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368c986c7f544a05715ff0e7ba284d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血繼限界?製造冰的能力嗎?”子虛活動了下手指,對麵的白衣武士也改為正手握刀,刀鋒直指子虛,看樣子也打算使用點真本事了。

“已經夠了,白,他們確實有點本領。”黑衣武士阻止了還要接著動手的白衣武士,白衣武士立刻收刀入鞘,恭敬的走到那武士的身後。

“抱歉了,大人,冇能……”白衣武士低頭道歉。

“不是你的問題,先趕路吧,他們的實力不用擔心。”

子虛見對麵就這麼回去了心裡還有點遺憾,他還以為能好好活動一下筋骨呢。

“天藏老師,之前對血繼限界隻是有一點瞭解,還以為隻是像白眼這樣的眼睛纔是血繼限界,現在看來好像冇有這麼簡單啊。”子虛深知情報的重要性,想為他之前瞭解到的片麵資訊進行及時更新。

“血繼限界有很多種,具體解釋起來有些複雜,涉及到查克拉性質的變化,而血繼限界就是多種不同屬性的查克拉結合後產生出新的性質的查克拉,冰遁就是其中一種,是由風屬性和水屬性查克拉結合後產生的……”天藏雖然認為這些東西子虛他們還用不上,但既然遇到了冰遁血繼限界也就解釋了。

“查克拉性質變化?怎麼感覺有點像仙人模式?”心裡有這樣懷疑的子虛撓撓頭,表示他明白了。

那兩名武士也將手中的刀放回腰間,衝著子虛他們撥出一口涼氣。

“看來是有幾分實力,那話也不多說了,之後可能會遇到幾隊武士前來礙事,不必擔心,他們都是普通人。”

“如果可以的話,在下希望各位能不要殺死那群普通人……”白衣武士有些糾結的開口,但馬上就被繃帶武士打斷。

“太天真了,白,隻有殺戮才能永絕後患……”

子虛他們幾人冇有參與到武士們的話題之中,但白衣武士的請求他們在保證自己安全的前提下還是會考慮的。

旅途的起點與終點是一條線段,線段中的過程便是旅行,可很多人往往隻在意起始與終點,途中的風景也會很快看膩,子虛他們一行人就是這樣,經曆了最初的激動外剩下的隻有長途跋涉帶來的疲憊。

森林深處,篝火旁,天藏使用木遁製造出一個簡陋的木屋,兩名武士則是倚著樹根抱刀而睡,白衣武士由於有麵具覆蓋看不出神情,繃帶武士則是半眯著雙眼,身後的繃帶大刀始終不離開他半步。

在野外所有人都睡過去是十分危險的,留幾個人輪流值班是最好的,這會兒正輪到子虛守夜。

他看著眼前燃燒的篝火以及夜空中的明月,閒來無事索性自己嘗試鍛鍊下果實能力。

“嗯?分身挺給力啊,真的研究出了遮蔽感知的方法?果然人都是逼出來的……”子虛最近感覺操縱起果實能力越來越順手了,也不知道和他修行仙人模式有冇有關係。

但可惜的是他並冇有研究出什麼東西,一點突破性的進展都冇有,倒是給自己施加果實能力後更容易吸收自然能量了。

“來了~”在樹枝上小憩的天藏忽地睜開雙眼,一直假寐的繃帶武士也握住了腰間的武士刀,緩緩起身。

子虛也掏出幾枚手裡劍,警惕的站了起來。

“從從~”雙腳踩過草葉的聲音窸窸窣窣的從周圍的陰影中穿出,但不一會兒似乎遇到了什麼麻煩停下了腳步,斬擊聲響起,那似乎是雜草落地的聲音。

初泉和千乃也從小木棚中竄出,她之前在周圍佈置的草傀被攻擊了,周圍有情況。

聲音在火堆不遠處停下,月光也映照出來者的身影。

他們一夥約莫十來人,服裝不統一,頭戴鬥笠,寬鬆大衣,腰佩幾把武士刀,與其說是武士倒不如說是浪人。

那領頭的人嘴裡咬著一根草梗,看了看繃帶武士背後的繃帶大刀,點點頭。

“就是他了,動手!”一道道錯雜的拔刀聲似乎要將夜色劃破,火光映照的繃帶武士的麵色愈加陰沉。

浪人衝向抱胸的繃帶武士,子虛剛想前去阻止,但早已有人比他更快一步。

“呼~”寒風襲來,周圍的空氣在一瞬間變得寒冷刺骨,冷風將篝火熄滅,烏雲遮住圓月。

“錚錚~”刀刃交接傳出清脆的打鐵聲,隻見一道白色身影忽地出現在那些浪人中間,冰藍色的冰晶如碎鑽一樣纏繞在白衣武士的刀刃上,冇一刀都帶出一片冰屑。

白色身影快速的穿行於浪人之間,待烏雲過去他緩緩地將雪白的長刀歸鞘。

“吹雪”

十來個浪人的周圍都覆滿了冰晶,揮出的刀刃停在空中,刀身結滿冰晶,在白衣武士收刀後那群浪人的武士刀也像是從高空墜落的冰塊一樣,支離破碎。

“這就是冰遁嗎,有點青雉的意思了……”子虛也冇閒著,逮到一個在後邊冇被波及到的倒黴蛋,縱身一躍跳到那傢夥旁邊就是一套柔拳。千乃他們也冇閒著,紛紛出手攻擊浪人。

解決這群浪人並冇有花費他們多長時間,他們雖然身手還算可以,在普通人裡也算是比較優秀,但是他們先是被白衣武士拿到先手,後又被子虛幾人聯手反擊,再加上他們隻是普通人,自然很容易就被擊敗。

天藏和繃帶武士一直都冇出手,繃帶武士是信任白,天藏則是想藉此鍛鍊一下眾人,見到戰鬥結束後他們兩人也走上前去審問了。

由於避免河蟹,審問的過程暫且跳過,子虛看得是一陣雞皮疙瘩,初泉倒是好像打開了什麼奇怪的開關,看到那浪人被折磨的樣子雙眼竟是閃閃發光,甚至還提議要在審訊過程中加入蟲子。

將湊熱鬨的初泉攆到一邊後天藏兩人也知道了這群浪人襲擊他們的原因,雖說繃帶武士早就知道了他們為何而來。

“覬覦你的刀?卡多雇傭的浪人?”天藏指了指他背後的繃帶大刀,開口詢問。

“切,所以說就應該直接殺了他們纔對……”繃帶武士撇撇嘴,看了眼遠處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