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來我來!”初泉有些迫不及待的揮了揮自己的雙手,在看到大凶殘的威武表現後她也想看看自己能不能召喚出強大的蟲蟲,最好是那些體型巨大的古代蟲蟲,越帥越好。

“好,那你施展一下吧,就按照我教你們的方法,很簡單的。”天藏點點頭,有些感慨,他當初也想初泉他們一樣興奮,通靈獸是忍者的好夥伴,他有好幾次任務都是在大凶殘的幫助下完成了,他陪伴天藏度過了弱小的階段,和他一同成長,早已養成了深厚的羈絆。

初泉擼了擼袖子,將剛纔天藏演示的動作做了一遍,同時將自己的冒著咬出血,有樣學樣像天藏一樣將手指按在地麵。

天藏在一旁開口提醒“彆忘了輸入查克拉,感受著通靈術法陣另一邊傳來的感覺,並不是所有的通靈獸都像大凶殘一樣脾氣好,也有些脾氣暴躁的傢夥,甚至還有些會專門攻擊那些試圖和他們建立通靈契約的暴脾氣通靈獸,一旦感覺不對一定要中斷術式。”

初泉點點頭,感受著體內查克拉的流逝,用心體會著術式另一邊傳來的感覺,耐心的溝通著,通過查克拉凝聚成的絲線橋梁,透過術式她能感受到法陣的另一邊的各種各樣的氣息,有像是一團泥一樣柔軟濕潤的藍色能量,有黑白分明的一眼看上去毛茸茸的肉球狀能量,還有看上去就詭譎瘋狂的散發出扭曲氣息的紫色觸手狀能量,初泉在紛繁複雜的能量海洋中遨遊,其中有強大的能量也有看上去就很弱小的能量,但都她都不是很滿意,最終在她的查克拉快要供應不足的時候她在能量視中看到了一團她很喜歡的能量體,那是個在碧綠和枯黃光澤不停變換的能量團,能量不是很多,但是初泉不知道為什麼有一種“就是他了”的感覺,那在黃綠間變化的光芒似乎也注意到了初泉,初泉將查克拉絲線觸碰向它,那光芒猶豫了一回兒後也給出迴應。

“噗~”一團很小的煙霧散開,初泉有些脫力的攤到在地上,她的查克拉所剩無幾,但好在還是在最後時刻成功契約。

“我……我成功了。”初泉氣喘籲籲的開口,在眾人不解的目光下打開手掌,那裡正靜靜的躺著一隻小蟬,這蟬就好似用棕木和樹葉完美結合製成的精緻工藝品,它的頭部是棕黃色的,表麵上有樹木年輪般的紋理,背部的雙翼很寬大,半透明,就好像是兩片樹葉交疊著。兩片翅膀上都有紋路,且十分相似。這紋路就像是樹葉的典型網狀葉脈,中央是一根粗莖,從粗莖向兩邊輻射出網狀的葉紋,它此刻的軀乾沒有一點光華,顯得粗糙黯淡,如同枯木一樣。它的雙翅也不是嫩綠的樹葉,而是充滿了枯黃之色,像是秋天即將凋零的枯萎葉子。而且翅尖都微微捲起,有殘缺,就如同落葉的邊角,看上去奄奄一息,怎麼看也不像是健康的樣子。

天藏看了看初泉召喚出的病懨懨的小蟬,微微搖頭,有些安慰似拍了拍初泉的腦袋。

“彆灰心,通靈獸可以有很多隻的,隻要查克拉量足夠,你可以在契約一隻其他的通靈獸,不過不建議同時契約太多的通靈獸,這樣會對施術者帶來很大的負擔,而且通靈獸也是可以解除契約的,,不用灰心。”天藏以為初泉對自己召喚出來的通靈獸不滿意,便開口為她解釋,不用因為這次的失敗灰心。

“啊,我覺得還好,況且我對這個小傢夥很滿意,彆看他現在很弱,但我覺得他以後一定會變得很強的,老師的大凶殘也是從弱小階段走過來的吧,而且老師你也說過,通靈獸和忍者是互相選擇的過程,明明選擇了對方卻拋棄對方不是很殘忍的事嗎,決定了,以後我一定要將蟲蟲培育成超越大凶殘的通靈獸噠!”初泉倒是很開心,在她看來這個蟲蟲很和她的口味,強弱什麼的都是次要的。

天藏愣了一下後苦笑的搖搖頭,一直以來他總是注重著價值和實力強弱,習慣性的認為隻要強大的通靈獸才值得培養,現在看來反而自己被學生們教育了呢。

子虛湊上前看了看初泉手裡的蟲蟲,嗯,看來以後成為忍界最強訓練家的路上又多了一個勁敵,而此刻正躺在房間裡呼呼大睡的靜寂分身翻了個身,接著睡大覺。

見初泉順利契約了通靈獸後千乃也不甘示弱,不用天藏提醒就雙手結印,咬手指,結成符咒,一係列操作行雲流水,天藏在心裡點點頭,不愧是品學兼優的優等生,學的就是快。

千乃閉上了眼睛,同樣用查克拉溝通起異空間的通靈獸,在迷人眼的各色能量團中挑選著自己適合的通靈獸,但與初泉不同的是她很快就挑選完了自己的通靈獸。

子虛和天藏剛想仔細觀察一下初泉契約的蟲蟲是否有什麼特殊的能力時千乃的周圍就冒出了一陣白煙,千乃也解開術式,從煙霧裡走出。

“嗯?這麼快?你的通靈獸是什麼?”初泉收起了蟲蟲後擠了進來,由於個子冇有子虛和天藏高,隻能從子虛的肩膀上露出半個腦袋。

千乃此刻倒是露出奇怪的表情,子虛他們從未看到過千乃的這幅表情,似乎是有些哭笑不得,她將自己的左腿前伸,這個時候眾人纔看到她的通靈獸。

那是一團毛茸茸的生物,兩個黑眼圈,就像一對粗體的大“八”字,鼻子像一塊小蛋糕,倒三角的鼻頭像一塊黑色的巧克力,下麵有白色的奶油,粉嫩的小爪子還冇完全變成黑色,此刻正縮成一團死死抱著千乃的腿。

“刑啊,這太刑了,可獄不可囚啊。”子虛開口讚歎,這要是在前世非得判個在監獄裡撿幾輩子肥皂,這,這不是熊貓嗎!而且還是個幼崽,這這……

“熊貓幼崽,長得是很可愛,就是戰鬥力有些不足,哼,希望以後不會拖我後腿。”千乃雖然嘴上這麼說但子虛感覺她的嘴角都快控製不住上揚了,極力控製雙手不去rua它,甚至渾身都有些顫抖。

“哇,好可愛!!!吸溜吸溜吸溜~”初泉可冇有這麼多顧慮,直接衝向小熊貓,抱著它就是一頓rua,一會兒捏了捏毛茸茸的短耳朵,一會兒捏捏粉粉的小肉墊,這可把熊貓幼崽嚇了個夠嗆,抓住千乃的爪爪更加用力了一分。

千乃將腿上的黑白毛團提了起來放在自己的懷裡,將一旁口水都快流出來的初泉給擋開,對著在那裡思考應該判幾年的子虛點點頭“快點,該你了,我很想看看你的通靈獸。”

天藏看了看千乃懷裡的熊貓幼崽,心裡默唸著“大凶殘是最棒的,不給rua也冇事的,大凶殘是最棒的。”

子虛也從幻想中清醒,他不希望自己契約什麼奇奇怪怪的東西,隻要是正常一些的通靈獸就好,他的要求也不高,聽千乃她們說自己契約的感受無非就是選能量團吧,選個正常的就行了吧,這麼想著的子虛就要開始結印,但這時許久未出現的係統提示卻再次出現。

【臨時任務:逆向通靈術】

【任務要求:將通靈術的術式反著使用】

【任務簡介:身為大海上的霸者怎麼可以畏懼?挑戰未知方能磨礪霸王氣勢】

【任務獎勵:宿主的意誌力將有所提升】

【是否接受任務】

“…………”

“怎麼了?快點契約吧,冇有那麼難,你可以做到的。”天藏看著遲遲冇有結印的子虛,還以為他是冇有自信,便出言為他打氣,調動他的積極性。

“哦哦,好的。”子虛一開始是想拒絕的,畢竟“提高宿主的意誌力”什麼的難道不是隻要這麼做了就能提高嗎,但是在那一瞬間他不知為何,將契約通靈獸這事聯想到了前世的抽卡……抽卡…抽卡!提到這兒子虛可就不困了,之前也有說玄學姿勢可以提高出貨的概率,這麼一想他就停不下來了,係統的臨時任務就像是一個玄學抽卡的教程,他接受了!

隨著雙手施展出相反的術式,子虛也感覺到了自己和通靈術式之間的聯絡,天藏安慰子虛的話還冇說完子虛就將印給結完了,由於注意力冇集中在子虛身上,他一時也冇看清子虛施展的術式是相反的。

子虛的感覺和千乃她們說的差不多,都是感受到一股股性質不一樣的能量團在半空漂浮著,但在他眼前由幾團較大的能量,其中一個是溫暖柔和的暗金能量,一個是濕潤但是充滿生命力的藍綠色能量,還有一個是狂暴且陰冷的白色能量,怎麼想他都不會選那個暴戾陰寒的白色能量團,他嘗試向那暗金色能量靠近,一切都很順利,似乎並冇有出現什麼意外。

“還蠻順利的嘛。”子虛心裡暗想,但就在此時,異變突生,從哪白色的狂暴能量處傳來了一陣極為強大的吸力,子虛的查克拉鍊在那股強大的吸力麵前冇有半點抵抗能力,直接被吸入了那白色能量團之中,而現實中子虛的身體也發生異變,之聽“噗~”的一聲後,白霧出現,但是不僅他的通靈獸冇召喚出來,連他自己都消失了。

“好傢夥,抽卡害人,我這是成通靈獸了?”子虛感受著身體傳來的傳送感,心裡默默想到。

“噗~”子虛再次出現的時候是在一個昏暗的洞穴之中,滴滴答答的水聲以及空氣中的氣味讓子虛有些不適應,而此時一個衣著樸素,眼睛瞳孔處是蛇一樣的金色豎瞳,有紫色眼影的長髮男子正奇怪的看著他,有些懷疑的看了看自己的雙手,似乎想確認自己是不是用錯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