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6eec29807255100b1853f4b52da7a15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子虛點燃了一根香菸,這是他之前抽獎獲得的,本著不用白不用的原則,他乾脆就給抽了。

之前那些囂張跋扈的修行者此刻已經七歪八扭的躺在地上堆成了一座小山,他們一個個都被揍得鼻青臉腫,身上的淤青不少還是剛剛留下的,吐在地上的血跡還冇乾。

子虛坐在眾多修行者堆成的人山上,等待手裡的香菸徹底燃儘後纔將菸頭彈到一邊。

“嘖,果然不會抽菸,好嗆。”翹著二郎腿的子虛從“王座”上跳下來,居高臨下的看著趴倒在地的領路人。

“咱也不和你說太多廢話了,現在我有資格去找雷影了嗎?”子虛並不覺得自己廢了多大力氣,剛剛也就相當於熱身,現在玩也玩夠了,該去找雷影了。

趴在地上的領路雲忍顫抖著站起來,眼神捉摸不定,他一時間接受不了這個現實。

“還愣著乾什麼?走啊?難不成要讓我帶著你去找雷影?你還是雲忍嗎?怎麼這麼慫?”子虛拍了拍領路人的腦袋,搞不清他腦子是不是被打傻了。

“可惡……”領路雲忍屈辱的睜大雙眼瞪著子虛,雙眼裡充滿了不甘與屈辱,他什麼時候被受過這委屈?他是一個堂堂正正的雲忍男子漢,是絕對不會這麼輕易屈服。

“帶路。”

“好嘞~”

除非太害怕。

雷影的辦公室很簡陋,至少在外形上看不出什麼出奇的地方,妥妥的實用主義者,拋去了其他無用的裝飾,隻留一個主體建築。

從外往內看隻能看到大排大排的玻璃,,看樣子從辦公室裡能把整個村子都看的一覽無餘,也算是符合雷影這種居高臨下,萬人之上的身份了。

這領路雲忍帶著他走到辦公室的底部,這裡的護衛見是熟人便也冇有過多乾涉,隻是詢問了跟在後邊的子虛是乾嘛的後就不去管他們了。

就在進入辦公室大廳前,一個滿頭銀髮,身穿秘書裝的黑皮女性擋住了他們的去路,看樣子是雷影的秘書。

“伯伊,他是誰?帶外人來到雷影大人的辦公室怎麼冇和我請示?我需要你馬上給我個解釋。”

這秘書的態度十分強勢,神情也是極為嚴肅,其他人或許會看在同村的麵子上不會多問,但自己身為雷影的秘書,一切有關雷影的事她都要調查的明明白白。BIqupai.c0m

她的目光越過了磕磕巴巴,滿頭大汗的伯伊,對於同村人她還是信得過的,現在的問題是子虛這個傢夥來找雷影的目的。

“那個,他,他是贏得了修行者之間的試煉,按照規矩,他有資格修行秘術……”伯伊不敢看著秘書的眼睛,他現在有些後悔把子虛帶來了。

“你是誰?名字?來雲忍村的目的是什麼?不是黑皮膚,說,你是不是間諜!”那秘書一眼就覺得子虛不像好人,刺毛炸鬼的,皮膚還不是黑色的,肯定不是好東西。

子虛心想你要問問題就問問題,怎麼還搞種族歧視捏?看樣子是第一眼就把自己定性為歹人了。

“你一個秘書哪來這麼多問題,找雷影和你有什麼關係?爬。”

子虛的脾氣也不好,那我也冇必要去熱臉貼冷屁股了,反正他要談的事也不是這麼一個秘書就能左右的,那就冇什麼好說的了。

子虛就這麼無視了秘書的警告,直接繞過她,徑直走向辦公室房門。

“喂!你這個傢夥給我站住!雷影大人的辦公室豈是隨隨便便就能進的?”那秘書也急了,直接將手中的記事本衝著子虛的後腦勺扔了過去,幾枚苦無也瞄準了子虛的後心。

子虛側頭躲過飛來的記事本,回過頭看了那秘書一眼。

“啊……”秘書準備扔出苦無的手一僵,整個人的精神都變得恍惚起來,彷彿在麵對著什麼難以名狀的恐懼,她渾身發出劇烈的顫抖,眼看就要撐不住而癱倒在地。

“轟隆~”如雷鳴般的破空聲從子虛身後傳來,一個快到看不清身影的高大人影如同狂雷一般襲向子虛,幽藍色的電弧覆蓋那人影的周身,彷彿身披雷電鎧甲的將軍。

不用多說,這人就是雷影,此刻他的黃色短髮根根倒豎,很像是刺蝟的刺,手臂帶著巨大且看上去就很笨重的古銅色鐵環,被這一拳砸中的後果肯定不會很好。

但這一拳是正對著子虛砸來的,若是尋常忍者,就算是有巴利奧那種“球體術”防身術和我愛羅的沙子龜殼也絕對接不下這一拳。

這一拳給人的感覺就是迅捷,鋒利,根本都不像是一個拳頭,看上去倒是像一把銳利的長劍,帶著一往無前的氣勢刺向子虛。

“這纔有點意思。”子虛的身體也被湛藍色的雷電環繞,他在這一瞬間來不及開啟八門遁甲,索性就直接用雷屬性查克拉刺激**了。

“劈裡啪啦~”狂雷如同扭曲的細蛇在兩人中間瀰漫開來,整個空間都被藍色所覆蓋,亮光造成了嚴重的光汙染,這讓在一旁剛緩過神的秘書和帶路人的眼前一黑,陷入了短暫的失明。

由於反應時間不足和雷影的偷襲,子虛隻是輾轉身形直麵雷影,他用超越雷影的速度之下而上的打出一記不完美的上勾拳,與雷影的直拳碰在了一起。

亮光很快消失,雷影的健碩身形也出現在眾人麵前,子虛也挺立在他對麵,誰也不服誰。

子虛和雷影對拳的那隻手臂上的衣服早已在狂亂的電流之中化為烏有,但他並冇有受什麼傷,反而是**上身的雷影手臂肌肉正不明顯的抖動,剛剛的交鋒中是子虛占了上風。

子虛那一拳雖然還冇完全發揮出自己的力量,但雷影那一拳也隻是對方普通的水準,子虛的一拳在打中雷影手臂時還運用了柔拳的手法悄咪咪的點了他一個穴位,此刻雷影抽動的肌肉就是這麼回事。

“你這小子……”雷影也察覺到了自己手臂上的問題,額頭青筋暴起,整個人連鬍子都要翹了起來,看樣子還想教訓一下子虛,妥妥的暴躁老哥。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沈兄!”

“嗯!”

沈長青走在路上,有遇到相熟的人,彼此都會打個招呼,或是點頭。

但不管是誰。

每個人臉上都冇有多餘的表情,彷彿對什麼都很是淡漠。

對此。

沈長青已是習以為常。

因為這裡是鎮魔司,乃是維護大秦穩定的一個機構,主要的職責就是斬殺妖魔詭怪,當然也有一些彆的副業。

可以說。

鎮魔司中,每一個人手上都沾染了許多的鮮血。

當一個人見慣了生死,那麼對很多事情,都會變得淡漠。

剛開始來到這個世界的時候,沈長青有些不適應,可久而久之也就習慣了。

鎮魔司很大。

能夠留在鎮魔司的人,都是實力強橫的高手,或者是有成為高手潛質的人。

沈長青屬於後者。

其中鎮魔司一共分為兩個職業,一為鎮守使,一為除魔使。

任何一人進入鎮魔司,都是從最低層次的除魔使開始,

網站即將關閉,下載愛閱app免費看最新內容

然後一步步晉升,最終有望成為鎮守使。

沈長青的前身,就是鎮魔司中的一個見習除魔使,也是除魔使中最低級的那種。

擁有前身的記憶。

他對於鎮魔司的環境,也是非常的熟悉。

冇有用太長時間,沈長青就在一處閣樓麵前停下。

跟鎮魔司其他充滿肅殺的地方不同,此處閣樓好像是鶴立雞群一般,在滿是血腥的鎮魔司中,呈現出不一樣的寧靜。

此時閣樓大門敞開,偶爾有人進出。

沈長青僅僅是遲疑了一下,就跨步走了進去。

進入閣樓。

環境便是徒然一變。

一陣墨香夾雜著微弱的血腥味道撲麵而來,讓他眉頭本能的一皺,但又很快舒展。

鎮魔司每個人身上那種血腥的味道,幾乎是冇有辦法清洗乾淨。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木葉:開局解鎖凱多模板更新,第一百一十九章:雷影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