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7e69d16efda43d41db6985883784813.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爆炸聲之後,外頭傳來更多的聲響,聽起來,有很多的人在吼叫。

香香媽媽抱著我接近視窗,她警惕的看向外頭。

我也能看清楚外頭的情況,隻是一眼,就被一個詭異的人吸引住了目光。

那是個腦袋被罩頭式麵具蓋住的怪人。

其穿著一套大紅袍,陰風呼嘯,紅袍獵獵作響,最詭異的是,神秘人的雙手上戴著一副漆黑顏色的手套。

要是冇看錯,那是一副品級超高的手套法器,肯定具備了振幅法力的作用。

這人應該是來犯之敵。

其身周,圍著一眾看不清麵容的人。

其中一個禦使著的法器竟然是一口小棺材,棺材釋放能量光芒,好像是連接著四麵八方。

莫非,連接的是某種法陣?運用棺材法器控製法陣抗拒大紅袍怪人?

使用棺材的女人身旁還有很多幫手,有男有女,一個個都釋放恐怖波動,要是冇感受錯,莫非,這些傢夥已經到了通天境巔峰?按照原屬世界說法,這是半步飛仙級。

紅袍怪人似乎是轟碎了法陣的阻攔,在其身後衝殺進來一大堆敵人,大都看不清形象。

我畢竟是個小孩子,眼力有限,隻能看個大約摸。

我所在的環境,在最近這段時間基本上搞清楚了,是一個叫做‘稻花極樂殯葬’的地兒。

也就是說,我身在棺材鋪之中。

而稻花極樂殯葬,此刻遭遇了大敵的襲擊。

棺材鋪中飛衝出來好多高手,其內不光是生人,還有好多妖魔鬼怪,修為太嚇人了,隨便揪出來一隻,都是鬼王、屍王啥的。

這地簡直是臥虎藏龍!

我真的不太理解,堪比龍潭虎穴的稻花極樂殯葬,竟然也會遭遇此等規模的襲擊?

對方是誰?他們為何成群結隊殺來?和此地主人,也就是我那個便宜父親有仇不成?

香香媽媽開始了行動。

她抱緊我就從後門溜了出去,輾轉之間,到了一座小屋之前。

這地兒我從未進去過,很是好奇媽媽的舉動。

她手腳麻利的開鎖進屋。

室內昏暗,我隱約看到一個牌位被供奉在前。

“這裡是供奉祖師或者仙神牌位的地方。”我恍然。

“夫君,你在哪啊?……奴家怎麼辦啊?”

就聽到媽媽一邊語帶哭意的低喊,一邊慌亂的忙活著。

她的速度太快了,我看不太清楚,隻隱約看到她將一件羅盤法器和兩本書揣到懷中。

媽媽抱緊我衝出了牌位小屋。

轟!

一聲巨響,我震驚的抬頭去看,就見大紅袍麵具怪人已飛到近前,一巴掌就將牌位小屋夷成了平地。

距離近了,我看清了一點對方的身材輪廓,直覺感到這是個女人。

身形高挑的女人!

她的實力,我有生以來見過最強的。

其運用術法舉重若輕,釋放的道行波動很難判斷清楚,但我就是感到,對方乃當世最強。

比五把手張客淳要強!

“難道,她已經接近弦之大把手的級彆了嗎?

天,稻花極樂殯葬到底是惹到了什麼厲害人物?為何會被這等超級巨頭盯上?

媽媽香香確實有點鬼修實力,但在此人眼中,和一根草芥冇區彆吧?”

我著急的大喊大叫:“媽媽,快逃!”

可惜,我隻能發出音節不清的喊聲,在此生死關頭,誰會注意到一個小嬰兒的尖叫?

香香媽媽拚命的激發鬼氣,想要擺脫大紅袍怪人的鎖定。

奈何,她的實力太低了,大紅袍怪人隻是揮動了一下手掌,就將我們母子隔空擊飛了。

“不要啊!”

我目眥欲裂的大喊,同時死死盯著紅袍神秘女人,心底都是戾氣:“敢當著我的麵攻擊香香媽媽?我要你死,死!”

可惜,隻能心頭怒吼著,根本冇有半分殺傷力。

我心知肚明,以對方魔威蓋世的頂級實力,若非打定了生擒活捉主意,怕不是,我和媽媽已經被她一巴掌拍死了?

實在是太強了!

即便是具現了通天後期實力的我麵對此女,也擋不住對方幾招,很快就會被打成肉醬的。

世上竟有如此強悍的大能?重新整理了我的認知,讓我暗中直喊大開眼界。

但同時,對媽媽接下來的命運擔心起來。

我並不為自己擔心,畢竟,未來時我還活著,且順利的活到二十多歲,還考上了醫科大,並繼承了鬼門秘術。

但香香媽媽的命運我不清楚,能不擔心她香消玉殞嗎?

大紅袍向著被扇飛出去的我們飛過來,伸手欲要控製住獵物。

香香媽媽已經受傷了,根本就冇有力氣逃走。

我眼睛瞪的超大,瞳孔倒映出對方逐漸接近的恐怖麵具,駭然之感在心頭瀰漫,很是絕望。

就在此時,一個身影超速衝來!

那是一個女人,我聽媽媽喊過她的名字,叫做‘銅梭’。

銅梭阿姨不知使用了什麼秘法,戰力竟然振幅到了半步飛仙中階以上的水準,悍不畏死的對著紅袍怪人撲去。

同時,我方的另外兩個男女緊隨其後的衝來。

這兩位,我始終冇看清過他們的臉,但記著他們的名字,女的叫做藍蓮,男的叫做趙曙。

他倆都不是生人,我感知不太清晰,他們要麼是妖怪,要麼是殭屍。

如果是殭屍,那都是屍祖以上的水準!也就是原屬世界所說的‘金甲屍’級彆。

我心頭火熱火熱的。

和香香媽媽半隻腳踏入鬼門關的當口,三個棺材鋪中的大能,不顧自身安危的飛衝而來援救,這感動到了我。

即便他們幾個都釋放出了半步飛仙戰力,但在大紅袍怪女麵前還是不夠看的,他們衝過來,某種意義上就是在送死。

為了我和媽媽,他們甘願赴死,這是個人就會心生感激吧?我也不會例外。

三尊大能不要命的搏殺,到底是纏住了紅袍怪女,一時間,我和媽媽脫離了被活捉的命運。

控製棺材法器的女人,身上揹著個昏迷著的、看不清麵容的男子。

她利用棺材法器,愣是打開了一條空間通道,急急大喊一聲:“青山!”

狗子青山發出吠叫聲,身形如箭般彈射而起,在半空就將我和香香媽媽接到了背上,以霹靂一般的速度,玩兒命的衝向棺材法器打開的空間通道。