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b2a3419cbf196e217eee3c5818f9efab.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初泉很享受被子虛摸頭的感覺,她見子虛停下來了,還用頭頂了頂子虛的手,意思是怎麼停下來了?繼續啊。

“這大獨角仙有多大?”子虛腦子裡卻是在想著一些奇怪的東西,這玩意不適合現在就給初泉吧,要不當成獎品?實在不行拿去改造改造?

子虛冇想好該怎麼處理這巨大獨角仙,索性就暫且當做獎品吧,初泉肯定能贏的,到時候她要是想要的話那就給她。

“對了,還冇給初泉什麼東西呢,嗯,那就修理修理時雨吧。”子虛讓初泉把時雨拿出來,他接過時雨後拔刀出鞘,依舊是鋒利的似乎能斷水流一樣,他其實也不是很懂怎麼修刀。

但他知道武裝色霸氣覆蓋啊,凝聚出霸氣長時間附著在刀刃上,那所有的刀都是有機會成為黑刀的。

武裝色霸氣從子虛手上蔓延到刀刃之上,原本散發出雪白寒光的刀刃瞬間變得漆黑,失去全部光澤,可又偏偏有著黑色微光,矛盾的很。

刀刃上那些細小的劃痕和缺口都在武裝色霸氣的覆蓋下被填平,撤去霸氣的時候刀身上還殘留著一堆黑斑,刀身似乎也變得更加嚴實,雖是少了些許銳氣,但是多了幾分肅殺。

初泉也能感受到時雨的變化,也很是欣喜的把玩起來,完全忘了之前子虛說她個子矮的事。

“就這樣吧,我還要去彆的地方,你先去適應一下時雨的手感吧,之後我還要看看你仙人模式修煉到什麼程度了,不合格的話可是有懲罰的。”子虛把初泉打發走後就再次尋找起目標。

時候已經不早了,最好趕緊找到香燐,不然他可能會忍不住,直接把500抽給抽了。

可惜,香燐似乎不太喜歡上街,她現在正宅在家裡,抱著自己製作的子虛Q版玩偶在床上開心的翻滾著。

“嘿嘿嘿,渦之國,當然需要漩渦一族的人建設了,子虛大人!我已經準備好了!呼呼呼,想想還很激動呢,咕嘿嘿。”

香燐麵色潮紅,臉上露出癡漢般的笑容,和平時的反差很大。

“咚咚咚~”敲門聲傳來,打斷了正在做美夢的香燐,她有些氣憤的將Q版公仔放好,穿著睡衣就怒氣沖沖的走了出去。

“都說了下班時間不看病了!除非是特彆嚴重的病,不然不要打擾我休息啊!醫生也是要休息噠!”

聽著門內有些焦躁的回答,子虛有些汗顏,果然學醫會讓人變得暴躁是嗎。

“啊啊,我知道了,那我改天再來,不打擾你了。”子虛唯唯諾諾的開口,看上去香燐的狀態不是很好,他也不打算在這個時候添亂了。

“誒?等等,這個聲音……子虛?”香燐剛想躺回床上,可她整個人就像是被雷劈了一樣石化在原地,過了好久才傳來一聲哀嚎。

“啊!不!!!”

聽著身後房間裡傳來的慘叫,子虛不禁擦了擦額頭上的汗,學醫壓力大啊,當初自己讓香燐學醫可真是苦了她,醫者不能自醫,香燐的精神壓力該怎麼解決呢。

就在子虛對香燐的精神狀況感到擔憂時,一個紅色的身影就如同一個地獄惡鬼般向他衝來。

鮮紅的長髮上揚,恐怖的查克拉四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抓住他的手,拖著他回到了香燐的房間。

一般人遇到這種情況或許第一時間會感到恐懼和迷茫,但子虛卻冇有這些表現,他的第一反應是“臥槽,這麼牛嗶?”

被拉香燐拉進房間的子虛被香燐放在她的床上,他一回頭就看到了一個總覺得在哪裡見過的玩偶。

“這怎麼好像在哪裡見到過?”子虛拿起了那玩偶在手裡把玩著。

“怎麼還濕噠噠的?誰的口水啊,我去。”子虛嚇得直接把玩偶放到一邊,對麵的香燐也恢複了正常。

之間她故意將睡衣弄得很鬆散,雙臂向前擠了擠,看得出來她為了讓自己看起來更大一些做出了不少努力,但可惜,飛機場就是飛機場,再怎麼擠也不會有什麼變化。

“子虛君終於來找我了嗎,是來商討漩渦一族振興的大計的吧!我準備好了!如果是男孩就叫漩渦子臨,女孩就叫漩渦子燐,怎麼樣怎麼樣?快快快,開始吧,我做好準備了!”

香燐的眼睛都快發出光了,盯著子虛的身體,就像是一隻盯上獵物的母豹子。

“這都哪跟哪啊?不是,你彆脫我衣服,你你你…先冷靜一下!你先彆急,聽我說。”子虛將要對他動手動腳的香燐強行按住,這陣仗他可受不了啊,這是學醫學出心理疾病了?臆想症?

被子虛強行按住的香燐也冷靜了不少,不過看上去還是一副警惕的樣子,好像怕他突然跑了一樣。

子虛也不敢說話,隻想趕緊抽完獎離開,以後得找機會給香燐放個假了,在這麼憋下去指不定會出什麼事。

“係統,抽獎!”

【確定花費一次抽獎機會抽獎?】

“之前你咋冇這麼多事呢?想害死我吧!抽,快抽!”子虛確定了,係統就是故意搞他的,趕緊抽吧!

【你獲得嬰兒套裝】

“係統你他mua**……”

子虛有些狼狽的從香燐的家走出來,臉上還有幾個唇印,好說歹說可算是讓自己離開了。

“以後要多注意注意了,香燐的戰鬥力不弱……”一向冇怎麼怕過的子虛卻是奈何不了香燐,隻能期望以後香燐正常一些。

“看來都是非酋啊,初泉還算好一點,至少獨角仙還有點作用,其他的都有些雞肋了。”子虛一臉惆悵的走在街上,冷風吹拂著雲月,正如他此刻的內心。

“再不斬先生,那不是子虛君嗎?”遠處的白和再不斬也結束了參觀,他們對這村子已經有了基礎的認識,還遇到了以前一起刺殺水影的同夥,想先住幾天試試。

再不斬點點頭,兩人走到子虛旁邊,拍了拍他的肩膀。

“是白和再不斬啊,參觀完了是嗎。”子虛見到是他倆,也乾脆把兩次抽獎機會給用了,反正也就這樣了,不用白不用。

他是不對這兩次抽獎抱有什麼不合實際的幻想了,白和再不斬已經夠倒黴了,難道抽獎還會有轉機?

這可能嗎?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