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512aea2f53f394416bf6608c141a869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再……先生,我們要保留體力,不是嗎……”白衣武士聽到繃帶武士語氣中的試探意味,擋在了他和天藏小隊的中間。

“白,不必擔心,既然要在未來幾天結伴而行,自然要確認有冇有將後背托付給他們的資格……”男人的語氣冰冷,語氣間充滿了對自己實力的自信以及毫不掩飾的試探。

“不過你說的也有道理,白,我相信你,替我試一試他們的能力……”白衣武士的話還是對他產生了一些影響,雖然很想親自交手來確認一下聲名在外點木葉忍者,但想了想覺得又不是隻有這一次機會便許可了。

白衣武士點了點佩戴麵具的頭,改為正手握刀,另一隻手隨時準備做出拔刀斬的姿勢。

“不會辜負大人的信任……”白衣武士麵具下傳來清冷的聲音,這會兒子虛他們才聽清白衣武士的聲音,是那種偏中性的少年聲音,聽聲音也不比子虛他們大上幾歲。

天藏見到這種情況也不意外,回頭觀察了下週圍的環境,認為這附近冇有適合交手的地方,便提議先趕路,等到了開闊些的地方在對戰,繃帶武士也同意了,兩方人互相提防著對方,分成涇渭分明的兩個小隊。

“遇到這種情況不要慌,在接受任務的過程中經常會出現這種情況,這既詩對咱們的試探也是對我們的忠告……”天藏開始為子虛他們解釋。

千乃和子虛都將注意力集中在那名白衣武士身上,初泉則是一路上每隔一段時間在路上留下幾隻蟲蟲,聽到天藏這話她有些不解的回頭詢問:

“忠告?他們不就是信不過我們的實力嗎?這算什麼忠告?分明是瞧不起我們吧。”她推了推因為快速奔跑而有些歪的眼鏡。

“雖然也有這方麵的因素,但試探我們的實力也有‘冇有對應的實力就不要來送死’的意思……”天藏注意到子虛和千乃冇有看向他,有些好奇的看向他倆眼神注視的方向。

“你也應該發現了吧……”千乃回過頭衝子虛挑了挑下巴,揉了揉有些酸的眼睛。

“嗯,有一點感覺,那白衣武士周圍的溫度很低……”子虛也回了一句,但冇說全,在他的視角中那白衣武士的身體周圍都是藍白色的寒氣,就像是一塊冰。

千乃和回頭看向他倆的天藏雙目對視,她剛想開口詢問什麼,但被後方的冰冷聲音打斷。

“這裡很空曠,就在這裡吧,我不想讓先生等待太久,實力不夠的話也可可以直接回去,這裡離你們村子也不遠……”白衣武士周圍的溫度越來越低,肉眼可見的白氣從他四周瀰漫開。

“那我先上吧……”初泉早就對對方那傲氣的態度不爽了,有機會自然想親手上場。

“不了,你們三人一起吧,這樣能快一些。”白衣武士輕輕搖頭,髮髻上的幾個鈴鐺發出清脆的響聲。

“不要小看白,你們一起上就是了……”黑衣武士環手於胸,露出一幅高高在上的樣子俯視眾人。

初泉聽了也不多說,直接一個瞬身術出現在白衣武士左側2米左右的地方,雙手向他周圍扔了幾隻嫩綠色蟲蟲,同時手中如覆蓋上了一層水流,被淡藍色能量包裹的苦無刺向白衣武士的身前。

“有破綻!”白衣武士麵具下的雙眼發出一道精光,就在初泉將要從瞬身術的狀態中解除,可以自由操縱自己的身體時對麵武士的刀光閃過,一抹白光停滯於初泉的麵前,但這不是對麵防水,而是此刻有幾隻具稻草人模樣的傀儡替她擋下了這一刀。

“草傀蟲,可融入周圍的草地,利用草葉構造出自己的身軀戰鬥,有一定的自愈能力……”千乃腦中出現不久前初泉向她展示的成果,看來這就是了。

“刀背?冇有認真起來嗎?”子虛則是注意到了白衣武士是用刀背揮出的這一刀,因而才能被草傀擋下,看來眼前的武士確實有幾分實力。

“初泉,回來,他對你來說還是很棘手的。”子虛沖上前去,將草傀保護下的初泉拉到身後,準備親自麵對眼前這個敵人,他也想試試如今的自己能達到什麼程度。

“失禮了……”白衣武士的動作不停,又是反手揮出一刀,刀身未到,寒芒先至,角度很是刁鑽,正斜劈向子虛的左肩。

這一刀在初泉眼中是快到難以閃躲的,擁有白眼的千乃雖然能看清刀運行的軌跡,身體卻絕對跟不上她的反應。

但子虛像是被腳下的石頭絆倒了一樣,誤打誤撞的轉了一圈後完美躲過了這一刀,那動作實在是太自然了,天藏根本冇看出來子虛是裝的。

“果然,通過感受他周圍的能量變化就能預判出他的動作,這方麵修煉大成後也不比見聞色霸氣弱,或許還能通過這覺醒見聞色霸氣。”

子虛轉身過後開始向對麵的武士丟手裡劍。

“叮叮叮”刀光劍影間飛來的手裡劍儘數被白衣武士擊落,不過子虛的目的也達到了,隻見在對麵武士彈飛最後一枚手裡劍的時候他的雙手有幾秒鐘的時間擋住了眼前的子虛,子虛就利用這段時間使用了瞬身術。

他的身影如隨風消散的幻影般消失在原地,正如之前初泉使用瞬身術一樣。

“中計了。”白衣武士麵具下的嘴角上揚,順勢揮出蓄力已久的一刀,而子虛的身影正出現在他那一刀的必經之地上。

“中計了。”子虛的嘴角也微不可查的上揚了一分,隻見他原本還處於僵直狀態的身體像是被按了加速鍵一樣,再次消失在原地,他那充滿自信的一刀也隨之落空。

“嗯?”站在一旁看戲的黑衣武士也眯了眯眼。

“使用了兩次瞬身術嗎?或是在瞬身的途中短暫的顯露下身形嗎……有意思。”

當子虛再次出現時是在那白衣武士左手旁,他右手正處於揮出一刀,舊力未卸、新力未生的階段,子虛子虛也不客氣,直接對著大開空門的白衣武士彙出一圈。

“轟~”白衣武士倒退好幾步,子虛則是有些奇怪的看向他擊打到白衣武士的部位,那裡出現了幾塊已經開裂的冰塊。

“這是……血繼限界?冰遁?”看向了那幾塊碎冰後,天藏也有些驚訝的開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