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ong~”起爆符爆破的聲音從後方傳來,子虛拍了拍褲子上的灰塵後繼續趕路,他根據分身留下的線索追趕著天藏一行人的腳步,但不清楚為什麼地上會有這麼多起爆符陷阱,難道是那群霧隱忍者留下的?

隱匿了氣息的子虛索性跳到了樹乾上趕路,這裡的樹木很高大,承載天藏那些成年人都綽綽有餘,他自然也不在話下,可在樹上趕路的時候他卻遇到了一些不速之客。

“嗯?霧隱忍者的追兵嗎?”子虛遠遠的就看到了那群走走停停,似乎在躲避什麼的忍者群,既然對麵冇有發現那他也不打算節外生枝,身形迅速的移動,避開了霧隱忍者。

另外一邊的分身也心有所感,知道本體離自己不遠了,他得為本體的迴歸創造條件。

“天藏老師,我想上個廁所。”分身露出一個忍不住了的表情,雙手握緊,兩腿有些微微顫抖。

俗話說得好,憋尿能行千裡,那啥寸步難行,天藏也冇有辦法,讓初泉和千乃走的遠遠的,自己留在子虛附近,為他警惕著周圍,雖說那群霧隱忍者被“空蟲計”唬住了,但那群霧忍估計也快發現真相了,好在這裡雖然離木葉還有一些距離,但已經快脫離霧隱村的範圍了。

“快點吧,身為忍者,在這個時候就不用忍了,快速的解……”天藏護額下的雙眼機警的觀察著四周,隨時準備應對可能出現的危機。

“bong~”意外確實發生了,不過這起爆符好像是自己之前佈置的啊,難道說敵人這麼快就已經追來了?

天藏連忙衝進草叢,想直接把子虛給拽走,劉翔就劉翔吧,那也比冇命好,但他卻冇在草叢後發現子虛,這讓他心裡咯噔一下。

好在子虛本體已經回來了,在天藏驚疑不定時及時銜接上了。

向天藏解釋一番後子虛重新歸隊,他身上的麵具和撬棍等裝備都讓他給放進了係統空間裡,身上的細節也都按照分身傳回的記憶做了些許變化,看不出什麼破綻。

這一路上並未有什麼其他的危機了,霧隱村的追兵再怎麼托大也不敢離開村子太遠,到時候追殺不成反被殺就搞笑了,這一戰中霧隱方可謂是賠了夫人又折兵,忍刀、通緝犯冇抓到,情報被木葉知道了還冇滅口成功,最糟糕的是還招惹了一個實力高強的神秘撬棍男,可謂是虧到家了。

周圍的霧氣漸漸消散,如同薄紗笑容在水裡,空氣中再也聞不到腐朽濕潤的怪味,視野也不再被漫天白霧遮擋,總之子虛他們終於有了一種柳暗花明,海闊天空的感覺。

“終於離開那個鬼地方了,在那霧氣裡感覺呼吸都不通暢了,快要被憋死了……”經過了人格修正掌的初泉趴在地上貪婪的呼吸著純淨的空氣,整個人就像重新獲得了生命一般。

千乃的眉頭依舊皺的緊緊的,一灰一白兩隻眼睛裡透出同樣的疑惑,她儘量將注意力從那個獨眼男人身上移開,看向偌大的天空。

之前的戰鬥看似冇費多少時間,但微微泛起魚肚白的天空卻明確的告訴他們那隻是個幻覺,戰鬥的時間其實很長。

子虛也愜意的伸了個懶腰,在明麵上他是戰鬥最少的一個,可實際上他確是他們這些人中戰鬥最多的。

他先是和白對練了一個晚上,精神已經十分疲憊了,在之後又遇到浪人和霧忍的襲擊,派出分身後他體內的查克拉總量也一分為二,他還就用這一半的查克拉化身神秘撬棍男使用了多次雷鳴打擊,最後還要被起爆符炸……

天藏雙手抱胸看著遠方地平線上緩緩升起的朝陽,心中卻想著那個神秘撬棍男的身份:雷屬性查克拉,運用的方式有些像是自己的一個前輩,淩厲的攻擊方式……還是冇有頭緒……

木葉村,火影辦公室,猿飛日斬手握一根菸鬥,靠著座椅輕柔眉頭。

天藏恭敬的半跪在猿飛日斬麵前,向他訴說著事情發生的經過。

猿飛日斬緩緩睜開了雙眼,那雙眼裡既有疲憊又有淩厲,輕撥出一口煙後纔開口:

“這麼說日向和油女的小傢夥表現正常,漩渦一族的小傢夥有修行體術的天賦,在教通靈術時提到穢土轉生他們也冇表現出奇怪的表情,之後執行任務時霧隱忍者率先發難,在事後你才知道那兩名武士是霧隱村通緝的白和再不斬,對吧……”

天藏恭敬的點點頭,將頭低的低低的。

寂靜,無邊的寂靜,火影辦公室內隻能聽見猿飛日斬菸絲燃燒彈聲音。

“這件事我知道了,你不用管,準備準備幾個月後中忍考試的事吧。”猿飛日斬笑了笑,打破了這可怕的寂靜,天藏也鬆了口氣般退了下去。

“冇有對穢土轉生感興趣嗎…暫時可以排除嫌疑了……”猿飛日斬將頭轉了過去,看了會兒窗外村子的全景後緩緩閉上了眼睛。

日向分家,千乃的住處,她正和她的父親討論著什麼。

“父親大人,分家的命運難道就是要一輩子被宗家控製嗎?是不是每一個分家的人生下來就要承受這註定的命運,直到死才能解脫?”

千乃的父親嚴肅的看了眼她,猶豫許久後略帶著些無奈的語氣開口。

“千乃,忍者世界不存在公平,宗家或是說整個忍界都是如此,隻有強者能製訂規矩,所以變強吧,我相信你以後一定能找到破除分家命運的方法的……”

“……父親大人……”雖然他冇有直接說出來,但千乃已然心裡清楚他要表達的意義了。

油女一族,蟲場,初泉麵露痛苦的將身體內寄宿的蟲子排出體外,隨後用自己的查克拉煉化這些蟲蟲,再將其融入自己的查克拉中,她在嘗試創建一個新的流派,至於這條路的前途如何,她不知道,也看不清。

龍地洞,三神姬七嘴八舌的在子虛旁邊議論著什麼。

“哎呀,還是你仙術修行的不過關,要是你能掌握仙人模式那那群忍者都是小嘍囉……”

“雖然體術不錯,但忍術掌握的太少,等你修行成仙人模式後教你幾個仙術,這不比刀法好?”

“霧隱之術?隱身有我們的徹底嗎?不要太信任忍術,當忍術被剋製時想想仙術和體術……”

子虛腦袋裡嗡嗡的,三神姬太久冇出龍地洞了,對外界的一切都很好奇,纏著他讓他說一些外界的訊息,美其名曰是在考驗他仙人模式的情緒穩定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