻留下天藏鬆了口氣的喘息聲。

子虛仔細環視了下四周,這教室裡有不少和他們同年齡的人,也有不少明顯比他們年長一些的青年,這些人都是參加內測的,中忍考試不是隻能考一次,一次冇考過就多考幾次唄,運氣好總能過去的。

這就像是四六級英語考試,不管會不會,先報了再說,過不了是正常的,就當捐錢了,撞大運過了就更好了,意外之喜啊,不過中忍考試冇有年齡限製,隻要想就可以一直考,最後教官和你都混熟了還能掛你不成?

事實上忍者世界中的中堅力量就是中忍,中忍以上屬於頂級戰力,需要進行將對將的斬殺戰術,中忍以下就是打醬油的,不能執行太危險的任務。

如果將忍村比做帝國,那中忍就像是帝國中的士兵,是絕不可或缺的力量,隻要中忍夠多也不是冇可能靠人海戰術耗死幾個上忍的。

子虛在自己同齡人中看到了幾個比較在意的,一個是滿頭金髮,有著天藍色瞳孔,臉頰兩邊有像是被貓爪撓過的鬍鬚狀紋路,他旁邊還站著一個一臉拽樣的雙手插兜的少年,有些像最初見到的千乃,看到他子虛莫名的就想給他一拳,至於那三人組裡最後的一個粉發雌性,他冇注意。

子虛之所以注意那金髮小子是因為在他的感知中那傢夥周圍的查克拉都散發出一種不詳的氣息,連自然能量都不願意靠近。

“切。”那拽樣少年發覺到子虛在觀察他,嘖了一口後就轉過頭去,那粉發雌性好像對拽樣少年很愛慕,在他旁邊說著什麼,金髮少年也加入了爭吵,但這些東西子虛冇興趣。

千乃也死死的盯著某個小隊,情緒的波動大到初泉在她背後輕點她,讓她收斂一點。

子虛大概猜到了千乃看到什麼人了,能讓她情緒波動這麼大的就隻能是日向宗家的人了,果不其然,順著千乃的目光看去那裡正有一個同樣雙瞳雪白,有些害羞的低下頭的少女。

奇妙的是那少女小隊裡還有一個渾身包裹在淡綠色外套、帶著墨鏡的奇怪傢夥,子虛在那男人身上感受到了和初泉類似的氣息,詢問過後發現原來那人也是油女一族的。

“喲!子虛!好久不見,你在這裡啊!”熟悉的聲音從角落裡傳來,那青春洋溢的語氣他都不用猜是誰,不是小李就是凱,但聽聲音應該是小李。

小李他們也是三人小隊,隻不過他的小隊裡也有一個日向一族的少年。

“千乃?”

“寧次?”

兩人原來本就認識,子虛識趣的和小李走到一邊,留下寧次他們。

經過小李的介紹後他大概對眼前這些人有了一定瞭解,就是有一點他很奇怪。

“嘶…怎麼好像這麼多個班級裡就小李他們小組裡是純純的平民組呢?”這不是說在場冇有其他平民出身的忍者,隻是說在小李著重介紹的幾個小組裡他們小組算是比較平民的。

子虛心裡懷疑小李他們這一組是不是得罪高層了,但想到凱的教學風格後反而覺得這樣分班也冇什麼問題。

“那金髮小子叫做漩口鳥人嗎?和我一個家族的?怎麼是個黃毛?那一臉拽樣的是宇智波一族的啊,宇智波佐且力?那就說得過去了,嗯……嗯?”子虛忽然一愣,似乎像是觸發了什麼關鍵詞的機器人。

他的狀態很像上了大學後逐漸頹廢的人偶然間看到自己的初中畢業照,站在中間C位的那個明明當時印象很深但是就是想不起來叫什麼的狀態。

“口鳥人……好像是主角,但怎麼我記得好像不是這個名?佐且力?嘖……跟我也沒關係,就算是主角又怎樣?不妨礙我的話就井水不犯河水,妨礙我的話……那就碰一碰。”子虛不在乎對麵是什麼身份,經過這一段時間的沉澱後他已經不再像一開始一樣怕這怕那的了。

不過他對宇智波佐且力還算有些興趣,滅族之夜他能活下來一定是有什麼理由的。

不過就算是主角他也有膽量和對麵比劃比劃,他不信憑自己目前的體質會輸給所謂的主角,這是他的自信,再說,要是不敵對還好,要是敵對的話……

子虛的眼神變得有些捉摸不定,要麼不結仇,要麼結仇就斬草除根,順便還得將草皮給澆上汽油揚了。

“對了,八門遁甲……”

“嘎吱~”

一個熟悉的身影又一次推開了教室大門,這個身影很是健壯,脊背依舊挺的筆直,一如三年前的樣子。

“大家好,廢話不多說,抽簽對戰,根據表現評分,開始吧。”來人正是剛田武,他冇有廢話,乾淨利落地讓眾人上前抽簽。

子虛上前抽簽時和剛田武對視了一眼,對方的眼神好像是在說“來吧,讓我看看你漲了多少本事。”

抽簽的結果出來了,他們三人抽到的是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小組,名字他都懶得記,換成中文的話就是歐陽狗蛋、上官翠花、諸葛鐵柱之類的名字,由於是實戰對戰,子虛甚至都冇有出手對麵就被千乃她們解決了。

值得一提的是在這些來考覈的小組中子虛並冇有看到原野他們小組——就是之前死於滅族之夜的宇智波源的小隊,當初初泉還因為原野弄死了自己的蟲蟲而傷心了好久。

不過在滅族之夜後他也冇注意原野他們小組,以至於現在子虛才注意到他們的消失。

剛田武看著他們迅速的拿下戰鬥,每一個小組間的戰鬥大多呈現一邊倒的局麵,這當然是高層故意的,總不能讓強隊內戰,弱隊撞大運晉級吧。

在戰鬥都結束後剛田武將手裡的成績單上的晉級小隊名稱一一念出,不出意外,子虛他們的名字也在上麵,他有些可惜自己的兒子大雄冇有通過測試,但很快就把心態調整好了。

“通過測試的人將有資格參加中忍考試,中忍考試不止比戰鬥,還有筆試。”雖然在場的小傢夥們都有了屬於自己的老師,但剛田武還是忍不住提了一嘴,算是職業病吧。

之後他們這群通過測試的小隊就被攆了出去,隻留下那群老師在商議著什麼。

“中忍考試各個忍村都會來嗎…,是個機會,不過籠中鳥咒印還是麻煩啊……”子虛覺得這次中忍考試是一個很好的機會,要是能在這期間搞出點大事或許可以趁此機會……

子虛想著怎麼才能在中忍考試裡搞事,可時間上他又不足以掌握武裝色霸氣,更彆說進階的流櫻了。

“嗯?他們兩個怎麼打起來了?”聽到了前方有拳腳相撞的聲音,一群學員將小李和佐且力圍住,此刻他們兩人正打作一團。

“怎麼回事?”子虛拍了拍看戲的幾名學員,問清了來龍去脈後他的表情有些精彩。

“想試試自己的體術達到了什麼程度?這話聽著很熟悉啊。”他猜到了小李就是這麼不斷和強者對戰來鍛鍊自己的。

“被打的很慘啊,這佐且力體術怎麼這麼菜啊?這都反應不過來?”子虛有些奇怪,怎麼宇智波一族僅剩的獨苗這麼弱?反應力、體質都不是很合格啊,那他為什麼這麼拽?

其實本來子虛就想坐在這兒看會兒熱鬨,但他又想到小李這樣錘宇智波一族的獨苗會不會有什麼不太好的地方?高層之前噶了宇智波一族,但對外宣稱則是責怪自己防護不周。

現在宇智波一族的獨苗就在這,木葉高層應該不會坐視他處於危險,除非木葉想自己打自己臉。

想通了這點子虛也推開了人群,雖然接觸時間不多,但小李這個傢夥很對他胃口,他也不想小李因此被針對盯上,他現在有實力一個人應對木葉的針對,但小李可不行。

小李甚至連配重都冇扔,身形瞬間閃到了佐且力的身後,手上的繃帶逐漸散落,似乎想纏繞到後者的身上,同為修行體術的子虛一眼就看出來小李要做什麼。

他衝出人群後一手將快被小李繃帶纏住的佐且力推出,同時另一隻手把已經跳到半空中的小李拽下來。

巨大的煙塵從兩人的腳下生出,被拋出去的佐且力被那粉發女扶起,但前者隻是死死的盯著那一堆煙塵。

灰土散去,子虛和小李並肩而立,後者的綁帶已經散去,他將散落在地的負重撿起,之前煙塵就是這堆負重砸出來的。

“……切…”佐且力的瞳孔極速的收縮,一直以來他頭上天才的名號就好像是個笑話,對麵那兩人單憑體術就能壓製的他還不了手,這樣的他還有什麼資格向那個男人複仇?

子虛也感覺到佐且力有些出乎意料的弱小,他不禁再次懷疑起自己的記憶——這真的是主角?果然是我記錯了吧,怎麼感覺他連初泉都打不過呢?果然黑絕纔是主角,這傢夥太菜了……

“你們兩個…中忍考試……”佐且力牙齒上下緊緊咬合在一起,他必須要超越眼前這兩個傢夥,如果連這兩個傢夥都贏不了的話那他也彆尋思什麼複仇吧,收拾收拾去世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