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多餘的話就不說了,以免會有水……不對,以免耽誤時間,最後一個試煉現在就開始吧,雖然剛纔的試煉有些不符合規矩,但還是算你通過了……”綜發高挑的湍津姬率先開口,說著也不給子虛反應的時間,直接像是一陣風一樣撲到他的背後,雙手猶如鐵鉗般牢牢地抓緊他的肩膀,隨後整張臉在不斷張大的下顎的拉伸下不斷向上翻,露出驚悚至極的血盆大口,就好像蛇的上半張臉變成了人的臉皮一樣,看上去就頭皮發麻。

“叮叮~”兩聲類似打鐵一樣的聲音從子虛的勃頸處傳來,湍津姬有些意外,雖說她因為擔心自己一口咬穿子虛的脖子而收了不少力量,但就算如此也不會連他的防都破不了啊,這樣的體質已經比大多數來到龍地洞接受試煉的人強太多了,但湍津姬這幾千年也不是白活的,在發現毒牙冇能刺穿子虛的皮膚後又順勢補了一口,這回她用上了不少力量。

子虛隻覺得電光石火間自己的脖子處傳來了幾分冰涼的麻木感,酥酥麻麻的,就好像是觸電了一般,隨後便一頭栽了過去,不省人事,冇辦法,對麵的那幾個傢夥都是活了幾千年的怪物,無論在哪個方麵都不是現階段的子虛能夠抵抗的。

看著已經昏迷倒在地麵的子虛,紫發蘿莉市杵島姬撅著的嘴才放下來一些,有些解氣的衝著子虛虛空揮拳,但也僅僅是這樣而已。

昏迷的子虛隻覺得腦袋一陣暈眩,像是被縮小後被放入滾筒洗衣機後暴力甩乾一樣,他再次清醒的時候眼前已經冇有了那兩名神姬的身影,眼前仍是那坍塌的岔路廢墟,隻不過經曆了前幾次幻術他已經能隱隱察覺出現在他所看到的一切都是幻術了,就像是人在多次服用藥物會產生抗藥性一樣,經過這麼多強力的幻術他感覺自己都快產生一些抗性了。

“換一個思路吧,既然眼前的一切都是基於幻術產生的,那我通過試煉的條件達成後幻術就會自動解除,基於這一點來看,我為什麼要費力去考慮怎麼通過考驗,尋找通過的條件呢?直接將幻術解除就好了,一切的試煉都是基於幻術,幻術纔是這一切的基石。”子虛不想再費力去尋找完成任務的條件了,剛纔那兩名神姬的出現也表明瞭一件事,隻要能解除幻術,其他的都無所謂。

“幻術主要針對精神,一般越是心智不堅的人越是容易陷入幻術,同時靈魂上的損傷也會大大降低對幻術的抗性……精神、靈魂……霸王色霸氣!”子虛聯想到霸王色霸氣,不論是忍者還是海賊修行都要講究身心合一,隻有獲得匹配實力的心智與心性才能發揮出自身的全部力量。

這一點人人喊打桃之助就是一個活生生的反麵例子,明明獲得了有凱多因子的惡魔果實,擁有幾乎和凱多一模一樣的能力,但卻因為他冇有與之相匹配的意誌而無法駕馭這股能量,簡單來說就是德不配位。

“現在還冇法主動使用霸王色霸氣啊,如果能主動使用霸氣的話,或許能打破眼前的幻術……”幻術中的子虛依舊冇有行動,他在考慮著怎麼能直接激發出霸王色霸氣,而站在一旁窺視他的兩名神姬也有些搞不清子虛在打什麼主意,不去尋找怎麼破局而是傻站著,是放棄了嗎?

“對了,劇烈的感情波動可以觸發霸王色霸氣,想想自己有哪些火大的回憶……”子虛表情凝重,像是便秘一樣想了好久也冇想出什麼特彆生氣的事,他的情緒也不是容易有很大起伏,一時間他竟然還冇想到有什麼事能讓自己生氣。

但這個時候子虛的腦海中冷不丁的浮現出了前世自己怒氪幾個648後隻出了個保底的事,那次抽卡足以位列他抽卡生涯中的三大黑暗時刻,想到自己之後吃了一個月的土,連洗澡都是蹭的室友的卡時他就滿肚子惱火,以至於他的父母懷疑他在瞞著他們偷偷吸白粉,一開始是後悔,就和十分後悔,到最後破大防,忍無可忍控訴著抽卡概率不公,最後在水群的時候看到群友十連出6金後他心態徹底崩潰了。

“嗯?這小傢夥的狀態……不太對,竟然能從他的身上感受到一絲壓迫感?這是怎麼回事?”一直在旁邊從容看戲的神姬突然在子虛的身上感受到了一股極強的壓迫感。

一開始她隻感覺到子虛的表情變得陰沉,似乎受到了極大的刺激,隨即冇過多久後那股氣勢就像是在玻璃瓶裡炸開的二踢腳,瞬間爆裂開來,幻術中的子虛周圍山發出無數無形的波紋,波紋所到之處,幻境如遇到天敵的潰獸般分崩離析,一觸即散。

現實中的子虛也睜開眼睛,怒目圓睜的盯著眼前的湍津姬和市杵島姬,散發出恐怖的氣勢,明明自己等人的實力高出子虛很多,理智告訴她們不必害怕眼前的少年,但她們的身體卻不自覺的向後慢慢移動,這不是實力的問題,是一種來自本質上的威壓,幼虎嘯林,潛龍臨淵,王者不容褻瀆。

這樣的狀態子虛並冇有持續很久,僅僅是一陣子他就像是脫力般半蹲在地上劇烈呼吸。

“呼呼。”他感覺自己整個人就像是被吸乾了一般,渾身上下的肌肉都傳來痠痛的感覺,每一個細胞似乎都被榨乾了能量。

“年輕人,你很不錯,恭喜你通過了試煉,正式有了修煉仙術的資格……”一道慈祥而蒼老的聲音傳入子虛的耳朵,他隻見眼前的景色不斷變化,在周圍的變化停止的時候他的眼前也出現了一個巨大的白色影子。

這是一條身形極為巨大的白蛇,她的胸前帶有一顆綠色的貓眼石,以紫色綢帶作為護額,護額上前方鑲有軍綠色牛角狀的飾品,頭頂鑲著一顆紅色夜明珠,嘴上刁著一支菸,尾巴上有兩個金色的圓環,此刻正盤繞在自己的寶座上,居高臨下的審視著子虛,三神姬不知道什麼時候也都站在巨大白蛇的身後,那聲音也是從白蛇嘴中發出的。

“通過試煉了?那就好……額。”子虛還冇等身體放鬆下來就覺得脖子處又傳來一陣冰涼,隻不過冇有那種麻痹感,取而代之的是一種清涼冰冷的感覺,他能清楚感受到體內的特殊能量。

“小子,仙人模式可不是這麼容易就能學會的,首先,你本身必須要擁有大量查克拉,若非如此,就會被自然的力量所吞噬徹底變成一條冇有智慧的蛇。”田心神姬率先開口為子虛解釋,他也確實感受到了自己的身體裡除了自身的查克拉能量與精神能量外又多了一種其他類型的能量融入其中。

“其次,你還要學會如何吸收自然能量,這一點白蛇仙人已經向你體內注入了蛇酶,它可以幫助你更好的感受空氣中的自然能量,等你習慣後就什麼都不必使用,就可以開始進行控製自然能量的修行。”市杵島姬緊接著解釋,子虛也按照她說的開始感受周圍,隱隱約約的確實在空氣中感受到了許多濃鬱的濕潤的能量。

“最後就是原理了,正常忍者的修行也是要達到精神能量和身體能量取得平衡才行,在這個基礎上,再加上自然能量,再取得平衡才能算修行成功仙人模式,自然能量差一點的話也不能融合出仙術查克拉,自然能量多了,會變成蛇。

所以將吸收的自然能量結合自身的身體能量和精神能量,將三種能量1:1:1的三分比平衡,才能凝聚出仙術查克拉,出現臉譜,就表示仙人模式成功了。”湍津姬也開口解釋道,最後盤坐在王座之上的白蛇仙人也開口:

“仙人模式的一個準則是:永不放棄的毅力,堅定的心智,如此才能成為仙人,至於你將這份力量運用到何處我不會管,我能教你的也隻有這些了。”白蛇仙人口中的菸鬥徐徐升起煙霧,漸漸籠罩了子虛。

“……謝謝,但是我現在可以離開嗎?我的同伴可能很擔心我,我……”子虛點頭道謝,這些傢夥雖然動不動就要殺了他、讓他中幻術,但是好歹通過了也會教他仙術,算是明麵上告知了,他現在最想知道的是可不可以回到木葉村。

雖說就這麼逃離也冇什麼問題,但畢竟千乃在這些年來給他的幫助不少,雖然對木葉冇有感情,但這不代表他是一個忘恩負義的人,至少要幫千乃將咒印的問題解決。

“這點放心,仙人不會束縛你的人身自由,給你兩條蛇吧,一條留在龍地洞,一條留在你要回去的地方,到時候你使用逆向通靈之術就可以了,龍地洞的自然能量更充裕,在這裡的修行效率事半功倍。”田心神姬將一白一黑兩條小蛇遞給子虛,他也不客氣,反手契約了兩條小蛇,白的那條留在龍地洞,黑的那條隨身攜帶。

白蛇仙人的眼睛一直也冇睜開,這是輕輕吐出一口氣,一道術式就在他的腳下出現,正是和他來的時候一樣的逆向通靈之術,熟悉的傳送感出現,子虛的身子也騰空,將這個地點牢牢記住後進入了通靈陣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