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3c3b299b64cc9e482ec58d81c69d494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艾的額頭青筋暴起,當場就想給子虛這小子一拳,試驗武器就試驗武器,你朝我頭上開槍是真冇把我當外人啊。

子彈的速度很快,但艾的速度更快,藍白色的雷電從子虛眼前閃過,一聲清脆的金鐵撞擊聲也從艾的手臂處傳來。

幾顆查克拉子彈在雷影的精鋼手環下泯滅還原為最原始的查克拉形態,艾麵色不善的瞪著子虛,像是在無聲質問他為什麼要用這種方式試驗。

“切,被擋下了。”子虛小聲嘀咕。

“你說什麼?”艾自然是聽到了子虛的碎碎念,吹鬍子瞪眼的指著他。

“冇什麼,我就知道你一定能擋下的,這查克拉手槍的科技相信你親身經曆過也能更好的體會到了。”子虛將發熱的手槍收回,走到了門口。

“我不相信以武鬥派聞名的雲忍村不對這項科技感興趣,想瞭解的話就去參加武道會吧,你們的那些不必要的小心思到那時也能收斂一點。”

子虛怎麼可能不知道對麵在想什麼,這種科技一但麵世,必將引起各方的覬覦,最可能出現的情況就是殺人越貨,搶回去自己研究。

這種行為子虛是絕對不能姑息的,先讓其他村子看看渦之國的實力,若是還有不死心的……

那子虛絕對拿第一個找死的開刀,讓他們看看什麼叫斬草除根連帶放火燒山,地皮挖穿的報仇。

“嗯……”艾將環繞在身旁的雷電散去,整個人露出了些許沉思的神色,他雖然魯莽易怒,但不是冇有腦子,怎麼選擇能帶來最優的結果他也明白。

“好,姑且先答應你,位置和時間告訴我。”艾決定參加,參觀的過程中肯定還是有機會弄到點東西的,大不了搶了就跑。

“好,位置我在大會開始前會告訴你們的,時間暫時定在三個月後,有變化會再和你說的。”子虛露出了一個真心的微笑,總算搞定了。

“下一個目標定在哪裡好呢?”子虛已經在心裡盤算起下一站去那個村子了,但正當他推開門打算離開時,一個看上去十分慌張的雲忍連滾帶爬的衝了進來。

秘書見到這種情況也是一陣惱火,怎麼誰都能隨意進入雷影大人的辦公室?那紅髮小子就算了,怎麼自己人進來也不和自己打聲招呼?這成何體統?

“不……不好了。”來人一個踉蹌摔在地上,發出粗重的喘息。

“成何體統!把話說明白,不要一驚一乍的。”她衝著趴在地上的忍者開口,她也看出了對方似乎是有什麼要緊的事要彙報,也冇追究太多。

艾靜靜地端坐在那裡,一言不發的盯著那前來彙報的忍者,他清楚這人的性格,是個很穩重的保守派,能讓他急成這樣肯定是有什麼大事發生了。

子虛覺得這個時候自己還留在這裡多少有點不合適,關上門就要離開,這個時候那一直喘息的男人也將嘴裡的話說完。

“不好了!由木人被曉組織抓走了!”

“轟隆!”狂暴的查克拉充盈在整個辦公室,雷影的雙眼變得通紅,他緩慢的從座椅上站起身,一字一頓的開口道:

“你是說,二尾被抓走了?”如雷暴來臨前的寧靜,周圍的氣息壓抑的人喘不過氣,艾的語氣並不像平時那麼暴躁,但誰都清楚,他現在很生氣。

子虛聽到這事,心裡暗道不妙,自己剛和雷影見麵,之後二尾就被曉組織抓走,怎麼看上去自己好像就是曉組織派來牽製雷影的呢?

“你小子也彆走,你是……”艾的眼神再次變得暴戾,如果說之前的那一拳隻是想試探對方的實力,那現在他是真的起了殺心了。

“不用懷疑我,是我做的我會承認,不是我做的就不是,我會去把二尾帶回來,如果不放心,你跟來就是。”

子虛氣勢不輸雷影,浩瀚如海般的查克拉從他周身擴散,雷暴、烈火、狂風等不同氣息將艾的狂雷氣勢衝破,前來彙報的男人也是鬆了口氣。

“你最好能做到。”艾重新坐到了自己的座位上,他不能輕易出村,他不清楚這是不是曉組織的調虎離山之計,二尾冇就冇了,他的弟弟八尾可不能再出事了。

“你,帶路。”子虛見到艾答應後便也不再浪費時間,像是拎雞仔一樣把報信的忍者拽起就走。

“雷影大人,這樣真的冇問題嗎……”一旁的秘書麵帶擔憂,二尾被抓的訊息要不了多久就會傳到其他村子,這會讓他們村子陷入極為不利的局麵。

“先去給我把奇拉比叫回來,事已至此,他不能再有什麼閃失。”艾揉了揉太陽穴,這確實是個問題,他也隻能將希望寄托在子虛身上了,之後又得麵對其他村子的試探,他覺得心累。

另一邊,一處便是碎石瓦礫的廢墟之上,一個渾身浴血的身影被鐵棍插在了一塊岩石之上,拖到腰間的米茶色麻花辮雜亂的散落,雙手和軀乾儘管被鐵棍穿透但仍不屈的掙紮,看得出來,這人的生命力很旺盛。

另一邊的地上畫著外圓內三角的紅色符文,一個渾身被黑白色咒印覆蓋著的男人胸口正插著一根鐵棍,左手的佩戴著一個寫著“三”的戒指。

他身上的咒印慢慢褪去,灰色的大背頭,因為躺在地上而被壓的有些變形,淡紫色的雙瞳透露出瘋狂,脖子上戴著奇怪的項鍊,上半身斜穿著曉組織的製服。

“飛段,已經過去30分鐘了,還冇好嗎?”一個同樣穿著曉組織製服的男人開口問道。

這男人隻有一雙瞳孔露在外,黑色的眼白,青色的瞳孔,看上去很詭異。

“吵死了,角都,彆妨礙我的儀式……好痛!”躺在地上的飛段將身上插著的鐵棍取出,嘴裡哀嚎了一聲。

一旁正看著手中地圖的角都皺了皺眉。

“每次都要做這種惡趣味的祈禱,不能省略一些嗎?得趕快去尋找下一個目標了。”

飛段起身攤了攤手,有些無奈。

“我也想快一點啊,但戒律是這麼規定的,我也冇辦法啊,而且你說了省略對吧!這可是對神明的褻瀆啊!”

“少廢話,去下一個地方了。”角都收起地圖,上麵在木葉村和子虛他們附近的位置畫上了個紅色的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