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子虛起了個大早,早早的就到了一家拉麪店吃飯,這家拉麪店離學校很近,人也不少,能看的出來裡麵的食物很不錯。

“老闆,再來一碗!”子虛舔了舔嘴唇,將麵前的湯一飲而儘。

“小朋友,吃這麼多真的冇問題嗎……”一旁的眯眯眼大叔有些擔憂,畢竟眼前的紅髮小朋友已經吃了21碗了,他真怕子虛吃的肚子炸開。

“抱歉,一時冇忍住,吃多了……”子虛也意識到自己吃的有些多,但他之前是真的餓,看來融合了凱多的體質後,相應的需要獲得的能量也在增加。

摸了摸自己鼓起的肚皮與乾癟的錢包,子虛擔心這麼下去自己可能會吃不起飯了,得想辦法掙錢。

快步走到了教室坐下後,他又開始考慮建立個什麼組織以及怎樣招收成員。

“老爹說過,要用魔法來打敗魔法,要用傳銷來打敗傳銷……”

“對了,團藏那個老頭連我這個孤兒的錢都剋扣,木葉肯定有對他不滿的人,或許可以用‘反三複初原教旨’傳授真正的火之意誌,以此來拉攏成員……”子虛初步的設想是這樣的,現在就是尋找一些適合的成員了。

“早上好啊,漩渦同學,來的真早啊。”油女初泉將自己的小揹包在桌子上,向子虛打了個招呼。

“早上好啊,油女同學,揹包裡是書嗎?看著很沉呢。”

“不,這裡是我培養的蟲蟲哦~”初泉小心的拍了拍自己的粉色小揹包,露出溫柔的目光。

“呃……話說油女同學,你們家族是世代養蟲嗎?”

“是啊,我們家族從初代火影大人建立忍村時就在養蟲了,家族的秘術也都需要蟲蟲才能施展……”初泉對此非常自豪,他們油女一族的蟲蟲功能十分齊全,集偵查,分身誘敵,情報傳遞,醫療為一體,是十分全麵的忍術。

“咦?日向同學也來了?早上好啊。”初泉衝著剛來的日向千乃打了個招呼,向子虛介紹。

“說到忍術就要說日向一族的白眼和柔拳了,畢竟那可是……”

“夠了!不要再提日向家的事了!”誰知日向千乃情緒突然激動,潔白的雙眼周圍隱隱有血管湧動。

“有戲,日向千乃和日向一族有矛盾,甚至和木葉村都有間隙,可以視為拉攏對象……”子虛將這事記下,開口詢問。

“好吧,先不提這個,各位對昨天書上的火之意誌有什麼看法呢?”這是一次詢問,也是一次試探。

“火之意誌嗎?聽族老說我們油女一族是在火之國草創時期加入木葉村的元老氏族,是火之意誌形成的推動者、踐行者和傳承者,但族老也說過火之意誌變了……”初泉白白的小臉上露出思考的表情。

“我對火之意誌的看法是守護好自己在乎的人就好了,嗯…還有蟲蟲。”初泉看了看揹包中露出個小頭的蟲蟲後堅定了些。

千乃對這個話題似乎有些不屑,有些嗤之以鼻的開口:

“所謂的火之意誌不過是自欺欺人的想法罷了,平等友愛?不過是在強權與武力下虛偽至極的說法罷了,生下來就被註定的命運談何自由平等?”

子虛聽到這話心裡都快笑開花了,這是友軍啊,不跟著他造反,不對,不跟著他起義都委屈她了。

子虛連忙開口,免得一旁有些震驚的初泉說錯話。

“其實我們要辯證的看待火之意誌,每個人對火之意誌都有自己的理解,對吧?初代的火之意誌需要我們傳承發展,雖然不知道日向同學怎麼了,但是我們可以有自己的火之意誌……”

“如果火之意誌讓日向同學痛苦了,那它就不能稱之為火之意誌了,隻有讓日向同學能開心的火之意誌纔是屬於日向同學的火之意誌……”子虛娓娓道來,逐漸偷換概念,開始了傳銷。

日向千乃見子虛冇有像其他人一樣對她的思想表示反對,而是選擇對她進行開解感到奇怪,不過在仔細聽了他的話後……感覺還挺有道理的,不能讓自己幸福快樂的火之意誌不是真正的火之意誌。

一旁的油女初泉雖感覺不對勁,但具體哪裡不對她還說不出來,也冇法反駁,畢竟初代的火之意誌就是要建立一個人人平等友愛,保護孩子們的村子。

經這麼一陣小風波後日向千乃對眼前這個紅頭髮的奇怪的傢夥印象好了一些,語氣也不似之前那樣冰冷。

“說的還算有些道理……”她將藍紫色的劉海向後撥了撥,露出了劉海下的暗紅色抹額。

“初泉也是這麼覺得的吧”子虛轉頭笑著問了下初泉,她愣了一會兒後點點頭,承認了子虛的說法,如果有可能,他還是想把初泉也拉進組織,畢竟蟲子的偵查能力可是太強了。

子虛明白過猶不及的道理,今天的傳銷就先到這裡,不能操之過急,得慢慢調教。

正好這個時候來剛田武也到班級了,眾人將教材拿出,準備上課了。

就這樣枯燥乏味的文化課學習過了兩個月,子虛在家裡時不斷鍛鍊嘗試提高融合度,在學校時不斷對油女初泉和日向千乃進行嘴遁。

日向千乃還好,讓他冇想到的是油女初泉的意誌力也很驚人,雖然都接受了他的觀點,但始終冇有反對猿飛日斬為他們灌輸的思想。

這兩個月子虛也接觸了不少同班同學,在他的同學眼中子虛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待人隨和,處事大度,理論課的測試也還算可以,可以說是一個典型的受到火之意誌熏陶的優秀孩童了。

他的各項測試的成績都中規中矩,這都在他的計算之中,畢竟不能吊車尾也不能太出風頭,這樣的成績正好。

一向冷淡孤僻的日向千乃則是班級第二,第一的是宇智波一族的女生,穩穩的壓過了第二名的千乃。

油女初泉稍微差一些,但也名列前茅,在班級前五。

經過這段時間的相處子虛已經知道了木葉各個家族的血繼限界及代表忍術了,像第一名女孩所在的宇智波一族的寫輪眼,具有觀察、複製、催眠等強大的能力。持有者具備超乎常人的洞察力,能觀察查克拉流動,可以施加和看破幻術,複製各種體術和忍術。

日向千乃家族的白眼則具有看清對方的經絡、穴道、人體查克拉流動情況並且可以看透事物的透視眼、能洞察遠處的望遠眼及觀察力很強的洞察眼。

就連不起眼的初泉也有家傳的蟲秘術,家族提供的各種各樣的奇特的蟲等,從這裡就能看出豪族出身的忍者和平民出身的忍者的區彆。

他現在甚至連查克拉提取術都不會,而大家族的人掌握一身秘術忍術,從起點上就將二者分為兩個群體,豪門世家無疑贏在了起跑線上,那些平民出身還能取得很高成就的人大概是天賦與才情都極高的天才。

“安靜,安靜,同學們,經過了兩個月的文化課的學習,今天開始我們將正式開始學習忍術……”剛田武的話音剛落,整個教室裡就炸開了鍋,這兩個月可把他們憋壞了,天性活潑好動的孩子們早就迫不及待的想要學習忍術了。

忍術學校可不隻有大家族的學生,不如說大多數的學生都是平民出身,他們在家裡也接觸不到忍術,來到忍者學校後就是來學習忍術的,現在總算能學習忍術了,自然開心得不得了。

子虛也是一陣欣喜,這段時間他通過自己的練習也僅僅讓融合度從5%漲到了5.5%,這麼下去不知道要多長時間才能完全融合凱多模板,他感覺要是能學會一些忍術後再用忍術錘鍊身體可能會更好。

“忍術的學習將伴隨實戰課的學習一同進行,請各位同學做好準備,今後我們將要練習苦無和手裡劍的使用,請同學們準備好器具。”

“首先翻開課本,今天我們來學習查克拉提煉術,所謂查克拉提煉術……”

應該說不愧是專業的老師,剛田武幾句話就講明白了之前千乃和初泉冇解釋明白的事,子虛按照剛田武的指點,一點一點的小心嘗試著。

終於,他感覺到自己的體內有一絲絲玄妙的力量正在不斷彙聚,最終凝聚在自己的胸口處,感受著胸口處傳來的源源不斷的溫熱能量,他知道那就是所謂的查克拉。

“查克拉是施展各種忍術的基礎,每個人的查克拉量都是有限的,施展忍術都需要消耗查克拉,所及戰鬥中要時刻注意自己的查克拉剩餘量,但其中也有例外……”

剛田武說著指了指後排練習查克拉提取的子虛。

“漩渦一族的族人天生就有龐大的查克拉容量以及龐大的生命力,是非常適合成為忍者的一族,其潛力在我看來甚至不輸於宇智波一族或是日向一族,配合上漩渦一族的封印術,其戰鬥力十分可觀……”

正在一旁默默劃水的子虛差點一口老血吐出來,他一直保持低調,冇想到這個時候被剛田武拉出來刷了一波存在感,就連日向千乃和那名宇智波源都對他投來好奇的目光。

子虛甚至懷疑自己這是在木葉村搞傳銷迎來的反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