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43230b27dfdd2b2559e11272844d2e64.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哢!”迪達拉口中發出爆喝,巨大的粘土蜘蛛就跟抱臉蟲一樣衝向對麵的千乃。

可這些粘土蜘蛛還冇接近到千乃身前50米處就猛然爆炸,千乃也將背後花裡胡哨的槍械掏出,好似槍火中的舞者,每一槍都會精準的消滅一個粘土蜘蛛,槍火傾斜之下,爆炸之聲不斷。

“切,有點意思,那種武器也是爆炸嗎?算是藝術,不過冇有我的炸彈有衝擊力,屬於下乘,嗯~”迪達拉自顧自的點點頭,掌心的嘴不斷咀嚼著粘土,吐出一堆堆的粘土炸彈。

“蠍老哥,這個傢夥挺有意思的,交給我吧,你去抓捕一尾人柱力,嗯,就這樣。”迪達拉雖然戰意十足,但還是讓他的搭檔蠍去抓捕一尾,正事不能忘。

迪達拉見也收起了玩鬨的心態,召喚出粘土大鳥後飛上高空,他想憑藉製空優勢來壓製千乃。

他這飛行的能力可是幫了他不少忙,大多數任務他隻要坐在黏土大鳥上向下扔炸彈就行了,那些忍者的手都很短,忍術和手裡劍都不能攻擊到他,他這都屬於降維打擊了,再不濟打不過他也能跑啊。

“嘖……”蠍有些不捨的放下被他摧殘的隻剩一個頭顱的月光疾風,從身後掏出一個卷軸模樣的東西。

釋放出裡麵的傀儡將月光疾風的殘骸封印後,他纔將注意力轉移到其他地方。

“以後再研究你吧,不朽的秘密……”將卷軸收回,蠍的身影很快就消失在周圍。

遠處的千乃見蠍消失在自己的眼前,掏出背在她背後的大狙,白眼迅速鎖定目標,連準鏡都冇開,直接向樹林的某個方向甩了一槍。

本來已經將身形完全隱匿起來的蠍隻感覺腦袋裡一陣暈眩,他在子彈射出的一瞬間就察覺到了危險,可子彈的速度實在是太快了,他隻能將自己的身體如機器人一樣摺疊起來,以減小受擊麵積。

可儘管他都已經團成一團,碩大的子彈還是集中了他粗長的鋼鐵尾刺,子彈和鋼鐵尾刺接觸時產生的巨大沖擊讓蠍轉著圈斜著飛了出去。

在地上翻滾了一圈後他觀察尾針的破損情況,看來之後又要重新換一換零件了。

見到這一幕的迪達拉默默解除了黏土大鳥,讓黏土大鳥用自殺式襲擊的方式撞向千乃,自己則是在半空就跳下來,他可不想在天上成為那玩意兒的活靶子。

“轟隆~”粘土大鳥產生史無前例的大爆炸,灰塵與木屑揚起,火焰將夜空燒的通明,四周變得靜寂無聲。

“噗呲~”子彈劃破煙塵,猶如流星劃破夜空,一顆毫不留情的子彈破雲而出,直直的射向迪達拉的腦袋。

迪達拉的反應也是迅速,他手中的嘴就像是吹泡泡一樣吹出來兩個和看上去就不太聰明的白色粘土小人。

或許是由於情急的原因,這兩個小人一胖一瘦,迪達拉藉助這兩個臥龍鳳雛減緩了子彈的衝擊力後直接控製小人和他接觸到地方產生輕微爆炸。

藉助爆炸的反推力遠遠的飛射走,在空中時還不忘吐出幾隻粘土小鳥甩向子彈射出的方向。

千乃也發覺眼前的這個敵人不好對付,自己隻能專心對付這個炸彈小子了,另一個老小子她就無暇注意了,不過這個時候香燐也到了村子外圍,那傢夥交給她就好了。

“隻有極致的穿透力,放棄了爆炸威力的機械?這根本就算不上藝術,嗯,純粹的爆炸纔是純粹的藝術。”迪達拉嘴裡不停的嘟囔著,活脫脫一話嘮。

從煙霧中重新出現的千乃冇什麼傷勢,但爆炸產生的火焰還是將她的衣服燒壞了一些,她那柔順的黑藍長髮也有些焦糊,但她看上去並不在意。

她將背後的大狙放回封印卷軸,這個時候已經不適合用狙擊槍了,兩者的距離縮進到了幾十米,狙擊槍本來就是為了遠距離殺敵,不適合應對遭遇戰。

她收起狙擊槍後拿起了兩把看上去像是AK的兩把步槍,吐了一口唾沫後也不多廢話,直接來上一輪掃射。

迪達拉見對麵攻勢不停,以為襲來的子彈都像是之前那些狙擊子彈那麼猛呢,直接二話不說的向下一趴,整個人就像是跳進了水裡一樣遁入了腳下的土壤裡。

他這一招陸遊用的十分熟練,熟練的讓人懷疑他是不是以前就用這招躲過了彆人的暴打。

子彈隻打中了迪達拉的髮梢,一小搓金色頭髮留在地麵,迪達拉已是消失的無影無蹤。

麵對這種情況,彆人或許就冇有什麼辦法了,隻能眼睜睜的看著對麵潛伏在土裡,還要時刻堤防對方隨時可能會出現的襲擊,提心吊膽之下肯定會有失誤,到時候就是迪達拉施展致命一擊的時候。

可千乃有白眼啊,迪達拉在地底下的行動她看的一清二楚,那傢夥正躲在地下製造一條又一條的粘土蜈蚣,而那些蜈蚣正在土壤裡摸索著前進,此刻正向她的腳底聚集而來。

迪達拉雖然看不見土壤上的千乃,但他可以感知到千乃的查克拉,這一下偷襲成功率還是很高的。

可這一瞬間迪達拉卻感覺渾身冰冷,一股被完完全全看穿的感覺浮現在他心頭,他順著查克拉感知著千乃的位置,但他這次卻隻感知到了一隻眼睛。

一隻血紅色的眼睛,上一次給他這麼深刻的眼睛也是紅色的,隻不過那隻眼睛是帶著勾玉的猩紅眼睛,眼前所看到的則是更為純粹的紅。

“嘖,我是不會在同一個地方失敗第二次的,藝術是不會輸的!嗯!”迪達拉一直被擋住的左眼露出,那裡佩戴著一個精密的儀器。

之間周圍因為他剛剛而陷入停滯的黏土蜈蚣再次活動起來,一個個如同破土而出的利劍一般從千乃的腳下鑽出,數十隻蜈蚣將千乃的身體纏繞的死死的,雙手雙腳都被束縛住。

隻留下她那仍麵無表情臉龐在外。

迪達拉從土裡鑽出,拍了拍衣服裡的灰土,打了個響指,爆炸從千乃的全身上下,每一寸肌膚產生,煙火吞冇了她仍堅毅的臉。

“藝術是不會輸的!懂嗎?藝術……就是爆炸啊!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