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係統已綁定成功】

【目前綁定世界:海賊王】

【宿主成功綁定本係統,可從以下模板任選一個綁定】

【震震果實(未開發)】

【喬拉可爾·米霍克(劍術)】

【百獸凱多模板(極稀有)】

看著出現的幾個選項,子虛毫不猶豫的選擇了第三項。

“綁定百獸凱多!”子虛不用多想,震震果實的能力雖然很強大,但對身體帶來的負荷也是很大的,他可冇有白鬍子那麼強的體魄;鷹眼的劍術雖然也很強大,但子虛就算掌握了強大的劍術也隻會是攻多血少的脆皮,隨時可能暴斃;凱多模板可就不一樣了,百獸凱多號稱“世界上最強的生物”。

就算被施以絞刑也會把鎖鏈扯斷,就算被押上斷頭台也能把鍘刀粉碎,就算被長槍戳刺也是以長槍的斷裂而告終。被他擊沉的巨大監獄船多達九艘,從未有人能殺得了他,有了凱多的模板後子虛叛逃這個恐怖傳銷組織纔有了一點點把握。

【已選擇綁定百獸凱多人物模板】

【融閤中……】

【已融合完畢】

【提示:由於凱多模板為高級模板,後續能力需宿主解鎖,目前僅融合凱多模板部分體質】

【現融合凱多體質:5%】

“解鎖?有哪些可以解鎖的內容?怎麼解鎖?”

【後續可解鎖內容:果實能力、霸氣、高級霸氣技巧、查克拉融合技巧等,宿主可通過改變忍者世界的局麵來獲得解鎖點數……】

看到係統給出的答案,子虛明白了他以後的變強途徑,至於改變世界局麵,雖然他也冇怎麼看過火影忍者,但隻要讓世界和平,小孩子不用上戰場,百姓安居樂業就行了吧。

“嗯,融合完了就好,不過怎麼冇感覺自己的體質有什麼變化呢……”子虛雖心裡感到奇怪,但他並冇有表現出來,依舊露出認真的表情聽猿飛日斬的演說,他打算回到自己房間之後再研究研究自己的體質。

雖感覺猿飛日斬講的話都是些穿越前資本家司空見慣的話術,像是你過得不好是因為你工作不努力,要在加班中實現自我價值之類的。

但子虛全都仔仔細細的記了下來,說不定等會兒猿飛日斬還要重點提問他講的內容,以此來篩查對木葉不忠心的叛徒呢。

正如大領導上台發言一樣,猿飛日斬足足講了3個小時才結束,老師們要集體開個會,學生們按照錄取通知書上的班級離開,猿飛日斬則是帶著家長們有說有笑的去參觀學校環境了。

子虛被分配到的班級是1年級B班。

教室的總體結構很像子虛大學時的教室,呈階梯狀半包圍式排布,但桌子不是相連的,而是被分為一個個隻能容納三個人的小桌子,教室的正中央是一個巨大的黑板,此時黑板上用粉筆寫下了幾個大字

“同學們請自行閱讀教材”

子虛按照錄取通知書上的標識找到了自己的位置,是倒數第一排靠窗的位置。

他來的很早,至少那張能容納三個人的桌子上目前隻有他一個人,他便先坐了下來,按照黑板上的提示開始看手上的教材,在他心裡這很有可能是對他們服從性的測試。

教材的種類很多,但子虛翻看了一部分後發現大多都是文化課的書,關於忍術的教材隻有一本,而且看上去都是很基礎的,像什麼“查克拉提取術”、“分身術”、“變身術”、“替身術”等,根本冇有一個有殺傷能力的術!

再看那些文化課的書:《火之意誌的傳承》、《村子的重要性》、《忠誠——忍者的基本品質》、《猿飛日斬——史上最強火影》……

子虛拿起《猿飛日斬——史上最強火影》,想要打敗敵人,就要先瞭解敵人。

翻開書頁,子虛開始認真的閱讀了起來,越是往下看他越是心驚,手心也不斷冒出冷汗。

“忍者博士,掌握五種屬性查克拉,掌握多種忍術變化,實力深不可測。”

“木葉村因為有猿飛日斬坐鎮,其強大的武力威懾的其他村子不敢來犯。”

“猿飛日斬的手上有一個水晶球,可以隨時監視村子,以此揪出間諜”……

“這個傢夥,很難對付,不能和他正麵敵對……一定會死的……”子虛心中無限拔高了猿飛日斬的評價。

子虛又拿起了《火之意誌的傳承》,其第一頁寫的就是:木葉飛舞之處,火亦生生不息。

腐朽的老葉會化作火光照亮村子,並且讓新生的樹葉發芽,新生的樹葉會不斷燃燒,無限循環。

說的好像有點道理,但是據子虛最近瞭解到的曆史,貌似前幾次忍界大戰都是這些老傢夥發起的,但現在他們這些老傢夥卻活的好好的,而參戰的新生代則是……

正當子虛在心底批判這種華而不實,做表麵工夫的思想時,一陣弱氣的女聲從他旁邊響起。

“那個……同學,你冇事吧……”

子虛被嚇了一跳,側過頭去看到聲音來源的方向,那是一個膚色極白,帶著淺紅色眼鏡的女孩,此刻她雙手握在一起,看上去是很好交流的樣子。

“啊,冇什麼,我就是有點熱。”子虛擦了擦額頭上的虛汗。

“你好,我的名字是漩渦子虛,我們以後應該是同學了,以後請多指教。”子虛首先做出自我介紹,這樣顯得他心理很健康,冇有孤兒院出身的孤僻,更能讓周圍人放心。

“……你好…我…我叫油女初泉,請多指教……”女孩鬆了口氣,坐在了子虛旁邊,也按照黑板上的提示看起了書。

子虛也繼續看起了眼前的書籍,不過他直接跳過了那些毒雞湯,直接看起了忍術教學。

“查克拉提取術:提取身體和精神兩種力量,根據所要施展的術,調取各自所需的能量,最終由雙手結印使出忍術……”

子虛看了一遍又一遍,字都能看懂,就是連在一塊就不明白了。

一旁的油女初泉看到子虛在那裡一臉苦惱後輕聲開口道

“查克拉提取術嗎?一般家族的長輩都會交給後代的……”

“啊……我是個孤兒。”

“啊,抱……抱歉!十分抱歉!”油女初泉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連忙開口道歉。

“我…我教你吧,就當道歉……”她開口主動要教子虛查克拉提取術,子虛一聽還有這好事,立馬打算答應下來……

“啪”初泉旁邊的椅子被人挪開,一個看上去就很清冷的女生坐在了那裡。

這個女生一頭藍黑色颯爽短髮,顏值極佳,就是眼睛看起來很奇怪,是那種極為純粹的白色,看上去空靈中夾雜著些冰冷。

子虛和初泉的談話也就到此為止,他率先和那女生打了個招呼。

“你好,我叫漩渦子虛,這位是油女初泉,以後請多指教……”

“日向千乃。”女孩淡淡的回答,隨後也不打算多說,坐在那裡也不看桌子上的書籍,直接雙手合十的盯著天花板,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見冇提前學成查克拉提取術子虛也不灰心,他將那本忍術書籍粗略的看了一遍後就接著看那些文化課的書了,他要儘量記住其中的內容,他估計以後考試就要考這些內容了。

他又拿起一本《木葉村的建立》一書看了起來,但是他越看越不對勁。

書上寫的是初代二代建立村子的目的就是為了不讓小孩上戰場,但到了三代這裡怎麼變成了小孩上戰場是自願為村子付出生命了?

還有他看了關於忍界大戰的文章,書上說的是村子間開戰的原因是資源不足,但是這裡有這麼多便利的忍術,老實發展農業的話,水遁、土遁等忍術都可以輕鬆提供大量糧食。

但這群人還要發起席捲世界的戰爭,創立忍著學校,教小孩子殺人術,再將一代代人投入到戰場上通過掠奪來獲取資源。

子虛隻覺得這裡豈止是傳銷窩點,穿越前的恐怖組織都不敢這麼玩,他越看越是心驚,初代火影留下的火之意誌或許初心是好的,但至少到三代這裡,或許已經有些偏離初衷了。

子虛一直相信一切事物都是不斷髮展進步的,火之意誌或許需要注入一些新鮮的血液。

日向千乃奇怪的看著一旁的子虛,從白眼中他可以明顯看出此時的子虛內心波動極大,看上去很是緊張。

她又看了眼子虛看的書,冇發現什麼問題,便不在理會。

“太可怕了,這個時代病了……”子虛內心暗暗想到,下意識的用左手輕拍了下桌子。

“咦?好癢啊……”子虛感覺手心處傳來癢癢的麻麻的感覺,他抬起手,想看看碰到了什麼東西。

或許是桌子年久失修,或許是某個小孩子調皮的惡作劇,子虛桌子上有幾根鋒利的釘子從木頭桌子的夾縫處露出。

但此時那些看上去能輕鬆劃破皮膚的釘子竟然被他之前那一下輕拍完全從上到下拍成了一塊塊小鐵餅。他也知道了自己之前為什麼會感覺癢癢了。

百獸凱多的體質竟恐怖如斯!這還是初步融合的結果,要是完全融合了凱多體質並將其全部能力都掌握了的話………嘶……

子虛不動聲色的將幾塊被壓成鐵餅的釘子收了起來,就算如此他也不敢放鬆,畢竟這個忍者世界或許有很多東西可以要了他的命,小心一點總不為過。

就這樣,漩渦子虛、油女初泉、日向千乃三人懷著不一樣的心情靜靜坐著等待老師的到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