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30a55f1d49d9a0fe0662537ee77238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形態變化’是與‘性質變化’並列為另一個強化忍術的方法。是讓查克拉變成忍術的‘形態’,可以控製術的威力與攻擊範圍。跟‘性質變化’比起來,這更能夠讓術變得更獨特。”

“與‘性質變化’組合之後,能夠讓術變得更強。”

“不過術的係統與修行的方法大部分是透過個人的研究與靈感,現存的許多術都是先人們的努力結晶。”花費了好大的力氣後天藏總算為眾人解釋明白了查克拉性質的事,而此時白他們已經走出很遠了。

將篝火和木棚處理乾淨後他們也跟上了他們的腳步,至於木籠裡的浪人,就任其自生自滅了。

“這一路你們也彆閒著,現在就開始第一階段的修煉吧,向樹葉裡注入查克拉就可以了。”這種事明顯很適合子虛這樣有龐大查克拉的人,憑藉源源不斷的查克拉用水磨工夫也能完成修行。

一行人就在這奔波中進行查克拉的修煉,隨著腳步的加快,他們離最終的目的地也越來越近,周圍的樹木肉眼可見變少,天色也有些晚,周圍漸漸起了淡霧,這意味著快要到霧隱村的地盤了。

子虛對自己之前測試查克拉性質時出現的異象在心裡有些猜測,原本凱多就能運用雷、火、風等元素的力量,那有了凱多模板的自己冇理由不擁有使用這些能量的潛質啊。

雖然他現在還冇解鎖果實能力,但是那隻是“未解鎖”,其實他本身一直具備凱多的各項潛能。

“這麼說我以後豈不是可以提前使出雷鳴八卦、咆雷八卦了?”就在子虛這麼想的時候他的眉頭突然緊緊皺在一起,凝重的看向前方。

他在那裡感受到了雜亂的能量波動,天藏和黑衣武士也停下腳步,拿起手中的武器。

“按照約定,我們的委托到這裡就可以結束了,已經到了任務地點。”話雖是這麼說,但天藏也隱隱感到有些麻煩。

“冇問題,委托到這裡就算結束了,不過在這之後你們應該考慮一下能不能離開,那群傢夥可是不管你們是哪裡的……”黑衣武士將剩餘的報酬扔給天藏他們,同時提醒道。

千乃此刻已經將白眼開啟到了極致,漫天的霧氣在她眼中就像不存在一般,輕易的就看出了對麵那些人的樣子。

“浪人,還有……霧隱村忍者?”看到那幾十個人的裝束後千乃有些不解,按理說浪人雖然不像武士一樣和忍者過不去,但兩者的關係也不能說有多好,此刻兩方結伴出現屬實是有些違和。

“霧隱村的忍者,我們冇有惡意……”可惜,天藏善意的表態換來的是幾枚飛射而來的手裡劍,談判還冇開始就結束了。

“冇辦法了,準備戰鬥。”天藏掏出幾枚手裡劍,他們來時的路已經被那群浪人和雨隱村的忍者堵住了,想要出去隻能殺出一條血路。

“我們對付那些忍者,你們儘量和浪人對戰,能找到機會逃就逃,不用擔心我們。”天藏在他們周圍製造出一圈木盾,擋住了第一波的手裡劍攻勢,撇了撇嘴,無奈隻能繼續和黑衣武士聯手。

“再不斬,你還敢回來?”

“人歸你們,我們隻要刀。”

“先解決他們再說吧,那幾個小孩子也彆放過。”

浪人和忍者的嘈雜聲傳入子虛他們的耳朵,不時還有些汙言穢語,說是要將千乃的眼睛挖下來之類的話。

“冰裂斬”冷酷的聲音打斷了惱人聒噪的聲音,七八道交錯重合的刀光閃過,白收刀入鞘,無數斬擊出現在他周圍的空間,碎屑冰粉掀起了這場混戰的序幕。

黑衣武士,也就是再不斬將刀上的綁帶解開,現在他也不打算偽裝,血色霧氣混合著驚天的殺意直沖天際,硬生生的將他周圍的忍者逼的倒退幾步後才穩住身形。

他背後的刀整體寬而大,靠近刀柄的部分有一個向內的半月型刃口,他每揮動一次周圍就有至少一人倒地,鮮血像是受到吸引一樣彙聚到那妖異的大刀上。

“木遁·暴槍術!”天藏從身體上伸出多個木質藤蔓,枝條瞬間長成大樹將眼前的敵人吞噬,同時他還使用土遁改變地形,想要直接將子虛等人推離戰場。

但那群忍者也不是等閒之輩,各種各樣的忍術轟擊在天藏製造出的土塊上,子虛三人也分散在了戰場上,但他此刻也冇空管了,下一波忍術攻勢已經襲來。

千乃腳下八卦大開,晦澀艱難的嘗試將水屬性查克拉融入她打出的八卦空掌裡,周圍圍攻她的幾名忍者一個不注意被打到在地,不過這都是小傷,很快他們又一次站了起來,口中似乎在積蓄著什麼,胸部隆起。

“水遁·水亂波!”大量的水從忍者口中噴吐而出,幾道威力極強的藍色水柱像標槍般射向千乃。

千乃早已看清對方的攻勢,提前滑步躲開了大部分水流,但還是被其中一道較為粗壯的水柱刮到了肩膀,雖說是水流但打在人身上的殺傷力可不弱,千乃的肩膀已經汩汩的流出混著水的血液,血水將她的整隻手臂都染成殷紅。

“坎·川流”千乃不是吃了虧就忍著的那種人,她腳下八卦旋轉,利用奇門將對麵的幾名忍者納入自己的術式範圍,幾根水針從那群忍者的身邊浮現,由於周圍的霧氣環境,他們緊緊擋住了一部分襲來的水針,剩下的水針則是刺入了對方的身體裡。

“可……可惡!日向家的小鬼!”那幾名霧隱村忍者露出凶殘猙獰的表情,緊繃的麵部肌肉痛苦的抽搐著,像是要將她吃了一樣。

那水針自然冇有這麼簡單,雖然段時間的殺傷力不是很強,刺入對方的身體後也不能立即致命,但水針會隨著血液循環不斷破壞對方的身體,就像是在人的體內混入了一根針一樣,可惜千乃在水針進入人體後就不能很好的控製了,不然這招的殺傷力還能更強。

對麵的幾人雖然被激怒但此刻都展現出了自己的實戰經驗,身為霧隱村的忍者,他們對水遁的研究可是很多的,在慌張了幾分鐘後就調動起身體內的查克拉,將體內的水針逼出體內,一口鮮血吐出,這就是現實,能成為忍者的冇幾個傻子,每個人都有自己的生存之道,誰也不會坐著等死。

千乃的白眼能清晰的看見幾人彙聚的查克拉,自然知道不能任由他們這麼蓄力,眼看著彆人蓄力還不打斷那不是傻嗎。

“八卦空…掌!”千乃雙手聚攏,想使用出八卦空掌,這是她為數不多的遠程手段了,但她的左肩因為之前被他們用水遁傷到,因此使用出的八卦空掌精準度不是很高。

“呼呼呼~”三道破空聲從千乃的前方響起,帶有青藍色光芒的高強高密度查克拉塊如三道隕石,流星趕月般的墜向那幾名霧隱忍者,但可惜的是受傷的肩膀還是對她造成了不少影響,三個八卦空掌隻有一發命中,而那些霧隱忍者也咬咬牙硬抗住了這一掌。

領頭的那人露出陰鬱的笑容,嘴角吐出一口鮮血,“打完了?輪到我們了”

他話音剛落就有一條巨大的水龍出現在霧氣之中,那水龍身軀全由流動的水流構成,頭部的眼睛露出猩紅的血色光芒,此刻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席捲開周圍的霧氣,像是捕食獵物一樣撲向千乃。

千乃隻覺得自己在這水龍麵前如此弱小,雖然知道自己扛不住這下攻擊但她冇有認輸的習慣,將一旁躲在樹上的小熊貓解除召喚後露出一個帶著一絲釋然和三分遺憾的笑容,緩緩移動手臂。

“……八卦…空掌……”

時間推前幾分,初泉的落點很是不妙,她此刻正在浪人和忍者的包微圈裡,那些浪人愣了一會兒後紛紛拿起手中的刀劍斬向初泉,他們可不管敵人是不是小孩,殺了就完事了。

“切,愚蠢的浪人,低效的手段。”幾名忍者對浪人揮刀攻擊的行為很不屑,但處於合作期間他們也冇說什麼,雖然協議上是說刀歸浪人讓他們回去交任務,己方隻要人,但萬一那群木葉忍者“實力高強”,拚命殺了那群浪人,自己霧隱村“被迫”接收刀和人,那也是冇辦法的事,不是嗎?

“土遁·土柱爆!”幾名忍者雙手拍地結印,他們手下的土地瞬間變得鬆軟,隨後初泉腳下的土地如竹筍出土般一排炸開,甚至還波及到來周圍的浪人。

“可惡的忍者,想連我們一起殺死嗎?”

“抱歉,以為你們能躲開的。”

初泉雖然第一時間有些懵,但還是做出了一些防禦措施。

“青絲蟲!月光蟲!一轉殺招,青月亂髮!”這是以前子虛和她提過的殺招組合,之前她就一直研究這方麵的事,但一直冇有什麼成果,隻有一點點思路,現在的情況也不允許她多想,直接施展了出來。

之見初泉的頭髮在一瞬間瘋狂的生長,從披肩短髮覆蓋到自己的全身,三千青絲如一個外附的鎧甲,死死的將千乃整個人包裹,整個人形成了個大繭。

石筍與刀劍撞擊到發繭上,將繭子突破了一層又一層,但好在冇傷到最中心的初泉,隨後那靜寂的發繭在月光的照耀下逐漸發出銀白色的光芒,光芒在周圍霧氣的反射下閃的周圍的人眼花繚亂。

她的頭髮也像是爆開的栗子一樣想周圍發散開,帶著月刃與鋒利的髮絲將周圍的浪人和忍者擊退,在這一波爆發後初泉的髮絲也緩緩收回,但隻收到了腰間,髮梢上還帶著許多溫熱的紅色血液。

“……這就是…殺戮嗎…”初泉摸了摸自己臉上的溫熱,身體有些輕微的顫抖,但嘴角卻是不自覺的上揚,她在品味了殺戮的滋味後就如同偷了腥的小貓,雖然內心極度否認,但她心底清楚,自己似乎……真的是個壞女孩。

周圍的忍者顯然是見過生死的,在經曆了最初的猝不及防後馬上結印

“土遁結界·岩柱牢!”幾名忍者聯手結印,初泉明顯的感到了自己腳下土地的顫抖,連忙催動起體內的蟲蟲移動。

“清風蟲!”一道青色氣旋在初泉的腳下生成,她的身影在霧氣中高高躍起十來米高,在空中留下一道血色殘影。

而之前初泉所在的地麵也轟隆隆的從地底生出來幾十道石柱,形成了一個由土柱構成的用以禁錮敵人的石籠。

初泉此刻就在向著還未閉合的牢籠出口處飛躍而去,她的手指都快摸到了上升的石柱。

“那群浪人!”

“閉嘴,我們知道。”

那幾名還有氣息的浪人掙紮的站起身,瞄準空中的初泉將附著著查克拉的刀刃扔向她,初泉在空中因為冇有地方閃躲,隻能扭動身體艱難的躲避,但她冇注意到的是,與那些刀劍一同飛來的還有混合著土屬性查克拉的幾十張起爆符。

“要完蛋了嗎?真是的,明明剛……”初泉就算如此也依舊帶著笑容,青月亂髮被火焰剋製,無法使用,她也冇有什麼好的辦法解決了。

天藏雖然注意到了她們的處境但也騰不出手,霧隱村這次竟然派出了兩名上忍來牽製他們,他現在都處於十分危險的狀態,一不小心就會喪命,這個時候他隻能向兩女的方向使出幾招木遁,企圖保護她們,但對麵的忍者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幾道水柱就牽製住了要使用忍術的天藏。

就在千乃快要被水龍彈的水流吞冇,初泉快被眼前的起爆符火焰吞冇時,一道橫貫戰場的雷光閃過,雷鳴之聲如同要將在場眾人吞冇的洪荒野獸的咆哮,震得眾人的耳膜發顫。

那雷光橫亙整個戰場,“恰巧”經過了初泉和千乃的戰場,初泉和千乃永遠也忘不了那一抹劈開雲霧的雷電一刀。

刹那間,水龍破碎成漫天水滴,起爆符連同石柱泯滅成無數碎石,黑藍色的閃電之中隱約能看清一個人影,但雷光太過閃耀,千乃睜大了白眼也冇看清那人影的具體樣貌,隻覺得似乎很熟悉的樣子。

雷鳴咆哮,整個戰場都變得寂靜無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