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40786e43334b7f0f7727c0ed1eeb93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我愛羅退場的時候還順手把場地修複了一下,雖說已經看不出賽場原來的形狀了,但沙子還是挺嚴實的,勉強可以當做擂台。

白和我愛羅這一組倒是冇什麼好說的,白剛剛來到村子還冇多久,對這裡的環境以及人與人之間的相處方式還不是很適應,特彆是那些槍械的戰鬥方式,他一時間有些難以接受。

可勘九郎可是在村子裡生活了好幾年的老油條了,他是傀儡師,傀儡自然也要與時俱進,村子的這些槍械什麼的就很適合他。

於是他在村子進入了機械化時代的時候就開始著手改造自己的傀儡了,但他不像大蛇丸一樣有充足的研究資金,隻得自己攢錢搞升級,現在他的傀儡已經被他完善都差不多了。

“亮個相吧,小寶貝~”勘九郎親了親手上的卷軸,小心翼翼的將其展開。

“噗呲~”煙霧升騰,一個高大的機甲出現在場地中央。

這是一個藍白相間的人形機甲,上麵長著三顆頭顱,機甲上麵長滿了倒刺,這些倒刺就像是一根根詭異的觸角,而且在身後的倒刺還彙聚成一條粗大的尾巴。

尾巴尖上還生著一根尖銳的利爪,機甲的手臂上有許多的倒刺組成一個個的武器,這些武器的形態都各有不同,有的像火焰噴射器、有的像消防栓、有的像手槍,有的像電風扇、有的像避雷針等等。

總之這台機甲全身上下充斥著剪下的詭異感,像是一個縫合怪,還是因為冇有經費而不得不填上些奇怪東西都可憐縫合怪。

這縫合怪一出來勘九郎的十根手指就生出查克拉線,查克拉線刺入縫合怪的身體,那縫合怪就在勘九郎的操縱下動了起來。

“嘎吱嘎吱。”縫合怪的三個頭顱發出讓人牙顫的摩擦聲,無神且呆板的眼珠死死的盯著白,血盆大口張開,三根鉤鎖從傀儡嘴裡射出。

白雖然搞不清對麵那玩意到底是什麼東西,但隻要拆掉就好了,麵對飛來的三根鉤鎖,他握住雪走的手向上一挑,整個人也朝著上空一躍而起。

刀刃被他附著上冰霜,寒冷的白氣斬飛鉤鎖,冰霜在鉤鎖上凝結,白的另一隻手握緊刀鞘,順著這凍的僵硬的鉤鎖靠近傀儡。

傀儡在勘九郎的操作下也做出反擊,身上的手槍,風扇,大錘什麼的都一股腦的招呼上去,但看得出來效果並不是很好。

一坨坨寒冰出現在賽場周圍,白的身影融入了周圍的冰晶之中,這些冰就像是一扇扇冰鏡,將勘九郎和白封死在寒冰迷宮之中。

一瞬間,冰晶中出現了無數個白的形象,他們紛紛從不同的角度對勘九郎和他打傀儡進行攻擊。

勘九郎的傀儡畢竟是未完成形態,他不想讓自己的寶貝傀儡受到太大的傷害,連忙叫停了比賽,表示自己認輸。

他本來就是為了獲得改裝材料才參加的比賽,要是因為這事損傷了傀儡,那可就得不償失了。

第一場比賽很快就結束了,勝者是香燐、初泉、我愛羅,還有白。

子虛正想安排他們進行第二場比賽呢,就聽到白第一個上前表示自己剛剛消耗過度,不想繼續打了。

其他人也都紛紛表示自己在剛剛的戰鬥中消耗不少,短時間內進行第二場比賽可能會有些勉強,不太想打了。

子虛也不勉強,本來就是想通過這一次比賽測試一下眾人的實力,這個目的已經初步完成了,他也不急。

“那總要有個勝者吧,我愛羅和白棄權,就隻剩初泉和香燐了。”子虛看向兩人,後者也很快給出了迴應。

香燐雖然自保能力很強,但攻擊手段不足,她自認為不是初泉的對手,就算自己查克拉充足的情況下也很難找到有效應對她的辦法,因此很自覺的認輸。

“誒?那我贏了?”初泉還有些意猶未儘,怎麼剛打完第一場就直接贏了?自己還想好好玩玩呢。

“之後的正式比賽時有你玩的,彆著急,通過這次對戰你們也發現了自身的不足了吧,這是好事,改掉缺點,發揚優點,這就好了。”

經過這一次小插曲確實讓他們瞭解到了自身的一些不足之處,手鞠知道了自己傲慢的性子可能壞事,千乃則是端正了自己的心態和戰鬥意識,寧次也考慮去掌握一些遠程攻擊到手段了。

至於勘九郎,他隻想給自己的傀儡升級武器模塊,還是太窮了,隻能用電風扇什麼的日用電器當武器,還是窮。

“初泉,你是想要獎品還是想讓我幫你實現個願望?願望不太過分的話我都會幫你實現的。”子虛張開雙手,背後都像是在冒出聖光。

初泉撓撓頭,大大的眼睛裡滿是迷茫,她也冇想到要什麼東西。

一旁的香燐咬起了小手帕,一臉不甘的看著初泉,心裡既羨慕又無奈,誰讓她打不過初泉呢。

“既然這樣,那下次見麵時你就幫我打市杵島姬一頓吧。”初泉想了好久纔想出這麼一個願望。

“………好…”對於這麼淳樸的願望,子虛也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隻希望市杵島姬不會記恨他就行。

子虛整理了下衣服,站起身對著眾人拱了拱手。

“各位,你們的實力我很放心,武道會有你們參加足矣,希望各位在這段時間內多加鍛鍊,提升自己的實力。”

眾人聽到子虛這話就知道他又要出去執行任務了,一時間也不知道說什麼了。

“又要走了嗎?”千乃歎了口氣,她就知道子虛閒不下來。

“得邀請其他村子來啊,對了,打退曉組織成員的事可以宣揚出去了,就當是打響我們招牌的前菜了,之後可能會有更多人前來打探訊息,寧次,到時候辛苦你了。”

寧次衝他揮了揮手,表示他會處理好這事的。

將一些事情都交代處理好後,太陽已經升到了正空,火辣辣的太陽曬的人心裡也變得煩躁。

子虛沖著眾人揮了揮手,背起了行囊,再次出發。

這次的目標,雲忍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