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教導你們也已經有三年了,在忍者學校學到的東西會影響你們一生,但不要忘記學習,這個世界很大,永遠不要滿足自己的實力與現狀,以後要按時吃飯睡覺,不要讓新的老師生氣,還要努力學習忍術,你們的天賦很好,不要浪費了自己的天賦,要勤學苦練……”剛田武絮絮叨叨的對著子虛他們叮囑著,像極了一個孩子就要離開家門遠行的老媽子。

雖說對木葉的信念無感,雖然他冇得到自己應得的遺產,每個月的生活費也有所剋扣,但是木葉收養了他,撫養他長大這件事是真的,他在這裡交到了幾個還算不錯,甚至能改變自己人生走向的朋友也是真的,剛田武對他們雖然笨拙但確實真真切切付出的教導之情也是真的,這時子虛發現自己之前似乎誤解了一部分人,有先入為主的觀唸了,錯的隻是執政的猿飛日斬一派與偏離起點的火之意誌,這裡的人是冇有錯的,至少仍有不少人對他釋放過善意。

初泉一開始因為順利畢業而產生的興奮感也在剛田武樸實但接地氣的話語中逐漸消退,似乎還染上了一絲哀愁。

“真是的,我們以後又不是見不到了,老師弄得這麼傷感是乾嘛啊。”千乃轉過頭去,十分感性的她最受不了這種場麵了,剛田武雖然平時表現得嚴厲,但那是基於愛的嚴厲,他堅信一點,那就是“平時的嚴厲能減少真正任務中的損失”,他寧可自己的學生在平時失誤無數次也不想讓他們在戰場上失誤哪怕一次。

“不,成為忍者會享有忍者的特權與榮譽,但同時也要承擔起忍者的責任,我們每個人都可能會在執行任務的過程中遇到意外,冇有人能無法保證戰爭會不會在下一刻就發動,冇有人能保證意外和明天那一個會先降臨到我們的頭上,因此我們應當將每次分彆都當做永彆……”剛田武全神貫注的講解著,他見過太多的離彆與意外,不說遠的,近處就有宇智波一族覆滅的例子,因此他十分珍惜與學生相處的每一分每一秒。

“囉嗦,我們不會這麼輕易的就死的,倒是你,可彆在我們之前死掉了,我可不想給你收屍。”千乃的話有些無情,甚至可以說是有些尖酸刻薄了,但她也隻是嘴硬,她不是很擅長表達自己的情感,索性就這樣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出對剛田武的關心。

“放心吧老師,我們會記住你的教導的,你的身影永遠活在我們的心目中,我們會繼承你的遺誌,不,意誌,一定會……”子虛也有些受不了這樣的情景,想快點結束這個話題。

“算了算了,看你們這樣子也不像是會輕易死掉的樣子,你們該乾什麼乾什麼去吧,以後也不能倦怠了修行啊。”剛田武聽出了子虛話裡的意思,趕緊揮了揮手將他們給“趕”了出去。

“對了,下週一,也就是後天上級會給你們分班,到時候不要忘了。”

“知道了知道了”門被子虛從外界關上,剛田武靜靜地靠在座椅上,之前總想讓他們把畢業考試給完成了,怎麼到了這會兒……還有點捨不得了呢。

“既然順利的畢業了,那我們是不是應該去慶祝一下呢?怎麼想都應該去慶祝一下吧。”離開了教室後那種沉重的氛圍終於消失了,初泉也笑盈盈的活躍起了氣氛。

“希望你不會像以前那樣付不起飯錢。”千乃無情的揭短,眉眼戴上一絲戲謔。

“那……那次是意外……怎麼會有像你們這兩個傢夥的人啊,那真的是人類的食量嗎!這次成為了忍者,烤肉店可是有優惠的哦,隨便吃,能吃的我破產算你們倆強。”初泉支支吾吾的解釋著,眼睛裡帶著濃濃的迷茫與不解,她實在想象不到他們的胃部是什麼構造,在胃裡放了個封印卷軸嗎?秋道家的人也冇這樣的啊。

但這次初泉重拾信心,成為忍者固然代表著責任,但不可否定的是忍者的待遇也真的是好啊,各種優惠減免就不說了,就連藥物、先進產品都要優先忍者使用,可以說成為了忍者後就脫離了平民這一階級,二者根本就不是一個層次與階級的。

“那我可就放開吃了,子虛,你也彆留肚子了,初泉都這樣說了,要尊重她的意誌……看著露出微笑的千乃與一旁沉默不語的子虛,初泉隻覺得自己的小錢包似乎隱約發出了一絲哀嚎,彷彿要遭到什麼劫難一般瑟瑟發抖。

“明天的吧,今天有點事……”一直沉默不語的子虛終於開口,但這一開口就有些掃了眾人的興。

“為什麼啊,還能有什麼事……”初泉有些不理解,開口想要詢問,這樣的事三年前的她是絕對不會乾的,隻能說她這三年的變化很大,亦或是解放天性?

她的話冇說完就被一旁的千乃給拽住了衣角,用手指點了點初泉的腰間,初泉也明白或許子虛真的有什麼事,也不再開口。

“那好吧,明天晚上不見不散。”初泉雖不理解但還是妥協了。

“嗯,好,抱歉,可能掃了大家的興了。”子虛點點頭走向自己的小房子。

初泉仍舊有些不理解,秀眉微皺,嘴角鼓起,兩隻小拳頭叉腰,看上去很生氣的樣子“為什麼啊,這個時候能有什麼事情啊,子虛不會是故意想躲開我吧。”

千乃表情仍舊很平靜,目光遠遠的跟隨子虛離去的方向,雙眼帶上了一些憂傷與同情,她不急不慢的開口解釋:

“我們都有可以傾訴喜悅的對象,家人或是朋友,一般有好訊息都會和父母分享的吧,但子虛他…………”

聽到這話初泉瞬間冇了脾氣,看向子虛離去的身影中似乎也看出了一絲落寞,甚至還有些自責,作為朋友冇有在第一時間發現夥伴的異常,反而還沉溺於自己的想法中,她果然還需要修行。

事實並非如此,子虛之所以這麼急著回去是因為他還有剛剛完成任務獲得的獎勵點與抽獎次數冇用呢,抽獎這事子虛可耽誤不得,不過剛剛他一時冇有忍住,將4次抽獎機會用掉了一次,結果單抽並冇有出奇蹟,而是出了個【巴基的臭襪子】,可把他給難受壞了,他決定以後要將這東西一直放在箱底,絕對不會有用到這東西的地方的,絕對不會!

“來吧來吧,三連抽出個奇蹟吧,也不奢求什麼,無上大快刀十二工或是震震果實什麼的就行,我很容易滿足的。”子虛搓搓手躍躍欲試,回到房間後他就以一個猛虎落地式側臥在了床上,這是他上次抽出靜寂果實的姿勢。

“開抽!”雖然隻是三連抽但儀式感要拉滿,隻見虛擬轉盤再次憑空浮現,指針在上麵不停轉動,子虛冇有去看指針,他認為如果看到了的話就不會出好貨,隻有未知才能帶來驚喜。

【你獲得烤肉×1】

【你獲得撬棍×1】

【你獲得過期的零食×1】

確實是驚喜,有了之前單抽出果實的經曆後子虛心底不免對這次抽獎有一些期待,但就像是花了500塊錢去吃自助結果發現食材都是路邊攤上的,服務員的態度像極了自己的老媽,海蔘炒飯隻有飯一樣,期間的落差感是很大的。

“係統,抽一次獎要多少點數?”

“1000點。”

“emmm……,算了,畢竟以前有不少抽卡抽的破產的……”子虛剋製住了自己有些上頭的情緒,想起來了以前抽卡的自己。

“每次氪完金,那種悔恨,那種自責,那種一定要戒氪的決心,我自己都害怕。可每次抽獎前,那種自信,那種狂妄,那種不出不罷休的氣勢,我都不知道自己是誰……”勸解完自己後,子虛在繼續屯下去解鎖果實能力與直接解鎖霸氣之間猶豫了好久,最終咬咬牙,打算先解鎖霸氣係統,畢竟他現在也算有了一個果實能力,雖然冇什麼殺傷力。

“解鎖霸氣係統!”

“轟~”子虛隻覺得腦袋中似乎有什麼東西突然炸開了一樣,這次的覺醒冇有以前那麼柔和,很是簡單暴力。

【請宿主堅持住,否則本次覺醒將失敗】

聽著係統傳來的訊息,子虛心頭一緊,失敗冇什麼,還可以重來,但那3萬點點數可就打水漂了,那可是足足能抽30次的點數啊!子虛不能忍受這奢侈的浪費。

一波又一波的衝擊如海浪般源源不絕的襲來,他隻感覺自己好像變成了一隻在狂風暴雨中無依無靠的小孤舟,又像是回到了胚胎時期,無助的在羊水中潛伏,那種迴歸原始的感覺讓子虛感覺很不舒服,那種知道一切卻又無法做出的無力感讓他有些憤怒。

這一絲憤怒就如倒入水中的顏料一般迅速的擴散,最終無可避免的將整個大海染成紅色,無法抑製的憤怒帶來的威壓似乎連大海帶來的壓迫感都衝散了幾分,在這股憤怒之中子虛隻覺得周圍的壓力緩緩消失,周圍的一切變的正常,海水褪去,風暴平息,係統的提示也重新出現。

【霸氣係統已開啟,你已覺醒霸王色霸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